二婚萌妻 第十章 她的坚强

木青舒一夜辗转难眠。

天刚亮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匆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短信是照顾江奶奶的护工给她发的。信息上说江奶奶病情转危,需要她快点到医院一趟。

木青舒随意的收拾了下自己后就往医院赶。

一到医院的病房,她眼皮就猛的一跳,一抬眼就看见许珍芳站在江奶奶病房前。

许珍芳是江慕城的妈妈,也是她的婆婆。

许珍芳历来就不喜欢她,以前为了能让江慕城喜欢她,她没少委屈自己讨好许珍芳。可她一点都不领情。

在她看到许珍芳时,许珍芳也看到了她。

许珍芳劈头盖脸就讽刺道,“现在给人当儿媳妇真是幸福啊。家里的长辈出事没在病房前守着,还太阳照到屁股了才过来。也真是好意思啊,你怎么就不干脆等吃过午饭再过来啊?”

木青舒爱着江慕城时,她愿意委屈自己。

可经过昨天的种种,她已经心寒了。

也不想再为了谁委屈自己了。

木青舒脸上神情淡淡,装作没听到似的向江奶奶的护工询问着江奶奶的病情。

“木小姐,医生刚才进去前说老太太的病情很严重,可能会……”护工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木青舒却已经听的心惊胆战了。

她一直都知道江奶奶很疼她,知道她心里爱着江慕城,江奶奶便逼着江慕城娶她。江奶奶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她想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像江奶奶那般疼爱她了。

许珍芳见自己都这么说木青舒了,木青舒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向她认错。她心里对木青舒的不喜便加深了许多。

但因为她也是早上接到护工的电话后才赶来的,她还没有吃早餐。现在手术既然不会这么快就完成,她便自己去吃早餐了。

木青舒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手术室亮着的灯。

大概一个小时后,手术还在进行着。许珍芳再回来时是和江慕城还有白薇一起出现在走廊里的。白薇戴着太阳镜、鸭舌帽,遮住她那张走到哪里都能引起骚动的明星脸。

她远远的就看见木青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她太阳镜下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一只纤手轻挽住边上江慕城的手臂,将小腹往前挺了挺,像是宣誓主权似的来到木青舒面前。

“青舒,你还不知道吧。你这个木家二小姐成了今天所有报纸杂志的头条了,我这个影后的新闻都被你给压下去了。”白薇掩唇轻笑,状似无害的说着,“咱们是姐妹两,你给我下昨晚花重金为你拍下那条钻石项链的男人到底是谁啊?”

她这么几句话说下来,许珍芳在边上问道,“什么钻石项链?什么男人啊?”

许珍芳昨晚没有去参加慈善晚会,今早一起床就往医院赶,倒现在都还没有看今天的报纸。

白薇盈盈的笑了起来,亲昵的回答许珍芳的问题,“妈,你昨晚没有去参加晚会所以不知道。昨晚有个神秘的男人为木家二小姐拍下了一条钻石项链。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青舒她昨晚松口了,愿意和慕城离婚了。”

白薇这话说的简直就是给木青舒扣上了水性杨花的一顶帽子。

许珍芳一听,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拱了起来。

劈头盖脸的就骂起来,“木青舒,你果然是个会装的。老太太就是被你装出的乖乖女模样给迷惑了才会喜欢你这个女人的。”

许珍芳又联想到木青舒刚才刚来医院时,她说了她几句话,她都不像平日那般乖乖的跟她认错。

敢情她这是在外面找了其他男人,有其他男人给她撑腰,她都不搭理她这个婆婆了。

许珍芳脸上的表情开始狰狞起来,伸手就用力的将木青舒一推,“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和他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你们两到底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慕城的事?”

她劈头盖脸的问了好几句话,却都不等木青舒回答,白薇已经上前拦住许珍芳,柔声的劝说着,“妈,青舒和慕城本来就不合适。现在她找到适合她的男人。她也愿意和慕城离婚了。这不是大家都欢喜的结局吗。妈您就不要再追究其他的了。”

白薇说到这里再去垂眸看许珍芳。许珍芳那保养的极好的脸庞上早就被她的话撩拨的阴沉愤怒看向木青舒的目光也好似恨不得要把剥皮拆骨。

白薇这才又抿着唇补充着,“妈,青舒的那个男人我和慕城也见过的。长的十分的英俊,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看着肯定也和慕城不会差太多的。青舒已经答应今天就要和慕城离婚了。妈,过了今天,你和青舒的关系也就断了,你就不要再去计较她过去做过的事情了,算我求你了。”

“啪!”

白薇的话落下,许珍芳胸口间的怒火已经如滚烫的岩浆喷射一般,抬手就猛的往木青舒的脸上猛扇了一巴掌。

“你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人都嫁给了慕城竟然还敢给到外面沾花惹草。”

看到木青舒脸颊上印下的那个巴掌印,白薇眼里闪烁着满满的得意。

自从木青舒回了木家开始,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能装柔弱,装温柔大度,木青舒就都不是她的对手。

江慕城冷漠的看着被打了一巴掌的木青舒,心里似乎还隐隐的泛起一丝痛快的感觉。

木青舒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来往,丟了他的脸,就该打!

脸颊处传来的疼痛感让木青舒慢慢的抬起头,目光落在许珍芳的脸上。

“我怎么就不知廉耻了?江慕城他口口声声说他爱白薇。那他怎么不能有骨气些,不接受江奶奶的威胁。说到底他还不是放不下整个江氏集团的权力。他娶我只是利用我而已。他都能把白薇的肚子搞大了,我这个被他利用的棋子为什么就要做个贞烈的女人守着他,我也要找别的男人来爱我。”

她捂着脸颊,抻着腰,嘴唇微咬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坚毅和不屈。

就好像一个一直被人欺凌的人有一天终于决定让自己强大了。

她又用力的咬了下嘴唇,梗直了脖子,声音冷厉起来,“那个男人财大气粗,他哪里只是和江慕城差不多。他分明就是比江慕城好一百、一千倍。我移情别恋他很正常。”

医院走廊的拐角处,霍靳琛不巧的正好听到她说的那些话。

他微眯了眯眼睛,脚下的步子一顿。

财大器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