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萌妻 第三章 丈夫和小三

木青舒第二天是在自己住的小公寓醒过来的。宿醉让她脑袋昏沉沉,整个人都极为不适。她根本想不起昨晚喝醉酒后发生的事情。她打了个电话给江小姗想要问她昨晚自己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江小姗没有接。再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便匆匆洗漱一番后,赶去上班。

木青舒刚到电视台,就看到几个同事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等她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就听到了她们的几句议论声。

“你们看了昨晚的颁奖典礼了吗,江氏集团董事长江慕城亲手给影后白薇颁奖了。天啊,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男的俊逸女的俏丽,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不是嘛。听说两人一直就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次江慕城的奶奶病重,影后白薇又回了国,两人可能是要赶在江老太太离世前把婚给结了,让老太太能走的安心些。”

“你这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了!这消息据说是从白薇影后的经纪人口中传出来的,怎么能不可靠。”

“……”

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议论江慕城和白薇,木青舒的脸色还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恰好有个眼尖的同事看到她,出声叫住她,“青舒,你们部门消息灵通些。江慕城真的要和影后白薇结婚了吗?”

木青舒脚下的步子顿时轻轻一滞,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才有些艰难的把能想到的几个字挤到嘴边,那个问她的同事已经又自己开口道,“哎呀,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你是这两天才调去负责跑娱乐八卦的。你对江慕城和影后的事情可能还没我清楚。”

木青舒以前是负责跑民生类报道的。她以前在她们部门是出了名做事认真、又不苟言笑的高冷之花,对这种娱乐八卦新闻她们都觉得她可能不会太关注。

木青舒已经在嘴边打转的几个字又被咽进肚子里。她朝那个同事笑了笑,起身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坐下,心口却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痛。

江慕城,白薇……

一个是昨天刚和她结婚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姐姐……

原来江慕城昨天在婚礼上撇下她就是赶着去给白薇颁奖啊。

正胡思乱想时,内线电话响起。木青舒接起电话,是她的上司打来的电话。今晚海城有个慈善晚会,许多名流贵族都会参加,上司让她去会场负责参与这场慈善晚会的报道。

晚上六时,天刚刚黑下去。海城最豪华的酒店大门前,停了各种顶级名车。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里,更是人头攒动,衣香影鬓,一片热闹的景象。

木青舒和摄影师忙着拍摄来参加晚宴的嘉宾。等晚宴差不多要正式开始时,该拍的人都拍的差不多了,木青舒这才缓过劲头想趁机休息一会儿,大厅门口这时却传来一阵异常热闹的喧哗声。

木青舒看过去,只见在媒体镁光灯狂轰乱炸之下,走进了一男一女。

男人身穿黑色纯手工西装,身材挺拔高大,宽腰窄背,温润俊美的五官在镁光灯的映照下清隽俊秀。他走进来时,薄凉的嘴唇轻抿,脸上虽没有半点笑意,一身豪门贵公子的风范却也能让人惊叹。

而他身边的女人,一袭纯白色私人订制鱼尾裙,香肩半露,一头黑色卷发更将她的肌肤衬托的白似雪。她站在男人身边,一只芊芊玉手轻挽住男人的手臂,脸上的笑容明艳动人。

木青舒心狠狠地一抽。

据她对江慕城的了解,他这人虽然掌管了整个江氏,在整个海城只手遮天,却最讨厌抛头露面,尤其是不愿意参加各种宴会。

可就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他先是出席了颁奖典礼给白薇这个影后颁奖,今天又跟她一起出席慈善晚会,他对白薇果然是深深的爱呀。

身旁的摄影师老廖见别家媒体的记者都往江慕城和白薇面前挤,而木青舒却白着一张脸一直没有动,老廖担忧的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舒,你没事吧?”

木青舒赶紧敛起心里的暗涛,向老廖摇了摇头,便和其他记者一样上前对江慕城他们进行采访。

“江总裁,外界都在盛传江老太太近日身子不适,请问你和白薇小姐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因为木青舒和江慕城昨天的婚礼只邀请两家的亲戚,并没有对外界公布,所以记者们并不知道江慕城结婚的事情。

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江慕城和白薇什么时候结婚。

江慕城并不喜欢把自己的隐私暴露给外人。他一双温润的眼瞳闪烁着淡漠的光泽。刚要拒绝回答记者们的问题,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人群之中拿着话筒的木青舒。

嫌弃厌恶的目光只在她身上轻轻一顿,继而就飞快的移开。

今晚她怎么也在?

白薇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江慕城。她顺着江慕城的目光看过去时,也看到了木青舒。

白薇唇角忽的一轻扬,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

她将自己的身子轻轻依偎到江慕城身上,一只手搭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像是宣誓主权似对场上的记者们尤其是木青舒道,“江奶奶的身子最近的确不是很好。我们做晚辈的自然是非常希望能让长辈开心,所以最近都很努力……”

她说一半留一半,一只手却搭在小腹上,这让全场的记者们马上嗅到八卦因子,各个紧盯着白薇的肚子。

“白薇小姐,你是不是怀孕了?”有直接的娱乐记者马上追问。

白薇没有否定,向那记者眨眨眼,仰头又一脸甜蜜的去看江慕城。

江慕城也垂眸,目光深情的凝望着白薇。

木青舒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冰水,全身都冷的彻骨。

她感觉自己像是个傻子似的,以为嫁给了他,以为只要站在他回头能看到的地方,总有一天会让他化解对她的误会。

可现在……该结束她的痴想了……

洗手间里,她洗了一把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身后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她没有回头,目光冷淡的看着镜子里突然多出的那张脸。

明艳动人得很。

“木青舒,没想到吧。你以为江老太太那个老巫婆要挟慕城,说他要是不娶你就让他失去继承江氏集团的控制权,我就拿你和江老太太没有办法了。怎么样,结婚当天被新郎撇下的滋味好受吧。”

白薇说话间又故意将小腹一挺,对木青舒炫耀着,“顺便再告诉你一声,我怀了慕城的孩子,慕城很感动,说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母子两人的。”

木青舒心里的某处像是被针给刺了一下,微微的疼。

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但这个站在她面前向她炫耀怀了她丈夫孩子的影后却是她的姐姐,木青灵。白薇只是她的艺名。

她的人生充满了狗血。她和白薇同一家医院,差不多的时间里出生。由于医院护士的粗心,她和白薇身份对换了。白薇被抱去木家,而她被一对穷苦的夫妻抱回家。

白薇在一个优渥的环境下长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她从小就在缺衣少食的氛围里摸打滚爬。在她十五岁那年她才被亲生父母找到,回了木家。

多年的抚养让她的亲生父母早对白薇产生了感情,他们并没有让白薇离开木家。白薇便成了她的姐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薇偷了她的人生。现在又偷了她的男人。

木青舒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她勾了勾唇角,嘴角边浮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白薇,你怀了江慕城的孩子又怎么样?先不能说你一个心脏病人能不能成功的生下孩子,就算让你生下了孩子,只要我不离婚,你的孩子就是私生子。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你这个国际影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个私生子,那就好玩了。”

没错,她是个不受宠的原配。可那并不代表她要躲在某个角度里默默伤心难过。白薇想要刺激她,她也不会让白薇好过的。

“私生子”三个字严重的刺激到了木青灵。白薇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庞很快的狰狞扭曲起来,她上前就伸手去抓木青舒的脸,“你个贱女人,慕城根本不爱你,要不是那个老巫婆从中作祟,嫁给慕城的该是我。”

木青舒躲开木青灵的袭击,冷声道,“他再不爱我,当初也是他跪下来向我求的婚。我们的婚姻也得到了奶奶的认可。你呢?”

其实要不是得了重病的江奶奶跪下来哭着求她嫁给江慕城,她想她即使再爱江慕城,也不会把自己放在这么卑贱的地位。

痛处被人提出,白薇瞳孔猛地一猝,又狰狞着一张脸上前抬手就要给木青舒一巴掌。

木青舒再也不想和她继续纠缠,抬步离开。白薇的巴掌没有打到她,眼里掠过一抹恶毒的光,就伸手想要从木青舒身后推她。

“青灵。”一个温润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洗手间门口传来。

是江慕城的声音。

白薇脸上的狰狞只在一瞬间就化为痛苦的表情,脸色一白,突然捂住她的肚子大叫。

“啊!痛……我的孩子……”

几乎是白薇的声音刚说完,江慕城已经冲进洗手间,一把撞开木青舒,冲到白薇的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