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萌妻 第五章 神秘男人

举牌喊价的是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年轻男子。他在众人的目光下,又高声的喊了一次,“三千万零一块!”

场上的众人一时间对这个娃娃脸男子愈发诧异。

纷纷猜测他是不知道得罪江慕城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才敢喊价的呢,还是有恃无恐故意和江慕城争夺那条钻石项链的?

江慕城温润的双眸已经眯成一条细缝,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他启唇又高声追价道,“四千万!”

“四千万零一块!”那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年轻男子也追价喊道。

这下场上的众人都面面相觑起来。如果说刚才还有人推测娃娃脸男子可能是不知道得罪江慕城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才喊价竞拍的。现在一看这个娃娃脸男子每次喊价都只比江慕城高一块,众人心里已然明白这个娃娃脸男子是故意来灭江慕城威风的。

想想就觉得惊奇,在这海城竟然还有人敢和土皇帝叫板的,也不知道这个娃娃脸男子有什么背景。

可江慕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能被人灭了威风,他将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又高声道,“六千万!”

从四千万直接喊价到六千万,江慕城这是想要用钱斗赢娃娃脸男子。

场上众人的目光再一次的看向娃娃脸男子,都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反正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若是真的有人能灭了江慕城的威风他们也高兴。

“六千万零一块!”娃娃脸男子又叫价了,更甚至大言不惭的直接对台上拍卖师道,“不管江少出多少钱,我老板都会在江少出的价格基础上加一块。”

他老板?

这娃娃脸男子敢情不是真正和江慕城叫板的那人?

场上众人被娃娃脸男子的话给惊到了,纷纷又抬头向娃娃脸男子的座位方向看去。这一看就看到了娃娃脸男子正一脸恭敬的低头和他身边的一个男人说着话。

这个男人坐在角落处,昏暗的光线把他的身影笼在阴影中,众人看过去,就只看到他笔挺伟岸身板的轮廓。但即便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他只坐在那里,就能让人感受到蕴藏在光影之下的他全身透出的那种强大气场,那是隽刻在骨子里肆无忌惮地疯狂长出的,掩都掩饰不住。

木青舒的目光也向角落处那个神秘的男人看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到自己抬眸看他时,那人侵略性的目光也向她觑过来。

被这样的目光投射,冷不丁的,就有幽幽的寒意从她脚底升起来。

她赶紧的移开了视线。

事情发展到现在对江慕城来说已经不仅仅是能不能成功竞拍到一条钻石项链的问题了。有人敢这样挑衅他,他要是不应战,那输的可是他的面子。

“九千万!”江慕城再次开口喊价。

这样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项链的本身价值了。这场慈善晚会因为神秘人的出现成了一场烧钱的游戏,若是实力不济的人,根本不能和江慕城耗下去。

“九千万零一块!”可娃娃脸男子还是依旧替他老板跟了价。

与此同时,一位工作人员走到台上,在拍卖师的耳畔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拍卖师听完那工作人员的话后脸色一下子变的凝重起来,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他畏惧的目光向角落处那散发强大气场的男人看去,像是在仰望着神袛。深怕江慕城再开口喊价似的,他急不可耐的举起手上的锥捶,一锤定音,“九千万零一块成交!”

这样的结果简直是让人大跌眼镜。

拍卖师没有报三次价也没有三次落锤就把钻石项链拍给了场上那个神秘的男人,这分明就是在拆江慕城的台。

而拍卖师敢冒着得罪江慕城的风险也要偏袒那个神秘男人,只能说明一点,这个神秘男人的来历肯定是比江慕城还要强大的。

那么,这个神秘男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场上的气氛一时间安静到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可以清楚的听见。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神秘男人的身上。

偏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那个隐匿在阴影之中的男人又对身旁的那个娃娃脸男人低声说了什么。那个娃娃脸男人从座位上站起身径直的走向江慕城。

“江少,我老板让我跟你说声,如果其他不值钱的东西他可以勉为其难的让给江少你。但这条钻石项链是我老板要送给木氏集团二小姐的礼物,他不会让出来的。”

娃娃脸男人的话像是一道雷似的把木青舒炸的震耳欲聋,满脸愕然。

送给她的?

这男人谁啊?她认识他吗?

木氏集团二小姐。

这几个字勾起了场上一些人久远的记忆。

多年前,报纸杂志上曾报道过这位木氏集团二小姐的事。听说这位二小姐才是木氏集团总裁木盛天的亲生女儿。只是她一出生因为医院弄错的缘故,让她远离了亲生父母在一个穷苦的人家长大。

直到她十五岁才被带回家。

可听说这个二小姐性子顽劣不堪,言谈举止间也没有豪门千金该有的修养。她回到木家不久后,就被她亲生的父母厌弃。夫妻两转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倾注到他们的养女木青灵身上,也就是今天的国际影后白薇身上。

而这位木家二小姐自此淡出了众人的视线。这么多年来,媒体杂志也没有再报道过有关她的消息。人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位二小姐的名字叫什么。

今天,却有个神秘的男人一掷千金为这位传说中的木二小姐拍下象征着永恒爱情的钻石项链。

这让场中的人一下子都嗅到了八卦的因子。

对这个从未在公众场合正式露面的木二小姐产生了兴趣,也对这个神秘男人和木二小姐的关系好奇起来。

开始有媒体记者向坐在后座的那个神秘男人涌去,想要采访他。可还不等他们靠近那个男人,就有一批穿着黑色西装身形高大的保镖拦住了记者。

角落里那个神秘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身。他坐着的时候就给人一种高大挺拔感觉,这一站起来,接近一米九的身形更是让他在一众保镖面前鹤立鸡群。

仿佛是不想让人看清楚他的容貌,他幽深的目光匆匆的往木青舒的身上一瞥,随即身形凛冽的在一众保镖簇拥下离开了会场。

留给满场人无限的神秘。

木青舒微怔,刚才在男人向她投来目光时,她与他的视线正好对上。

她很确定她不认识这个神秘的男人。

可那一刹他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视线锐利邪魅,只一眼就足够让她窒息。

这是个危险的男人。

但她想不通这男人又为什么要一掷千金拍下那条钻石项链。

没理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