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萌妻 第七章 我的女人

街角,一辆黑色迈巴赫汽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那里。

后座的窗户被打开了一角,露出一双邪魅精黯的桃花眼。

“老板,老夫人打电话来问您什么时候回去,她已经又让人给你物色了一个相亲对象。。”

后座的男人闻言,哂笑一声。

他对那些相亲对象都没有性趣,又怎么能结婚。

他黑色瞳孔又幽幽的看向雨幕中的木青舒,只是唇边似有还无地斜勾,就像鹰隼盯上猎物,志在必得。

“韩东,你说我要是娶个离婚的女人回去,老夫人那里能受得了吗?”

那个叫韩东的娃娃脸秘书一听,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斟酌了一小番后,才说道,“老板,老夫人那么开明的人,你若是娶个离婚的女人回去,老夫人不会说什么的。可若你要娶的是江慕城的女人,老夫人是一定不会答应的。”

韩东他隐约听霍家宅子里的老管家提过霍家和江家当年的恩怨。

羞辱江慕城可以,睡江慕城的女人也可以。

唯独不能娶她……

韩东这话一说完,却发现后座的男人已经解开笔挺西服上的纽扣,推开了车门。韩东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的下了车,踮着脚尖为他撑伞。

木青舒强撑着身子要从地上站起来,她的头顶上空蓦的出现了一把黑色的伞,她一仰头,黑色的雨伞下露出一张邪俊深邃的脸庞。

木青舒微微一诧,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一身黑色挺括的手工西装,精短利落的短发,近乎完美的五官,还有他那双精黯幽深的桃花眼,组合在一起让他浑身透出一种高傲而张扬的气场。

“可以自己站起来吗?”他开口问,低沉喑哑的声音像大提琴声,好听到让人耳朵都要怀孕。

是他?

木青舒眉梢一扬,她不认识来人,但看到站在男人身边的娃娃脸助理,认出了来人就是在晚会上拍下钻石项链的那个神秘男人。

“你,你……”木青舒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男人,可这个陌生神秘的男人却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她以前在哪里见过他似的。

可脑子想的都要炸,都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她轻皱眉。

江慕城也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温润的瞳孔里掠过阴鸷的隼光。

他冰冷尖利的话语从牙缝间挤出来,“木青舒,他到底是谁?你们两背着我到底做了什么?”

木青舒听出了江慕城话语中的暴怒,她皱紧的眉头顿时一舒,难怪她会觉得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莫名的熟悉。原来,这个神秘的男人五官轮廓和江慕城竟然有两三分的相似。

不过,两人身上的气息就完全不同了。

江慕城五官轮廓组合在一起,会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错觉。但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气场强大张扬,一身凛冽气息,给人的是一种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王者风范。

他伸手将木青舒往他怀中一拉,木青舒跌进一个干爽舒适的怀抱里。

木青舒想要挣扎,男人两只手臂紧紧的将她一箍,让她根本没有逃离他怀抱的可能。

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怀抱,江慕城脸色黑沉阴冷到可怕的地步,他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把男人怀中的木青舒给扯出来。

男人漫不经心的睨了江慕城一眼。精黯的桃花眼里掠过一抹鄙夷和不屑。当着江慕城的面又将木青舒打横抱起,躲开江慕城伸来的那只手。

江慕城双眼危险的紧眯了下。

他何时被人这样鄙夷和不屑过?

男人抿了抿菲薄的唇瓣,嘴角的唇线微微轻扬,像个高不可攀的主宰者对江慕城道,“江少,你不舍得让你的女人淋雨。同样,我也没有让我的女人淋雨的习惯。”

这男人张扬到一开口就把木青舒称做他的女人。

而他这嚣张桀骜的言谈举止对江慕城来说,简直是一种挑衅行为。他双手紧握成拳头状,目光锐利的看向男人。

明明两人的身高极为接近。可男人高高在上的气场还是轻易的把江慕城压了下去。

江慕城心里涌起一股愤怒的不甘。

他挺直了脊背,尽量让自己显得更加高大有气场些。

可他面前的男人像是根本不屑再和他多说话似的,只轻挑了挑锋利的眉角,用看跳梁小丑似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就抱着木青舒转身进了他的车子。

很快的,黑色的迈巴赫就像他的主人一般嚣张的从江慕城面前行驶过去。

直到劳斯莱斯幻影后座的白薇白着脸低呼了声,江慕城这才回过神来回到车上。

“慕城,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啊?”白薇蹙着眉头低低的问道。

江慕城双唇抿紧如两片锋利的刀片,他轻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在海城还有什么人敢嚣张的和他作对的。但他心里还是冒起了一个强烈的意识。

这男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白薇看了看江慕城又望了望迈巴赫离去的方向,心中早已暗涛汹涌。

刚才那个男人,不管是相貌还是浑身的气度,都凌驾于江慕城之上。

可恶的木青舒,她到底又去哪里勾引到了这么一个极品的男人。

迈巴赫车上。

木青舒已经从男人的怀抱里挣扎出来了。远离了江慕城还有白薇后,她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你到底是谁?我认识你吗?”

她瘦弱的身子已经湿透,偏今天穿的衣服还有些透,她只能双手抱胸将自己蜷缩到车子的角落里,目光警惕的看向坐在他身边浑身散发着强烈气场的男人。

男人身子像一座小山似的向木青舒倾轧而来,

“霍-靳-琛,我的名字。”

霍靳琛?

木青舒皱眉想了想,记忆中并没有对这个名字的认知,她果然并不认识这个男人。甚至都不清楚海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一号人。

那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今晚敢嚣张到那样挑衅江慕城。

脑海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这些问题让她脑袋愈发沉重。加之又淋了雨,刚才在雨中她没有觉察到身体的难受,现在一到舒适的地方,就有一阵阵眩晕感向她袭来。

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让霍靳琛送她回她的公寓。她就眼皮一沉,整个人昏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