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萌妻 第八章 霸道

驾驶座上开着车的韩东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偷偷往后座瞄了几眼。昏迷的木青舒已经被他的总裁抱在怀里了。

若说他这些年跟在总裁身边看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大概就是今天的这一幕了。

他的总裁年少时遇到一次绑架,后来被人救了成功脱逃。但自那后,他就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医生给他检查过身体,说他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问题出在他的心理上。

这么多年,他的总裁身边就没有一个女人。那些妄图接近他的女人也都被他的铁血冷酷手段所威慑,不敢靠近他。

但今天,他的总裁竟然为了他怀里的女人出席了他最讨厌参加的慈善晚会,并且还不嫌弃她浑身湿漉,把她抱在怀里。

真是稀奇。

难道他总裁的毛病真的好了吗?

如果他这病要是真的好了的话,那就太好了。

不过……

这个木青舒怎么偏偏是江慕城的女人。

木青舒再次睁开眼皮是被一阵哗哗的水声给吵醒的。睁开惺忪的眼皮,她视线里对上的是陌生的卧房。

她涣散的神识渐渐聚拢,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低头一看,她身上穿的衣服已经不是她之前穿的衣服了。

她心一沉,脑海里瞬间脑补了自己昏迷后那个叫霍靳琛的男人给她换衣服的景象。恰好也是在这时,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骤然停止,想来该是已经洗完澡了。

她心一慌,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霍靳琛。只能赶紧的从床上跳下来,跑向门口要开门离开。但房门却是怎么也打不开。

浴室的门就在这时被人打开了。

身材高大挺拔的霍靳琛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已经走了出来。发梢处还有水珠往下滴落。屋里的灯光照在他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庞上,在他身上晕染出一层金色的光晕,让他整个人透着一种极致的诱惑。

“昨晚谢谢你帮了我……不过我现在得回去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叫霍靳琛的男人虽然帮她换了衣服但应该还没有对她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但她可不保证自己若是继续留在这个房间,会一直这样安然无事下去。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透出的危险气息,让她头皮发麻,恨不得马上离开他。

“帮你?幼稚!”霍靳琛精黯的桃花眼勾勒出促狭的弧度,眉目之间仿若染了一汪的星辰,光芒沉浮间,炫目的让人不敢去直视他。

高大挺拔的身子向木青舒逼近。木青舒被他抵在门边。

“无事不献殷勤。在我看来一个成熟的男人对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大献殷勤的目的只有一个……睡她!”他俯下身,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木青舒都可以感受到他呼出来的灼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脸庞上。

木青舒全身绷得紧紧的,眼波轻颤,有些惧怕的看向他。

她微颤的眼波,绷得已经快要僵硬的身体,这一切看在霍靳琛的眼里,让他锋利的眉角不知怎么的就柔和了下来。

他扬扬唇,心里生出一股成功逗弄她后的愉悦感。

木青舒扬了扬卷翘的眉睫,轻咽了口津沫,“……可我已经结婚了。”

“嗯。我可以不介意的。”他菲薄的嘴唇轻掀,回答她的话时像个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木青舒听着这样欠扁的话,眉头一蹙。

她说她已经结婚了,明明是在提醒这个叫霍靳琛的男人不要lo到连个已婚妇女都要睡的地步。可他这回答,怎么听都像是在说他肯睡她这个已婚妇女是她的荣幸。

虽然忌惮他一身强大的气场,但她还是抖了抖眼睫,轻咬着下嘴唇,“霍先生,你可以不介意。可我没有和男人第一次见面就上床睡觉的习惯。”

霍靳琛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似的,笑的眉眼轻舒,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庞熠熠生光,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沉沦在他的笑容中。

木青舒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心里对霍靳琛越发的不喜。

霍靳琛笑够,修长莹润的手指轻覆在她的唇瓣上,手指的指腹来回的摩挲她的唇瓣,一双道,“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你不习惯和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上床睡觉?呵。那我前天晚上在魅影酒吧包间喝酒时,突然闯进我包间还把我当鸭子嚷着要睡我的人就不是你咯?”

木青舒被他说的脸颊噌地下就红到耳根了。

耳畔边又有他说话时湿热的气息在缠绕,于是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顶着他灼热的目光,她死鸭子嘴硬,“我那时喝醉酒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她也的确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哦?那我不介意帮你想起那晚你是怎么对我的。”高大如他,已经将身子紧贴着她了。

木青舒用手去推他,可他全身就像一堵高大的墙壁,根本就推不动。两人身子相贴,她能感受到隔着衣服他心口传来的“咚咚”心跳声以及他呼出来喷洒在她脸颊上的霸道气息。

她喉咙开始发干,低着头根本不敢再去看霍靳琛,只摇着头,“不,不用了。忘记的事情就不用……”

她话还没有说完,唇瓣间一凉,霍靳琛霸道的吻已经强势的侵占了她的每一颗贝齿。

属于霍靳琛特有的男性气息瞬间将木青舒全身笼罩。唇齿间激烈的碰撞,又让她心头升起茫然无措的恐慌。

“不要,求你不要这样对我……那夜的事我真的想不起……”她吓得在唇齿交缠间断断续续的向他求饶。

背后,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覆上她的腰。

隔着衣服,她感受到腰间传来的灼烫感。接着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就被他打横抱起,扔在床上了。

高大挺拔的身姿向她倾轧而来,木青舒害怕到全身都在颤抖。

而当他修长匀称的手指探进她衣服的领子,在她胸口间游移时,木青舒已经被吓的眼眶一红,握紧两只小拳头,不停的捶打霍靳琛。

“你……混蛋!”

舌头处突然传来一阵锐痛感,淡淡的血腥味很快的在她的唇齿间蔓延开来。

霍靳琛从她的唇内退出,精黯的双眸里含上狎谑的光芒,“怎么样?想起来你那天晚上对我做过的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