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的暖婚旧妻 第1章:失忆少妇

医院充斥着刺鼻的酒精味,总有哭泣声传来,让人压抑的不舒服。

男人皱起眉头,修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子,有些不耐烦了,他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他就是江市一把手,楚亦枫。

“还要多久?”楚亦枫冷冷的声音问道。

医生恭敬的低头,恐慌的回答着:“楚先生,夫人的被撞伤了头部,我还需要检查,大概半小时吧。”

“我没那么多空等你,二十分钟后,我要看到她安然无恙的站在我面前,否则,你也别干了。”楚亦枫说完,迈起大长腿,潇洒离开。

“楚先生,不等夫人了吗?毕竟,老爷和夫人都在,若看不到你们,可能会……”助理周晓坤提醒道。

“她会准时出现在宴会上,就那点儿手段。”楚亦枫说完,就带着周晓坤先回到宴会现场。

医生擦擦汗,回到病床上面,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有着绝世的容颜,此时,苍白的脸颊,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仿佛下一秒,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王医生,怎么样了?只有二十分钟,这里距离楚家还需要十分钟,我们怎么办?”护士小周慌了。

王医生不说话,拿起针,就要往女人身上注射。

“医生,会不会太冒险了?”小周提醒道。

“这都是楚先生的意思,没事的。”王医生说完,就动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床上女人长长的睫毛,慢慢的闪动。

“楚夫人,楚夫人。”小周贴着女人耳边,轻声呼唤。

夏如沐听着声音,慢慢睁开眼睛,闻着刺鼻的消毒水味,看着医生站在那边,她坐起身子了。

“楚夫人,你醒了?太好了!”小周很是兴奋的问道。

夏如沐看看周围,随后,指着自己反问道:“楚夫人?我?”

小周一愣,就这样看着王医生,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头。

王医生再度给夏如沐检查了一番,眉头紧锁。

夏如沐轻轻的从病床上下来,揉揉脑袋,痛的厉害,只是,她怎么会在医院呢?

“楚夫人,楚先生在等你。”小周提醒着。

不等夏如沐说话,几个男人就走进来,带着她上车了。

“你们谁啊?放我下车,我还要跟我男朋友约会呢?”夏如沐不满道。

众人震惊脸!果然,楚家夫妇婚姻不和谐!

“我说了,我要下车。”夏如沐拍打着车门,喊道。

“楚夫人,等回了回家,你跟楚先生说,我们做不了主。”男人说道。

“楚先生谁啊?”夏如沐一脸疑惑。

男人愣了愣,并未说话,车厢内就这样安静了。

夏如沐试图逃走,挣扎,但是结果都一样,如今的自己,就如金丝雀,被死死的困在鸟笼里,插翅难飞。

等车子抵达家门口的时候,她大概了解了一些。

她夏如沐,是楚市一把手楚亦枫的妻子,只是,这个妻子不得宠,人人都能欺负,就在楚家举行家宴的时候,夏如沐被人推下楼,送到医院,因为家宴没有结束,她必须带伤回家。

夏如沐发誓,他们讲的,她一点儿记忆印象都没有!

当车子停下来,夏如沐被人带到房间门口,对里面说了一句,楚夫人到了,就独自离开了。

夏如沐张张嘴想要说话,人已走远,她推开门,一步步的走进去了。

没走两步,脚下就踩着东西,低头一看,黑色的文/胸!还有男人的西服,女人娇嗔的声音,也缓缓传来。

“你讨厌,好坏哦!”

“你不是喜欢我坏,还有更坏的。”

夏如沐握紧拳头,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好歹也是楚夫人,虽然不记得了,但是,也无法容忍,自己受伤,丈夫不闻不问,竟然跟别的女人在这里鬼混,忍不了。

夏如沐拿起那边的花瓶,当看到两人在沙发上亲吻的时候,砰的一声,花瓶碎了,男人脑袋也碎了!

“啊,亲爱的,你流血了。”女人惊慌喊道。

男人按住脑袋,转过头,眼眸对上夏如沐的了。

夏如沐怒气冲冲的盯着这个男人,即使他长得帅,这一刻,也不客气的揍他!

“你做什么?知道不知道他是谁?”女人质问道。

“太清楚了,狗男女。”夏如沐讽刺道。

“大嫂,跟大哥生气,不至于拿我开刀吧?这都见血了。”男人按着脑袋,露出帅气笑容说道。

夏如沐听到这句话,呆住了,大嫂?难道,这个男人是她的小叔? 打错人了!尴尬。

“在闹什么?”男人威慑的声音,冰冷传来。

“大哥。”男人起身玩世不恭的喊道。

夏如沐抬起头,对上他黑色的眼眸,这一瞬间,莫名的害怕,她本能的握紧了拳头。

刚刚以为小叔帅,没想到,这个男人更帅。

大哥?难道他就是自己的丈夫,楚亦枫!

哇,长相上来说,捡了个宝!

于是,夏如沐又开始回忆,可结果,对这个男人零印象,她真的失忆了。

楚亦枫的大手,狠狠的将夏如沐拉入怀里,不悦道:“罚你的时候,别哭。”

“楚先生,刚好我找你有事,是这样的,我要跟你解释一下,我不认识你。”夏如沐说道。

楚亦枫犀利的眼神,让夏如沐再度后怕了。

“真的,楚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有男友的,这样说吧,我不记得你了,更不记得你我之间的关系。”夏如沐解释道。

“王医生,怎么回事?”楚亦枫不悦的问道。

站在门口的王医生忙跑进来说道,:“楚先生,我给楚夫人检查过,她的脑补受到伤害,根据目前她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失忆了。”

一时间,都沉默了。

夏如沐从楚亦枫的怀里挣扎出来,再度解释道:“楚先生,你听见了,我真不记得你了,我还有事儿,我就先走了。”

“失忆也是我的女人。”楚亦枫就强制性拖着夏如沐离开了。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夏如沐如小野猫一样用力挣扎,可结果都一样。

楚夜辰玩味一笑,说道:“失忆?呵,大嫂有些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