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的暖婚旧妻 第12章:会罚你的

赵雪媚眨眨眼睛,并未说话。

“我在问你,是否是你先挑衅她?殴打她的?”楚亦枫再度问道。

“枫,你不理会这些事情的,这个并不重要。”赵雪媚说道。

“是,还是不是?”楚亦枫冰冷问道。

楚亦枫每一句话,寒意十足,赵雪媚是真的有些害怕,咽咽口水,并未说话。

“赵叔叔,你的女儿,你应该很了解吧,这应该就是默认了。”楚亦枫说完,拉住夏如沐的手,转身离开。

“楚亦枫,你这算什么意思?这样就好了?我女儿还躺在病床上呢?”赵大海说道。

楚亦枫犀利的目光,落在赵大海的脸上,冰冷说道:“赵雪媚挑衅我妻子,殴打我妻子,难道我妻子,都不可以还手吗?她是正当防卫,要么息事宁人,要么你们可以跟我耗,我不介意陪你耗下去。”

赵大海看着楚亦枫的眼睛,听着这话,有些后怕了。

“道歉。”夏如沐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如沐,你不要太过分,我也受伤了。”赵雪媚不满的说道。

“你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你挑衅我,殴打我,你自作自受,可不代表,你可以随意的欺辱我,你对我动手,就是对楚亦枫动手,你不跟我道歉,意思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你确定,你要跟楚家为敌吗?”夏如沐看着赵雪媚问道。

前有狼后有虎,赵家这一时半会儿,就陷入困境了。

“好了好了,就当一个误会吧。”赵大海说道。

“道歉。”楚亦枫和夏如沐异口同声的说道。

“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分。”赵大海说道。

“你若不想太过分,现在就该听话。”楚亦枫玩味的说道。

千万不愿意,可是,赵雪媚还是握紧拳头,小声说道:“对不起。”

“你对不起谁?”夏如沐反问道。

“对不起你。”赵雪媚仇恨的说道。

“我是谁?我说的是我的身份?”夏如沐一字一句的说道。

赵雪媚咬着红唇,许久之后,狠狠的说道:“对不起,楚夫人。”

夏如沐,你今天的羞辱,我会牢牢的记在心里,有朝一日,我会还给你的。

我就不信,一夜之间,你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夏如沐嘴角上扬,说道:“好好养伤,恕不奉陪。”

楚亦枫迈起修长的腿,夏如沐跟肖淑珍紧跟其后了。

“混蛋,如果当初不是我的话,楚家不可能……”

“够了,爸,你永远都是那么几句话,有什么用呢?现在楚家独大,赵家却一直在走下坡路,平时让你收敛你的脾气,你张口闭口就说楚家欠你恩情,现在人家恩情还清了,以后你怎么办?”赵雪媚怒喝道。

赵大海握紧拳头,说道:“我就不信,楚亦枫那么厉害。”

“爸,你醒一醒吧,楚亦枫的厉害,早已超越所有人了,事情闹到这一步,想要再利用恩情得到我们所求,是不可能了,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赵雪媚说道。

赵大海忙问道:“什么?”

“取而代之,我要做楚太太,爸,你按照我说的做,你先……”赵雪媚说出了她的计划。

当赵大海听到所有计划,笑着说道:“女儿,你可真聪明,你放心,你这几天好好养身体,等身体好了,我就按照你说的做,只是,我看楚亦枫对那个女人不简单。”

“哼,面子罢了,谁都知道,楚太太不得宠,我就不信,一夜之间,能有变化,行了,我累了。”赵雪媚说完,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赵大海眯着眼睛,冷笑一声,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楚家。

夏如沐站在原地,握紧粉拳,几度想要离开,可是,肖淑珍跟楚亦枫不说话,她就站着,腿都快要麻了。

“胡闹。”肖淑珍拍着桌子喊道。

“妈,这是我们的事情,你不用理会太多,时间不早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楚亦枫说道。

“怎么?现在在这个家,我一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吗?”肖淑珍反问道。

一时间,众人都没有说话。

“只要我还是楚家的夫人,我就有权利教训你们,到底是赵家,你该顾忌一些情面的。”肖淑珍说道。

“妈,我已经独大了。”楚亦枫说道。

肖淑珍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赵大海那人不识趣,不是今天,以后也会一样,你先休息,我跟你妻子谈谈。”

夏如沐有些后怕了,忙小声说道:“妈,我真的是无辜的,我就参加一个宴会,他们就把我关在小黑屋,又是打我,又是泼水,我就正当防卫,我不认为,我有错。”

“糊涂。”肖淑珍怒吼道。

“难道我被欺负了,都不能反抗吗?难道楚夫人,就这样窝囊吗?”夏如沐反问道。

“你什么态度?”肖淑珍反问道。

“妈。”楚亦枫喊道。

“楚先生,老爷在书房等你,这是他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好了。”徐晓坤说道。

楚亦枫看着夏如沐,一步步走过去,低头贴着她的耳边,说道:“我也要罚你。”

夏如沐一脸疑惑,楚亦枫就迈起脚步,直接走了。

什么罚她?她才是受害者好吗?

夏如沐,都不知道上哪儿去说理了?

楼梯处。

“为何支开我?”楚亦枫挑眉问道。

“楚夫人为人处事,完全不用担心,倒是少奶奶,也要学会成长一些,不然,在外面会一直被欺负,而且,楚先生能一直护着她吗?”周晓坤反问道。

“男人护自己妻子,难道不该一辈子吗?”楚亦枫一句话,让周晓坤愣了愣。

“楚先生,她在你心目中,已经达到妻子这个地位吗?其实,这件事情,隐患还在后面。”周晓坤说道。

“我知道,该让她长长记性,去书房。”楚亦枫说完,率先离开。

周晓坤皱皱眉头,楚先生很不一样。

“还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吗?”肖淑珍看着夏如沐问道。

夏如沐摇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我被人欺负,连正当防卫都做不到,我才是真的错,妈,楚太太不该被欺负,不是吗?”

“可你让楚亦枫树敌了。”肖淑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