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的暖婚旧妻 第3章:除了我,不许别人欺负你

夏如沐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她失忆了。

这期间做了楚夫人,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做过,当年的事情,我不记……”夏如沐还未说完,萧伟谦直接转身离开。

“伟谦,伟谦。”夏如沐喊道。

周云拉住夏如沐的手腕,压低问道:“贱人,你还要如何?”

“周云,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夏如沐说道。

“是,我知道,夏如沐,你命真好,当年我将你送到朱总的床上,你却睡了楚先生,是我间接的让你成为了楚夫人,只是,你这个楚夫人,人人都能欺负,看着你痛苦的模样,我可真开心,怎么?现在楚夫人做不下去,要来抢我的位置了,我说过,你斗不过我的。”周云压低声音,仇恨的说道。

夏如沐又是一脸懵逼,周云好歹也是她的好朋友,怎么会这样呢?看来,忘记了这一段精彩的故事。

“别装的跟不记得一样,现在我怀了伟谦的孩子,他更不会偏向你,滚。”周云再度推着夏如沐。

夏如沐反身抓住周云的手腕,一字一句的质问道:“当年是你做的对吗?”

“你不早就知道了吗?”周云说道。

“我要跟萧伟谦说清楚。”夏如沐说完,就要追着萧伟谦。

周云皱起了眉头,当初知道真相,夏如沐都最终看在友情的份上放了她,如今怎么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一双眼睛,灵了许多。

“哎呀,好痛啊!”周云说完,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周云,你做什么?”夏如沐转过头不解问道。

萧伟谦听到这一声惨叫,快速奔跑过来了。

“伟谦,我……”夏如沐整个人,都被萧伟谦狠狠推到在地。

“夏如沐,你做什么?”萧伟谦怒吼道。

“伟谦,我肚子好痛,我们的孩子。”周云痛苦的说道。

“萧伟谦,你误会了,不是我……”话还未说完,萧伟谦直接扬起了手。

夏如沐呆住了,萧伟谦竟然对她扬起了手,眼看耳光要落下来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只是,迟迟耳光都不曾下来,夏如沐慢慢睁开眼睛了。

萧伟谦的手,被人按住,这不是别人,正是楚亦枫,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楚夫人,你都敢动?出门是不是不看黄历,死期是不是到了?”楚亦枫冰冷的质问道。

“夏如沐,若我的孩子有事,别怪我不客气。”萧伟谦说完,抱着周云着急离开了。

夏如沐迈起的脚步,最终还是停下来了。

“我没有推到她。”夏如沐幽幽的说道。

“拿出你楚夫人的架势,除了我,不该有人欺负你。”楚亦枫冷冷说道,还不忘伸出手。

原本是找这个女人算账,可是,看到她被前男友和别的女人欺负,楚亦枫竟然护犊子了,真的是见鬼了。

夏如沐伸出小手,宽大的手掌,一把将她拉起来。

“没用。”楚亦枫嫌弃道。

“你我到底怎么认识的?我怎么变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夏如沐不解的问道。

楚亦枫一个用力,一把将夏如沐拉入怀里,整个人慢慢贴近。

“楚先生。”夏如沐抵触着胸口,忙喊道。

“夏如沐,过去你真不记得了?”楚亦枫反问道。

“骗你干嘛,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医院。”夏如沐说完,就要离开,可是,手腕依然被拉住。

“楚先生,我要去医院。”夏如沐大声说道。

“我陪你。”楚亦枫说完,搂着夏如沐的肩膀,快速离开。

“楚先生,其实不用你陪我,这件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而且,昨晚我说了,我要静静。”夏如沐提醒道。

楚亦枫的脸色大变,压低声音提醒道:“别跟我提昨天,否则,我分分钟能让你死。”

夏如沐尴尬的清清嗓子,不说话。

两人坐在车上,彼此沉默。

当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夏如沐的脸颊,她闭上眼睛,安静享受,这一刻,说不出来的美好。

结婚三年,从未如此认真的看夏如沐,她的肌肤真好,犹如婴儿一般,美的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只是,再美心都是狠毒的,倘若当年不是她设计这门婚事,就不会......

“夏如沐。”楚亦枫突然冰冷喊道。

“干嘛?”夏如沐不解问道。

“你给我等着。”楚亦枫说完,就靠在座位上,休息了。

夏如沐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撅着红唇,看着窗外,不说话。

当抵达医院,夏如沐快速的走进去。

“楚先生,你不去吗?”周晓坤问道。

“不急,我想看看,真失忆,还是假糊涂。”楚亦枫说完,闭上眼睛,安静休息了。

夏如沐看到萧伟谦的时候,忙说道:“伟谦,你误会了,我没有动周云,而且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此时,医生走出来,萧伟谦忙走过去,紧张的问道:“医生,我太太没事吧?”

太太,好刺耳的称呼,夏如沐握紧了拳头。

“对不起,我们很抱歉,孩子没了,多安慰你太太,你们还年轻,未来还有机会的。”医生说完,就离开。

“孩子没了。”萧伟谦激动的吼道。

夏如沐张张嘴,还未来得及说话,周云拖着身体,走出来,直接扑倒夏如沐的身上。

“都怪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这个凶手。”周云激动的掐着夏如沐。

按理说,失去孩子,周云身体很虚弱才对,为何她如此有力呢?

一个用力,夏如沐被推开,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萧伟谦,你不信我?”夏如沐低声喊道。

“夏如沐,不要拿失忆说事,当年你我订婚,我发现你的心里,藏着别的男人,订婚当日你跟楚亦枫的床照就传遍了这一所城市,你给我结结实实的戴了一顶绿帽子,还让我家破人亡,如今说你失忆了,我会信你吗?为了成为楚夫人,你出卖身体,让我恶心。”萧伟谦羞辱道。

不,夏如沐不是这样的人,她用力的回忆,可是,萧伟谦说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贱人。”周云辱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