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的暖婚旧妻 第617章:旖旎之夜

夏如沐狠狠按住楚亦枫的手,不让他继续,做着不该做的事情。

楚亦枫反手扣住夏如沐的小手,放在滚烫的唇上,温柔一吻,“放不开的,夏如沐,现在我就要惩罚你。”

话音刚落,吻住夏如沐的唇,将她所有的话,全部都淹没了。

夏如沐的手被楚亦枫扣住,想要挣扎,根本就无能为力,到了最后,她闭上眼睛,也就这样沦陷了。

楚亦枫,除了你,没人会让我如此沦陷,我知道,未来这一条路,会让我迷茫,但是,因为是你,我愿意的。

一切都顺利进行,小小的床上,两人的身体,紧紧抱在一起,火热到了极点,细碎让人脸红的声音也传来。

旖旎之夜!

--

周周根据男人给的地址,来到了家里,就坐在那边。

苏悠然黑着脸颊,很是不满,“你什么意思?你还要找帮手?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用吗?”

男人耸耸肩膀,并未回答。

“我不管你和他,有什么协议,都请你离开。”苏悠然看着周周说道。

周周冷笑一声,挑眉反问,“你有资格,让我离开?”

“呵,你口气倒是挺大的,如果我说有,你要如何?”苏悠然抓着周周的手,狠狠一拉,就这样站起来,两个女人,四目相对了。

“我劝你,你......”

后面的话,苏悠然都没有来得及说,周周已经掐住她的脖子,很是用力。

苏悠然用手用力的拍着,脸色狰狞,但是,周周根本就不理会。

疯子,这个女人,就跟疯子一样。

苏悠然是真的无力挣扎,这才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男人那边。

男人戏看的差不多,就淡淡的说着,“好了,有些敌意,不应该给合作伙伴的,虽然她没有你厉害,但是,总是有利用价值的,说不定,将来某一天,你需要她的帮助,内斗暂时不能有。”

周周听到这话,才甩开苏悠然的脖子。

“贱人,你要弄死我吗?信不信我......”

‘啪啪’几个耳光,很不客气的落在苏悠然脸上,周周就这样高傲的看着她,“信不信你如何?脖子被我掐住了,我稍微用力,你觉得,你可以活吗?如今,我给了你几个耳光,你可以还手吗?”

“我......”苏悠然终究还是怕了,毕竟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帮着她,还是服软一点吧。

“我不屑跟你合作,但是,为了复仇,我只能委曲求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刚刚你看到的,安分一点,有这样的嚣张,对着我们共同的敌人,不是更好吗?”周周一字一句的说着。

苏悠然是真的对周周不满,受不了她高冷的模样,但是,又的确打不过人家,最终,还是乖乖点头了。

“这样就好了,别惹我,我是一个不要命的人,要永远的记住。”周周好意提醒。

苏悠然看着周周的眼神,是有点慌的,本能往后退了几步。

“苏悠然。”

“周周。”

男人互相介绍。

“如果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先回房休息了,希望你尽快整理方案,让我去报仇,我是见不得,我的仇人,活得逍遥自在。”周周冷冷的提醒。

“我还需要一个帮手。”男人说着。

苏悠然一愣,有些疑惑了,“还需要?”

“是,一个可以进入楚家的人。”男人说道。

周周听到这话,脸色突然大变,握紧了粉拳,“她的命,可以给我吗?”

“当然,但是,始作俑者,不可饶恕,等最大的威胁处理掉,我保证,她的命,给你。”男人说道。

周周没有一丝丝犹豫,就这样点头了,“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听你的,我所有的委屈,都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发泄,但愿,你别让我失望,还有,这样的蠢女人,真不该留。”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靠,谁是蠢女人?苏悠然握紧拳头,整个人都不满了,但是,又没有办法。

等等,他说的一个人,到底是谁?很显然,周周知道,她怎么不清楚呢?

男人走到苏悠然的身边,大手落在她的锁骨上,轻轻划过,“你放心,我对你的身体,还是格外的迷恋。”

苏悠然按住男人的手,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告诉我,你嘴里的那个人是谁?你和这个周周,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何你说的,她都清楚?你确定,她可以帮助我们吗?”

“刚刚她的厉害,你是看到了,你认为,她不比你强?苏悠然,我身边的人,你是最没用的,但是,我就对你的身体,恋恋不忘,你真该感谢,你这诱人的身体。”男人说完,咬住她的肩头,很是用力。

苏悠然握紧拳头,隐忍到了极点。

变态,这个男人是变态的,可是,为了活着,她总是没有办法的,唯有迎合。

楚亦枫,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为你付出那么多,那一刻,你会感动吗?

“等等,那个人,到底是谁?”苏悠然快速的追问。

“那个人,是要靠你的。”男人捏着苏悠然的下颚,小声的提醒。

这话让苏悠然更加不解了,她眨眨眼睛,疑惑到了极点。

男人贴着苏悠然的耳畔,轻声说出了一个名字,她眼眸都变色了。

“看来,你很认可我。”男人笑着说道。

“当然,如果真的可以被我们所用,很多事情,真的会成功,但是,你要明白,不是我们所想,就会有结果的,也许就......”

“没有那么多也许,我就不信任何事情,楚亦枫都会胜利,若真的如此,老天未免也太眷念了,信我,他不会那么信任的,这个人,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男人说完,大手狠狠一拉,扯掉了苏悠然的衣服,将她压在沙发上。

苏悠然握紧拳头,笑了笑,“为了可以胜利,我会付出一切的,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努力的。”

“是,你的确是需要努力,可现在更需要努力,别惹周周,那是你惹不起的主,她是疯的。”男人好意提醒。

“可她......”

所有的话语都淹没了,火热取代了一切。

苏悠然闭上眼睛,眼角划过泪珠。

楚亦枫,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