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的暖婚旧妻 第9章:暧昧动作

“更不许露出这样的傻笑,傻白甜。”楚亦枫黑着脸颊说道。

“楚先生,刚刚说笑的是你,现在又说我傻白甜,到底是笑还是哭?”夏如沐不解问道。

楚亦枫大手轻轻落在夏如沐精致的耳垂上,轻轻的抚摸着。

“楚先生,别动手动脚。”夏如沐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原本想要你笑,可觉得你的笑,太傻白甜了,就站在我身边,不露声色吧。”楚亦枫说道。

夏如沐叹了口气,点点头,不忘提醒道:“记住了,宴会结束之后,你我有谈话时间。”

“是你要记住,今晚宴会表现优异,才有谈话的资格。”楚亦枫说道。

夏如沐懒得说话,转过头,看着窗外,不说话。

楚亦枫的目光,落在夏如沐的侧颜上,说实话,真美。

摇摇头,楚亦枫快速回神,就一天,被夏如沐吸引了许多次,知道的还好一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楚亦枫饥渴许久。

矜持,冷静。

当车子抵达宴会现场,夏如沐看着眼前的城堡,小声嘟囔道:“哎,今晚想要表现优异,很困难吧。”

“下车。”楚亦枫说道。

“你不绅士的给我开车门吗?”夏如沐反问道。

“以前你都自己下的。”楚亦枫说道。

“以前我不记得了,今天开始你帮我开车门吧,我是给你机会,让你当一位绅士,再说了,你看看其他人下车,不都这样吗?”夏如沐挑眉问道。

如果是以前的楚亦枫肯定不理会,可今天看在夏如沐漂亮的份上,还是同意了。

车门被打开,楚亦枫伸出大手,温柔的说道:“给我你的手。”

夏如沐的小手,落在楚亦枫大手之上,两人就缓缓的走到宴会现场。

当两人走进去,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灯光照shè在夏如沐的身上,白皙的肌肤,更加白嫩,红唇上扬,全场最耀眼的。

男人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夏如沐身上,有的甚至在咽口水。

楚亦枫黑着脸颊,冰冷说道:“谁让你露出微笑了?”

“大哥,那边有拍照的,难道要我哭吗?你也露出微笑。”夏如沐说道。

哇,楚夫人真美。

顿时,场下都sāo动了。

楚亦枫拉住夏如沐的手,走到宴会中心了。

在夏如沐还未来得及说话,一群女的,奔涌而来。

“哎,其实我想跟你谈谈,哎呀,别挤我。”夏如沐喊道,但是,人已经被挤到一边了。

夏如沐试图往里面,挣扎但是根本就没用。

“楚亦枫。”夏如沐喊道。

但是,一圈,两圈儿,三圈儿的人,变chéng rén墙,将楚亦枫和夏如沐分开了。

“楚先生,你好久都没有参加宴会,人家都想你了。”

“楚先生,我们去玩游戏嘛,你可得好好陪陪我们。”

“楚先生,我最近在胸口纹了一个图案,你帮人家看看,好不好看嘛?”

于是,一圈人就这样移动了。

“楚亦枫,楚亦枫。”夏如沐喊道。

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夏如沐握紧拳头,她一定要把楚亦枫给拉回来,他们可是夫妻。

只是,三个女人拦住了夏如沐的路。

夏如沐往左边,他们也往左边,靠右边,也靠右边。

“不好意思,让让。”夏如沐说道。

“让让?楚夫人,你不记得我了?”女人笑着问道。

“就是,还让让,以前你都爬过去的。”另一个女人也讽刺道。

“不如,你再爬一次吧。”第三个女人说道。

“爬过去的?”夏如沐反问道。

“对啊!反正,你也没地位,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即使楚先生看到,都不会责怪我们,只会怪你,没本事。”女人笑着说道。

夏如沐眯着眼睛,握紧了拳头。

到底是楚夫人,即使不得宠,大家看在楚夫人这三个字,都会有所顾忌吧,想不到,以前的夏如沐,被欺负到这个份上。

还好,夏如沐不记得了,不然,心里肯定会难受死。

突然,领头的女人推着夏如沐,说道:“楚夫人,你这衣服,是不是租来的?看起来挺昂贵的。”

“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看?”夏如沐不悦的问道。

“啧啧啧,这语气可真不一样,我们就动一下,看你怎么办。”说完,三个女人就强制xìng拉着夏如沐离开。

夏如沐拼命挣扎,但是,始终都抵不过三个人。

“放开我,哎,你们帮帮我。”夏如沐对着旁边的人说道,可他们犹如没有耳朵,眼睛一样,不闻不问。

到底刚刚跟楚亦枫一起亮相过,怎么这些人这样视而不见。

当三个女人,将夏如沐关在房间,都安静了。

“你们三个,到底是谁啊?这长的一样,穿的也一样,是一个妈生的,还是一家整形医院的同伴?”夏如沐反问道。

“贱人,你敢这样说赵小姐。”其中女人怒吼道。

“赵小姐?哪个赵小姐?”夏如沐问道。

“夏如沐,何必这个时候装呢?我是赵氏千金,赵雪媚。”赵雪媚说道。

“赵氏孤儿我听过,赵雪媚没有,放开我,我要找楚亦枫。”夏如沐说道。

啪的一个耳光,直接落在夏如沐的脸上了。

“你敢打我。”夏如沐捂住脸颊说道。

赵雪媚一个眼神,另外两个女人,直接按住夏如沐的手,随后又进来几个人,死死的在夏如沐给按住了,不给她任何动弹的机会。

耳光又落下来的时候,夏如沐避开了。

“你敢躲开我的耳光?”赵雪媚怒喝道。

“我是楚夫人。”夏如沐一字一句的说道。

赵雪媚听到这句话,哈哈笑起来了。

“楚夫人?难道你忘记以前我们怎么羞辱你的吗?”赵雪媚说完,就拿出手机。

夏如沐看着照片上,自己犹如落汤鸡一样,别人推到在地上,脸色被涂得跟丑八怪一样,痛苦的模样,自己都心疼了。

夏如沐,你以前到底窝囊成什么样子?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欺负你。

“楚先生把你带过来,不就是给我们找乐子吗?我岂能辜负了楚先生,当然,我可以放了你,只要你主动提出离婚。”赵雪莲拿出离婚协议书,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