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10章 剑灵心动,邋遢保护

慕容狂粲然一笑,心底却是恨不得杀了渊和邋遢道士,两个蠢货,连后面跟了人都不知道吗?

唰唰唰——

邋遢道士火大的转身,这世界上还有人有能力尾随在他身后?当看到那道仙气缭绕的绝世仙姿的那一刻,邋遢道士干巴巴的笑了起来!

“哈……哈……你怎么来了?你师父近日可好?”邋遢道士边问边红了一张脸!

渊冷哼一声,要说他是绝世魔王,那跟着一起过来的那男人就是绝世谪仙!瞎子都看得出来他们俩气场不对付,一个魔气冲天,一个仙气缭绕!

慕容狂微眯双眼,有意思,来人看来是和渊和邋遢道士认识的,可是为什么她觉得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看着那么的危险呢?

慕容狂自小在荒山蛮域与兽为伍,练就了野兽般的直觉!

面前谪仙之姿的男人危险的可怕,那祥和的气息不简单,慕容狂嗅到了狂风暴雨的味道!

“这位也是你们俩带来了?”慕容狂冷声询问,满眼的不屑,一身狂傲的气息蔓延。

来人是剑宗的剑灵,是剑宗掌门的嫡传弟子,是正派圣子一级的人物,天赋极佳,一直被剑宗当做下一代掌门来培养!这样的人物不应该被派来追杀两个逃犯吧?

渊皱眉想着,剑灵都被派出来了?不应该啊,转脸看了眼慕容狂,心里暗骂红颜祸水,再看看剑灵看着慕容狂那灵动的双目,万年寒冰眼中都荡着春情,这死女人就这么大的魅力?

渊心里酸啾啾的!

慕容狂大方的上下打量剑灵,本以为渊就够出色的了,可是对于剑灵这样浑身都是正气的男人,慕容狂说不心动都是假的,可是……

剑灵不是她的菜,此男只能欣赏过个眼瘾!

剑灵不是没被女人打量过,可是慕容狂那欣赏的目光,大房赤裸裸的做派,剑灵没来由的心神晃动,心里有什么东西松动了,再看慕容狂的衣着打扮,剑灵脸红了,这姑娘可这是奔放啊!

渊一直关注慕容狂和剑灵之间的眼神交流,顿时心口发紧,这两人在这种场合下还能眉来眼去?渊冷笑一声!

“圣子到这里难道也是要追杀本尊的?”渊出言打断了慕容狂和剑灵之间的眼神交流,心底这才好受了一些!这死女人,等爱上他之后看他怎么折磨着死女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就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

好酸——

邋遢道士和慕容狂齐齐的感受到空气中弥漫起来一阵阵的酸性味道!

剑灵不悦的看着渊!

“我是为你而来。魔王渊,你被公认是魔道第一天才,修炼速度更是奇快无比,一把魔刀也是练就的出神入化,我是来领教你的磨刀绝技的!”剑灵轻言,随后长剑出鞘,人未动,杀机无限!

慕容狂挑眉,高手啊,可是还不是她的对手,有点儿小儿科了!

慕容狂蹲下身子拍了拍阿呆,阿呆早就生龙活虎的绕着慕容狂转圈圈了!

“阿呆,去打猎,来客人了,总不能不招待吧,记得我上次给你炼丹的那些异兽吗?那些也要给你的同伴疗伤用!”慕容狂意念传音,阿呆抖了抖白绒绒的圆耳朵,飞奔了出去,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刚才的颓废劲儿!

这边的动静也只有邋遢道士一个人看到,心底琢磨慕容狂的来路,他总觉得慕容狂的来历诡异的很,满身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落拓大陆的气息,可是也没有那边的气息不是?慕容狂到底是怎么来的?是来做什么的?

邋遢道士人不仅邋遢还懒惰的厉害,能躺着是绝对不坐着,能坐着绝对不站着!此刻躺在地上打滚,要是披张虎皮,绝对是第二个阿呆!

慕容狂脑袋发晕,邋遢道士是她唯一一个看不清楚实力的人,这样的高手不是都喜欢装逼吗?怎么这货是阿呆一级别的?喜欢卖萌呢?

忽略那张老脸不看,她也找不到萌点啊!

阿呆迅速的来回了好几次,猎回来的异兽都堆积成山了,而剑灵和渊的比斗还是没有正式开始!

气场的比拼都拼这么久,慕容狂只能说这俩货要是在紫薇大陆早就死的渣渣都不剩了。

紫薇大陆上,双方对决可不会这么没水准的比拼气势!以为是小孩子斗气比谁先眨眼睛呢?

不一会儿喷香的异兽肉烧烤的香味儿四溢,渊猛然间出刀,一道黑影眨眼间闪现,剑灵倒退了一步,而渊却是转身蹭了过来,他可是着急要吃肉的,他可是很清楚慕容狂烤肉的手艺的!

慕容狂白了一眼渊,掌风一挥,直接把一头考好的最大的异兽扫向了剑灵!

剑灵正在懊恼自己连渊一招都接不住,迎面飞来的香味儿和异兽让剑灵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了一阵!

抬眼看到慕容狂安慰的目光,剑灵一手抬着火烫的异兽肉就走了,走的干净利索!

邋遢道士灌了一口酒眯着眼睛说道!

“丫头的道行不浅啊!”邋遢道士早就看出剑灵被打击了,道心不问,慕容狂这一手是在拉剑灵一把!

渊黑着脸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兽腿,瞪了眼慕容狂!

“多此一举,你还真是爱管闲事,以后少管那人的破事情!”渊语气不善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慕容狂乐了,这男人脑子没毛病吧?

“你是我什么人?你管得着我想要做什么吗?”慕容狂凉凉的两句反问,渊顿时没了胃口,把手里的兽腿扔给阿呆自己开始打坐!

邋遢道士捂着嘴巴偷笑,年轻人的世界老汉儿可不参合,而阿呆嫌弃的看了眼渊吃剩下的兽腿,还一爪子巴拉开,踢的远远的,这才继续自己大口的吞咽!

渊的人品有问题,连阿呆都嫌弃!

渊磨牙,虽是闭着眼睛,可是周遭的一切都能感受的到!

慕容狂悠闲的一只又一只的在烧烤,眉目含笑,悠然自得,可是邋遢道士却突然之间捕捉不到慕容狂的痕迹了,明明此女就在他的面前,怎么他愣是觉得那就是一道幻影?

邋遢道士呵呵的笑着,左看看渊,右看看慕容狂!

“臭小子,你板着一张死人脸怎么追姑娘?而且你看上的这姑娘还不是一般人,你这德行等人家姑娘嫁给剑灵了,你就后悔的哭鼻子去吧,到时候可别来找我老人家诉苦!”邋遢道士看似是对渊在说话,那眼珠子却是一直盯着慕容狂看的,慕容狂的气息错乱了,那种“真实的幻觉”消失了,邋遢道士再次看到了活生生的慕容狂在他面前!

这是什么功夫?邋遢道士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匪夷所思的功夫!

慕容狂暗骂邋遢道士打扰她练功,刚才的心境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慕容狂也是从剑灵接了她的烤肉脸上透出一抹淡淡的娇羞红晕而有感而发的,难道下次要进入到刚才的修炼心境还要招惹剑灵脸红不成?

懊恼的起身,狠狠的瞪一眼邋遢道士,带着阿呆进了山谷,而邋遢道士想要追上去却被渊给拦住了!

渊危险的看着面前看不出深浅的老道士呲牙!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谁会嫁给剑灵?你说谁板着一张死人脸?……”

慕容狂渐行渐远,很快就回到了山洞,听不见渊和邋遢道士的对话,而山洞里暴风虎已经能起来行走了,身上的伤口不再出血,看着血肉模糊,可是暴风虎的确是精神了不少!

慕容狂松了口气,和人相处永远都不如和异兽们相处来的自在!

“还是你们好啊,怀着一颗修道之心,单纯的活着,一心只要修炼就好,遇上不知道的好歹的人,只需要量力而为,该教训的教训,教训不了的就逃跑。哪里会像人那般的复杂?人总是勾心斗角的,总是要防着别人算计你,必要时还要去算计别人,我才来这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卷入了一场场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中。”慕容狂躺在地上,看着眼前屁股蹲坐在地上的两只老虎自言自语!

这话是说给她自己的,可是两只老虎却相当喜感的同时点点头,把慕容狂乐的扔给俩老虎一大把的血丹!

阿呆虎眼顿时星光闪烁,主人自言自语能的得到这么多的好处?那么以后主人说话它一定乖乖听着,虽然不太明白意思!

暴风虎没吃过血丹,可是那丹药里的灵气却是让暴风虎虎躯一震,好东西啊,身边的呆子看样子是经常吃?给这呆子吃真是暴殄天物了!

暴风虎一口吞掉血丹,开始趴在地上炼化血丹的药效和灵气,而被暴风虎称之为呆子的黄金虎却是孩子一般淘气的凑到慕容狂身边蹭啊蹭的,那模样活像一个得到糖果开怀不已的小孩子!

慕容狂笑笑,闭眼准备休息,可是山洞门口却传来一道讨厌的声音!

“丫头,你刚才给这俩畜生的是什么东西?能给我老人家看一看吗?”邋遢道士居然轻松的就进来了?阿呆低吼一声,有些懊恼的看向慕容狂,山谷的禁止可是黄金虎祖祖辈辈一层层下的,怎么就被这死老头进来了?

慕容狂抽动嘴角,早就知道这邋遢道士不简单了!

“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给你看?”慕容狂毫不客气的反驳,还拒绝邋遢道士的提议!

邋遢道士急了,这丫头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原地转了三个圈,邋遢道士伸手一拍额头,开怀的说道!

“丫头,以后我免费保护你可好?你那丹药就给我看看呗?”邋遢道士语出惊人,慕容狂再也不能淡定的躺着休息了,做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很没有形象的邋遢道士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