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11章 交易中的交易

“笑话!我慕容狂需要你的保护吗?”慕容狂冷哼哼地从齿缝中挤出,但是一双锐利锋芒的眸子却紧锁着邋遢道士,“我要休息了。”

言下之意,他可以滚了。

邋遢道士悻悻然地瑟缩了一下脑袋,想他纵横天地间,打交道的人也是不计其数,但还从来一个人有慕容狂这么难以搞定的。

不过他邋遢道士也已是一个怪脾气的人,倔驴性格,打着不走,牵着倒退!

“别介啊!”邋遢道士决定改变策略,“刚刚是我这个老人家说错话了,你非常厉害,根本就不需要我的保护。我……”

邋遢道士一边说,一边暗暗运用念力,刚刚慕容狂给暴风虎吃下了血丹,药香残留在空气中,再加上此时暴风虎又在竭尽全力消化运行血丹的力量。所以,邋遢道士立马借力打力,将血丹的药香最大化的飘散在空气之中!

顿时,百兽骚动,危机四伏,地动山摇。

山洞里,石头如冰雹般滚落下来,伴随着细细尘沙,让慕容狂根本无法休息。

恼怒不已,慕容狂霍然坐起身,怒气腾腾瞪着邋遢老头。

这个糟老头还真是卑鄙!

不过邋遢老头像是全然没有感受到慕容狂的瞪视一样,坐在地上,掏出腰间的葫芦酒壶,悠闲自在的品尝着醇香美酒。而那一双微微眯起的漆眸却涌动着狡黠的算计之色。

眼前这个小丫头处处透着神秘诡异,让他一点儿都看不透,这还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再加上她刚才用来喂食暴风虎的血丹,那是传说中的百兽灵药,即使是落拓大陆上的绿段炼药师也未必能够炼出来。仅凭这一点,他也必须无所不用其极的留在慕容狂身边。!”

而他的这一份心思慕容狂显然是看出来了的。

挑眉,慕容狂冷冷的睨视他,“你就这么想要成为我的随从?”

“不!”邋遢道士收起葫芦,抹了一把嘴巴说道:“我只是想看一眼你刚才给暴风虎吃的是什么!”

好一个狡猾的老头。

慕容狂脸色一凝,这邋遢道士一方面将百兽引来威胁她,逼她就范;另一反面他又趁机重新和她谈判,重新树立起自己的形象。

他的确其貌不扬,言行粗鄙,但却绝对不是一个她慕容狂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普通随从。

一下子,两人之间便形成了一种拉锯赛,气氛硝烟弥漫,一触即发。

须臾,慕容狂勾唇一笑,开口道:“既然你这么的想看,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慕容狂在邋遢道士的注视之下,将一粒血丹在掌心拧为粉末,然后用内力将血丹末漫入空气之中。

一刹那,原本就骚动暴乱的百兽群更加的狂暴了,就犹如十万大军,奔腾不息,卷尘踏土飞奔而来。

这一下,邋遢道士手中的葫芦酒壶“嘭”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脸色青一下紫一下,邋遢道士嘴角扯动,一脸不敢置信微微颤声道:“你该不会是想……”

慕容狂回一邋遢道士一抹绝美倾城的笑意,用着一种甜甜而认真不已的声音回答说:“没错,我就是那么想的,凭你一己之力去把那些躁动的百兽给解决了。”

果然腹黑!

听完慕容狂的话,邋遢道士脸黑一大片,心中哀嚎不已。

完蛋了!

这一次,他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过,他邋遢道士可不是会那么容易被制服的。

“丫头,你可要说到做到,不要懵我这个糟老头。”邋遢道士拨弄着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放心。”慕容狂双手环胸,一脸坚决的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只要你能够顺顺利利的将这一群不安的百兽给制服了,我就依你所言,把刚才喂暴风虎吃的丹药给你看。”

“成交!”听到慕容狂的保证之后,邋遢道士便一刻也不停留的去制服那群躁动的百兽。

而暗中慕容狂也也拿出白骨棒,将里面的百兽给召唤苏醒,利用那些野兽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烈兽性去激发山林中的百兽!

她要趁机测试一下,看一看那个邋遢道士的道行究竟有多厉害。

于是,一场无形而气势磅礴的较量就这么展开了。

不一会儿,费尽心思和百兽作战的邋遢道士便有些吃不消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此时此刻这些野兽都被撩拨了,情绪激动,兽血沸腾。再加上一直在一旁煽风点火的慕容狂,邋遢道士想要彻底震慑住这些百兽虽然也不是没有可能性,但所耗费的时间太长了。

“臭老头,你搞什么鬼?”

说来也巧,这个时候魔道渊出现在了邋遢道士面前。本来他是要去找慕容狂,看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也十分的想要和她多相处下去。

却不想这个时候整个山林百兽嘶吼齐鸣,地动山摇,滚滚黄沙更是沸腾而起。

这让渊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便来瞧个究竟,却不想竟看到邋遢道士在和群兽战斗。

“是你!”

一看到魔道渊,邋遢道士顿时整个人都兴奋了。

这还真的是天助他也!

渊的本事儿他邋遢道士可是见识过了的,只要他能够出手帮他摆平这些群兽,那么他和慕容狂之间的那个赌约交易就算是完成了!

“小子,别说我这个糟老头不给你机会。今天只要你帮我把这一群该死的野兽摆平了,那么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豁出去我这一条老命,我也一定帮你把慕容狂那丫头给追到手!”

邋遢道士毕竟盐吃的比渊多,所以对于渊心底的那点儿心思,他可谓是了若指掌。

然而,魔道渊被邋遢道士这么赤果果的戳穿了心思,顿时尴尬不已,本能地想要大声反驳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才不喜欢……”

“小子,话说七分满,不要到时候只能够打落牙齿和血吞,眼睁睁的看着狂丫头和剑灵两个人双宿双飞。”邋遢道士硬生生打断魔道渊信誓旦旦的话语,撇着嘴角说道。

顿时,魔道渊整个人沉默住,思绪百转千回。

仔细想来邋遢道士所说的那一番话还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之前,剑灵看到慕容狂的时候脸红了,而慕容狂那时候的表情和神态也变得怪怪的,丝毫都不像和他在一起时的模样。

难道剑灵和慕容狂两个人之间……不!绝对不行!

一想到那两个人可能会搅合在一起,魔道渊就立马感觉浑身不自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揪住他的心脏一样。

于是乎,魔道渊没有多想便立马二话不说的加入了邋遢道士征服百兽的战斗之中。这一下,原本还占据上风的慕容狂一下子处于了一种劣势状态。

“该死!”

慕容狂烦躁的怒骂了一声,然后重新将白骨棒中的百兽之魂给收服住。

“臭渊,你竟然破坏了我的好事儿,从现在开始,我跟你势不两立!”慕容狂咬牙切齿的发誓道。

这让远在百兽战斗场的魔道渊立马感受到了一股寒凉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

奇怪?

他为什么会突然会有一种如此不安的感觉呢?

“还发什么愣,现在既然百兽都被我们给制服了,那就不要再瞎耽搁功夫,赶快去见你的心上人吧,不然煮熟的鸭子就飞了。”一口气说完这一段话,邋遢道士立马又摘下腰间的葫芦酒壶仰头长饮了一口。

慕容狂那丫头真是丝毫都不简单!

在百里之外竟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操控百兽,在整个落拓大路上,能够有这份儿能耐的人还真不找不出来的几个,尤其她现在还只是一个黄毛丫头。所以,这一刻邋遢道士毫不怀疑的坚信,假以时日慕容狂一定会成为这片大陆上一个最厉害的角色。

所以,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他必须将她了解透彻!

渊将长剑收好,一双漆眸在邋遢道士的身上犹疑打量着。

“你知道她在哪里?”渊的声音透着一丝意外。

“当然。我可是无所不知的邋遢道士。”邋遢道士抚弄着胡子,一脸骄傲自信的说:“你放心好了,你和狂丫头之间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等你如愿以偿和她结为夫妻的那一天,多请我喝几杯喜酒就行了。”

说话间,邋遢道士还伸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魔道渊的胸口,一副让他把心放在肚子里的模样。

魔道渊垂眸,目光幽邃的看了一眼刚刚被邋遢道士打了一下的胸口。

虽然这个邋遢道士浑身上下都表现得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但是他却明显的从他的骨子里感受到一股阴谋之气。

他真的是出于真心要帮他吗?还是说他此时正在盘算着什么阴谋?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在他寻求他帮助的同时,他自己也应该多一个心眼儿!

就这样魔道渊和邋遢道士各怀心思来到了慕容狂所在的山洞。

此时,慕容狂正在烹饪美味佳肴。

“哇,好香啊!”一闻到这股浓郁飘散在空气中的香味,邋遢道士就感觉自己肚子里的馋虫在大闹他的五脏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