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12章 豹子兽

“香味?什么香味啊?”渊不解的看着邋遢道士.这老头没事吧,哪里有什么香味啊?

邋遢道士两手一摆动:“你的鼻子哪里有我的厉害啊,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看看那丫头做是什么。”邋遢道士一说完,脚底抹油的溜走了。

慕容狂?

渊的眼前一亮,隐隐约约的闻到了空气中扑鼻而来的味道,心里痒痒:“有好吃的东西不等等我,想吃独食,想得美。”

渊不作耽搁,连忙追上去。

山洞里。

阿呆和小风围绕着慕容狂的身边,看着架在火上烤的美味馋涎欲滴。

“看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今天还没有吃够啊?”慕容狂说笑道,圆目弯起来,就像是天上的弯月一样。

“吼。”阿呆不满的低声叫吼了一声,宣泄自己的不满,那点东西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好不好。

“好了好了。”慕容狂反手摸着阿呆毛茸茸的脑袋安慰道:“呆会儿把最好的肉给你好了,真是一个吃货。”

趴在一边的小风眨了眨自己的眼皮,赞同的点头。但是那股香味真的是太香了。

慕容狂翻滚着自己的手里的烤肉,白骨棒在火光中闪着弱弱的白色光芒。映衬在慕容狂白皙的脸蛋上。

白骨棒上的肉已经呈现金黄色的光泽,熟透了香味,包裹着浓浓的药香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慕容狂伸出自己的手,用力扯下两大块肥美的肉,一块给阿呆。

阿呆抱起来就开始啃是起来,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让慕容狂忍不住开怀大笑。

慕容狂刚将另一块肉扔到小风的时候,就看见一道青光闪过,一掠而过,将那一块美味抢夺过去。

“是谁?”慕容狂眼角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好熟悉的味道,是他!

慕容狂转身果然看见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邋遢的老头,手里拿着从小风眼里抢过去的食物。撕拉一口就咬了上去,一脸满足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扁。

那个该死的老头,居然敢抢它的东西,太多分了,小风从地上站起来,凶狠的看着邋遢道士一跃而起,亮出自己的宽大的脚掌,一掌拍上去,叫你抢我的东西。

邋遢道士也不急,身子如一道疾风闪过,消失在小风的面前,站在了慕容狂的身后五米远的地方。

慕容狂将串着烤肉的棒子往地上一拄,单手叉腰,不悦的皱起自己的眉梢:“我说老头,你还有没有下线啊,居然抢动物的东西吃。”

“这么好的东西给畜生出,那简直就是暴遣天物,我说丫头啊,再给我一点。”邋遢道士边吃边喊道,丝毫不将小风那一触即发的怒火看在眼里。

“想得美。”慕容狂难得和邋遢道士计较,将自己的视线收回来,走到小风的面前,从烤肉上撕下一大块肉放到小风的面前:“吃吧。”

“哼哼。”小风不悦的低声哼了两声,张口将慕容狂手里的烤肉叼着走到一边。

慕容狂席地而坐,拿出一把匕首,刷刷的几下,在一整块肉山削下十几片,大小一致,薄厚一样的肉片,拿出从外面摘回来的白仙草,卷裹在一起,咬下去,那鲜美的味道很快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咕咚一声,邋遢道士艰难的咽了咽自己的喉咙,将自己的手里最后的一小撮肉塞进嘴里,眼睛发亮,咻的一声凑到慕容狂的身边。希翼的目光看着慕容狂,两只轱辘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那美味的烤肉上一样。

慕容狂拿起第二块的时候,看见邋遢道士那样,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跟阿呆一样。”看见吃的就挪不开腿了?太没出息了。慕容狂滴溜溜的转动着自己的眼睛,狡猾的光芒一闪而逝。

邋遢道士是看得心里一阵寒意四起,怎么闻到有阴谋的味道?邋遢道士咽了咽口水,又受不了美食的诱惑,一咬牙一狠心,一溜顺口的话说出来:“我都是你的随从了,你还想怎么着啊,赶紧给我吧。”说着就伸手去抢吃的。

一阵疾风刮起,慕容狂一个不留神。自己的手里的食物就不见了。定眼一看,尼玛,这渊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啊,太可恶了。敢抢她慕容狂的东西,不想活了是不是。

慕容狂站起来,抄起自己的白骨棒就往渊地方身上招呼而去,寒风四起,杂草横飞。

渊暗道不好,慕容狂可不是开玩笑了,身子瞬息万变,赶紧躲开,自己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美味,怎么能便宜了别人,张开嘴,也不计较什么做派了,狼吞虎咽吃起来。

慕容狂伸手敏捷的一动,手里的白骨棒以闪电的速度砰的一声打在渊的脑袋上:“我叫你吃,我叫你吃。”

“小子,有好东西就应该分享,你不要吃独食啊。”邋遢道士叫嚷道,伸出自己黑乎乎的爪子就去抢。

渊被慕容狂打得无法,只好躲闪,就是死活不将自己手里的烤肉扔掉。

三个人在山洞里不断的追赶,谁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不甘示弱的比试较量起来,拳脚相加,灵力交锋。

阿呆靠在了小风的身边,用自己的脑袋讨好的蹭着小风的脑袋,看着那三个人打得不可开交。

轰隆隆,一时间地动山摇,雷鸣不断。

慕容狂止住自己的脚步,停下来,耳听八方。眉心一动,眼前的两个人还在跑,慕容狂大喊一声:“不要闹了,有情况,我们去看看。”

慕容狂的话一落,阿呆立马就一个纵身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慕容狂的身边,摇着自己的尾巴。慕容狂翻身坐在阿呆的后背上,白骨棒拍在阿呆的屁股上,极快的从山洞里走奔驰出去。

“什么情况?”渊狐疑的问道。

“不知道。”邋遢道士伸出自己的手,将渊手里的烤肉一下就夺过去,满足的咬了一口。

渊咬紧自己的牙关,愤怒的瞪着邋遢道士:“那是我的.”外面的躁动声并没有停下来,紧蹙剑眉:“不行,我得去看看。”

“走走,老头子我和你去看看。”邋遢道士伸出自己还满是油渍的手一掌拍在渊的手臂上。

渊一脸黑线,深吸了一口气也跟了出去。

慕容狂出来,才发现,外面的半边天都是紫色的,其它的颜色并不怎么显眼,但是也不容小觑。只不过在慕容狂的眼里还算不上什么厉害的角色。

“居然我的地盘上动武,看爷怎么收拾你们。”慕容狂气汹汹的说道。

阿呆低吼了一声,整个山谷都是他的回声。

慕容狂不高兴的一巴掌拍在阿呆的脑袋上:“死阿呆,这里迟早都是我的领地。”居然小看她,哼哼。

阿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乖乖地的闭上的自己的嘴巴。

慕容狂很快就来到山顶,看着那些个脸色惨白,节节败退惊慌失措的人,再看到旁边,居然看见了熟悉的人。

阿呆载着慕容狂走到剑灵的旁边,慕容狂抬起自己的眼帘,凝神之余,凌厉的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吵着她了。不可饶恕.

“你怎么来了?”剑灵看见慕容狂有些激动的问道,想到之前的事情,他的脸上染上一层诡异的蜜色。

“那么大的动静,我又不是聋子。”慕容狂翻了一个大白眼说道。目光落到半空中的紫色云雾上面,眼睛一动,扬起自己的手掌,甩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哗啦一声将半空中那紫色云雾辟出一道口子。

刹那间,从那道口子里泻出一道金色的光芒。万千冰刀从天空上飞过来,刀刀致命。

下面的人四处逃窜,拼命地抵挡,惨叫声连连不绝,就连剑灵也不能幸免。

慕容狂坐在是阿呆的身上,凝视着那些懦弱无能的人,嘴角上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邋遢道士很快也赶来了,看见这满天的冰刀,目光一冷,几步腾云梯步,奔到慕容狂的面前,笑呵呵的问道:“丫头,这是你的杰作吧?”那紫云灵力浑厚,再加上有魔功相助,布下了雷泽结境,那是一般的让人能打破的吗?

“切,是那些人太不自量力了,我只是稍微的……”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冰刀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朝他们飞奔而来,看不清体型,那是?

“稍微什么?”邋遢道士询问道:“怎么说话,说道一半就不说了啊?”

慕容狂正在看那是什么东西,但是邋遢道士却一直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唠叨,不耐烦的一巴掌将邋遢道士拍飞。继续看着前方,对方好像的灵力好像很高,自己居然看不透它的真身。

哼,慕容狂愤恨的拿起自己的白骨棒,身子一动,和阿呆一起朝前面飞奔而去。左右开弓,在自己的周围结下保护咒,白色的光芒呈现一个圆形,冰刀一碰到上面就瞬间化作白色的晶状粉末,消失不见。

“不管你是什么,都给我现出原形来。”慕容狂不悦的说道,手里的白骨棒砰的一下打出去,那无形的东西见势,迅速躲避开去,哪里想到慕容狂的速度之快,灵力强大,还是不可避免的打中。

噼里啪啦的响了一阵之后,密集的冰刀消失不见,天空一望无垠,白云漂浮,紫色的云雾,荡然无存。

慕容狂得意的看着前方怒目圆睁的魔兽,伸手擦着自己的鼻子,不屑的说道:“原来是一只豹子兽啊,还是成型的,靠着金蓑缕就敢在本爷的面前撒野,你还嫩了一点。”

豹子兽怒目圆睁的看着前面一声野味狂傲十足的慕容狂,发出狂躁的怒吼声。金蓑缕五百年难遇,得之不易,却被那个女人毁成碎片。自己也险些被打成重伤。

慕容狂摸着自己的下巴。注意打到了豹子兽的身上。这只豹子兽显然已经是达到成熟期了,看那白色的皮,上面的褐色的斑点闪着黯淡的光芒,达到这般修炼的魔兽,早就刀枪不入,比起阿呆略逊了一点。不过还是凑合。

邋遢道士见到慕容狂那算计的目光,看着豹子兽,不知道这慕容狂要怎么收拾它:“你看着它做什么?”难道要收归麾下?

“那身毛皮极好,正好做一件衣服。”慕容狂笑嘻嘻的说道。带着侵略性的目光落道豹子兽庞大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