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2章 袭胸

慕容狂虽然重伤,可是在感觉到危险的时刻还是提起了体内的灵气,召唤出了灵兽——饕餮!

饕餮脑袋狰狞,两边附有一对肉翅膀,形如耳朵。在渊看来,这都是神话传说中的凶兽,这个女人是怎么变出来的?

渊知道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是能把周身的灵气实质化,凝聚成以种种的凶兽,这凶兽的等级越高,就代表攻击力越强,而饕餮在这里可是九种最强的凶兽之一!更何况渊知道这次的饕餮不是灵气凝聚而成的,那蛮荒的气息,那凶残的气息,一切都表明这头饕餮是活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它是怎么出现的?”渊有些被吓住了,不是被这攻击手段,而是被这活着的饕餮!

慕容狂心口剧痛,带伤上阵果然是伤上加伤了!

“让我离开这里,或者我现在就让我的灵兽杀了你!不过就是麻烦一些罢了!”慕容狂不想再废话,现在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才行,她撑不了多久了!

看着面前站着的巨大的饕餮的身形,慕容狂心中一阵得意,受了一身伤,还穿越了位面,都是为了手里的白骨棒,这可是蛮族的圣器,

传闻这白骨棒里封印了很多神兽,只要你有足够的灵力去召唤,它们就会成为你衷心的战友, 你的部下,为你战斗,为你守护!

而慕容狂现在也只能放出一头饕餮来!

就这头饕餮也能吓住没见过活着的饕餮的渊了!

“它是你养的?”渊觉得自己的声音太过的小心翼翼了,这传说中的东西,头次见活物,也不怪渊如此的惊讶不是?

慕容狂锋利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渊的身影,准备最强一击,而饕餮猩红的双目却是不屑的看着渊,渺小的人类还需要它亲自动手?

饕餮不屑了喷了个响鼻,虽是凶兽可是却有着不亚于人的智慧!

慕容狂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个白骨棒了,当初和那个牛鼻子老道一起作战,可是那老家伙却没能活下来,而这白骨棒就落在了她的手中了。

白骨棒是蛮族的圣器,要蛮族的血脉才能使用,那些道家门派,武道世家还有那些魔修和妖修们知道这个实情也不知道会不会郁闷的吐血,毕竟为了这根白骨棒,整个紫薇大陆的集团实力算是大清洗了!

捏紧了得来不易的白骨棒,慕容狂满眼是肃杀的决绝!

渊心头剧跳,好一个犀利又果断的女人!居然真要杀了他不成?

渊展演一笑,那漫天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饕餮再如何凶猛,也不过是一只兽,他难道真会惧怕于一只巨兽?想杀他,尽管来!

“杀了他!”慕容狂看着渊眼底的跃跃欲试,也不由有兴趣起来,她到是想看看,这男人斗不斗得过这饕餮。

饕餮听令,仰天长啸一声,面色狰狞,獠牙尽露,牠猩红的双目满是兴奋嗜血之意,脚下一蹬,就朝着渊扑去。

那一霎,狂风大作,灌满了渊黑色的长袍,他面色沉着,手中拧起了一团黑色魔气。

饕餮一奔跑,地面似乎都摇动起来,可那男人,却有这一股子睥睨天下之姿,丝毫不惧!

眼看饕餮一脚就要将渊踩扁,慕容狂屏息,那男人,若是就这么死了,似乎有些可惜……

渊傲然的身子突然消失,快若鬼魅,再现身时,他一纵身一跃,跃至饕餮头顶,手中一团黑色魔气,就袭向了饕餮的左眼!

饕餮被魔气袭中,左眼瞬间流出浓黑色的腥臭血液来,牠震怒,发了狂,将头顶上的渊狠狠甩开,那力道带着千钧之力!

饕餮一只眼睛受了伤,开始发狂,一双兽眼越发猩红,牠长啸一声,震得整个山谷似乎都在震动。

渊心下暗暗一沉,好一个猛兽,委实不简单!

见饕餮发狂欲再要攻击,慕容狂冷喝一声,“够了!”

闻言,渊撤掉了手里的魔气,他本未打算停下,不过慕容狂已经开口,那就无须跟这只饕餮继续硬碰硬了。

在渊撤了魔气之后,饕餮也消失了,慕容狂不知道的是饕餮回到白骨棒中那不忿的样子,牠堂堂饕餮竟被一个小小的人类伤了,这个仇还不能报!气煞牠也!

慕容狂的脸色更加的透明了!

“接着!”渊扔过去一个黑玉瓶子,里面是疗伤的丹药!

“这是小还丹,你的伤再不用丹药疗伤,只怕你的修为都要被废掉了,怎么样?我们做笔生意?”渊温和的笑,只是常年只会冷笑的脸,做出来温和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难受!

慕容狂并没有直接接着那玉瓶子,素白的玉手横在面前,气流凝聚成一道屏障,接住了玉瓶子冷冷的看着脸部抽筋儿的渊!

“什么生意?”慕容狂也不废话,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了,修炼了十几年,她才不愿意就这般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我为你护法疗伤,而等你伤好了之后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能养着饕餮这样的神兽!”渊满眼的火热,对于征服慕容狂这样的胭脂马来说,渊更喜欢的是能驯养饕餮这样的神兽!

慕容狂冷然一笑!

“你会把你祖传的功法交给我吗?我是驭兽师,驭兽是我的保命手段,我交给你算怎么回事?再说你已然修炼魔道,这驭兽之道你就是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也不可能修炼,因为这是我们蛮族血脉才能修炼的!”慕容狂所说都是实话,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有驭兽师,可是她却知道就是面前的渊知道了修炼的方式也别想修炼!

紫薇大陆上,驭兽师是冷门修炼方式,不是因为不好修炼或者是攻击力不强,而是因为这门功法它需要的是蛮族血脉才能修炼!

渊有些可惜,可是也没想过为了收服饕餮而要废掉自己的功法,更何况面前的慕容狂也说了,他不是蛮族血脉是不能修炼的!

可惜了,要是真的能养一头饕餮,他该是何等快哉?

“那换一个条件,你给我说说紫薇大陆的事情,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土著?”渊对于慕容狂叫他土著是很在意的,他不说是上知三界天文下知三界地理,可是也算是在落拓大陆上博古通今了,居然被一个女人看不起?这算怎么回事?

而且渊知道慕容狂不是落拓大陆的人,对于慕容狂的来历,他好奇,也必须要了解个透彻才行!

慕容狂勾起嘴角,一抹甜美的笑容荡起!

“好,等我伤势好了,就好好给你这个土著讲讲我紫薇大陆的事情,也告诉你关于宇宙中位面的事情,我可以先透露一些,这茫茫宇宙中,紫薇大陆和你所在的这个地方都是一小方世界,宇宙何其之大?别以为你们这里就是唯一有人的地方,宇宙中有人的大陆多了去了!现在告诉我,哪里安全?”慕容狂心跳越跳越缓慢了,刚才的一瞬间好似都要停止心跳了!

渊看慕容狂的脸色也知道慕容狂坚持不了多久了,张口说道!

“这里不会有人来,因为不敢,所以你还是在刚才的圣池疗伤是最好的!”渊自信的说道!

慕容狂挑眉不屑!

“那你怎么在这里?你能在这里,别人就不能在这里了?”慕容狂反唇相讥,却还是一手抓住了黑玉瓶子,倒出来一颗小还丹吃尽了嘴里,随后跳进了上清池中!

这一打坐就是三天三夜!

慕容狂在跳进上清池前可是随意的把兽皮包和白骨棒扔给了渊,这大方的举动倒是让渊不敢轻举妄动了!

渊一直就对慕容狂的白骨棒很是好奇,可是真到了自己的手中之后,渊反而是闭起了眼睛,不去探究了,慕容狂放心他,而他自己也必须要对得起这份放心才是!

慕容狂睁开双眼的刹那,坐在天仙石蒲团上打坐的渊也察觉慕容狂的举动,睁开了双眼,而怀里的兽皮包和白骨棒,渊鼓动起魔力送到了跳出上清池,还悬浮在半空中慕容狂的面前!

“好兄弟,你倒是个心胸磊落了,交个朋友如何?”慕容狂在兽皮包和白骨棒上下了禁制,不可能制住渊的查看,可是去却能让她知道渊是不是翻动了她的东西!

对于光明磊落的人,慕容狂向来喜欢,就像是和她一起逃生的那个牛鼻子老道就颇和她脾性,可惜了,要是那老道还活着,慕容狂是一定要和他作对忘年之交的!

渊眯眼看着脸色还是苍白,可是精神很是不错的慕容狂,嘴角抽抽!

一个女人叫他兄弟?这感觉怎么那么诡异?这要是个男人,就这份豪放劲儿他渊也会结交一番,可是这是女人,还是个让他看一眼都能冲动的女人,他现在听到这话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她压在身下……

那如玉一般的柔软身子,他眼馋好几天了!

慕容狂对于渊看向自己赤裸裸的眼神不怒反笑!

“哈哈,有意思,你这个土著倒是胸怀坦荡,想什么都不做作,我喜欢,我最不喜欢那种虚假的人了!你等我先去打些猎物回来,我请你吃好吃的!”慕容狂说着就落地了,瞬间奔跑在丛林间,那敏捷的身手,那洒脱的背影,那柔中带刚的气息,让渊着迷!

“有意思,公子我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又性格的女人,能力不凡,实力强大,身份又神秘,气场彪悍,性格浪荡,言行又别样豪放!美,真美!”渊品头论足一番,悠闲的仰躺在天仙石蒲团上,闭目养神!

没有偷看慕容狂的白骨棒和兽皮包或许是最明智的决定!

慕容狂在曼陀山四处逛着,寻着她要的食物。

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伴随着粗狂的喘息声,慕容狂立刻转身,一只约四米高的黑熊猛然从树丛冒了出来。

“好东西!”慕容狂挑眉一笑,眼底带着兴奋,没想到还有紫薇大陆上有的黑熊。

那黑熊足足有两三个人高,牠墨绿的熊眼在看到慕容狂时,露出看到猎物的兴奋感,牠许久没有迟到人肉了,今日终于有人肉可以吃,且这猎物看起来十分美味。

黑熊兴奋的拍着胸膛,龇牙咧嘴的长啸一声,腥臭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滴在一旁的树枝上,树枝立刻干枯萎黄,牠步步走近慕容狂,越发兴奋。

慕容狂对这比她高出两米有余的黑熊精没有半点畏惧,神采飞扬的一勾唇,踏着一旁的树枝飞跃而上,身手利落的站在树枝分叉上,与黑熊平视。

“今天遇上我,只能算你运气不好了……”慕容狂朝着黑熊挑衅一扬眉,神色狂妄,惹得那黑熊精十分恼怒,一双兽眼怒瞪着慕容狂,立刻就飞扑过去。

慕容狂勾唇一笑,腰身一弯,纵身一跃,如同一头捷豹,一掌击向黑熊的胸口,那掌力之劲,竟生生的震碎了黑熊精的心脉!

那黑熊断气之前,还睁圆了兽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么一个柔弱的人类女子,牠到死都不相信,牠竟死在一个人类的一掌之下……

慕容狂很是淡定的看着那黑熊断气,然后拉起那黑熊的手,拖着牠便继续走,这只黑熊还不够,她还得找找别的东西去。

渊闭目眼神着,不时睁开眼睛看那慕容狂何时会回来,那女人何以去了小半个时辰了都还未回?他淡淡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闭目眼神。

不多一会儿,轰轰轰的几声闷响,渊睁开了美目,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几头巨兽!

一头黑熊高一丈有余,这至少修炼了百年了黑熊精!再有个一两百年的都能化形了,却被一击碎了心脏成为了食物?

在看黑熊的下面是一条百米长的五彩花斑蟒,虽然不是精怪,可是却是这曼陀山出了名的凶兽——狂蟒!战斗力非可一般,就是他去抓也要费不少劲儿,这女人居然也是一击掏了狂蟒的蛇胆?

而在最下面的则是一颗巨大的花,曼陀山的另一霸主——曼陀蛇花,说是植物,可是这曼陀蛇花的花蕊却是一条条有血肉的毒蛇,只是不能脱离花朵而已,而说是动物吧,却偏偏其他部位都是植物。这个能吃?

渊皱眉看着地上堆积成山的三个猎物!

“兄弟,这三样可是好东西,我手艺还不错,你今天有口福了!”慕容狂没想到这里也有她熟悉的食材?可是开心坏了!

要是渊知道这些在落拓大陆上最凶残的东西都只是慕容狂心中的食材?不知道心里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