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3章 调戏

白骨棒随意的扔在了地上,慕容狂兴致高昂的跳进了上清池,渊抽动嘴角,这烧烤前还带泡澡的?这个女人做事情可真够颠三倒四的!

不一会儿慕容狂就跳出了上清池,黑着脸,不屑的看着渊说道!

“这池底连泥巴都没有?还称之为圣池?”这明显的不忿和不屑,渊知道慕容狂这说的是他们落拓大陆,看不起的也是整个落拓大陆!

奶奶的,渊从不知道某天还会像今天这样,被一个外来户给鄙视成现在这个样子!心口闷疼一片!

“你要什么泥巴?做什么用的?”渊不能让这个女人继续的鄙视落拓大陆了,他虽然还不知道慕容狂嘴巴里所说的位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也不能成为被鄙视的原因!

慕容狂当初的“土著”两个字可是狠狠的刻进了渊的心头!

慕容狂嚣张的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渊的脸色更黑了,这口哨吹的,比他还溜,他怎么就听着那么的不舒坦呢?

好似他被这女人给调戏了一般!

“没毒,有浓郁泥土香味的……”慕容狂说到一半住口了,看了看渊,在心底怒骂自己白痴,这可是个土著,哪里知道美食的真谛?一会儿解释起来还不累死她?想要吃口香泥焖肉,看来是要下次了,罢了,反正有烧烤也不错,这几头凶兽体内灵气还很不错,吃完了在修炼一晚上,这内伤也会稳定下来了,想要治好,还需要不短的时间呢!

“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哼,还是等着张嘴吃就好!”这话说的,渊的脸色更加的黑沉了,好似他渊就是个最会张嘴巴等着吃的吃货?

渊转身就走了!慕容狂眼角瞄了一眼渊就不在理他了,自顾自的燃起了火堆,先把自己需要的木材给烘干了,用灵力其实更爽更快,可是现在不敢在调动体内的灵力了,只能是用最原始的办法了,说起来,慕容狂但凡有时间都是用这种平凡人普通人用的办法慢慢的烹制食物,这吃起来的味道和用灵气道火烧制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概念!

办法用对了,都不会损伤食材内的灵气被人体所吸收,可是这平凡的做法却多了几丝属于人生的味道,修炼的时间一长,就会发觉自己脱离了那个繁华的大千红尘,而她慕容狂向来都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即使只有短暂的几十年的寿命,会生老病死,她也喜欢,修炼者的世界太过的残酷,她累了也倦了,这么多年来,反而刚穿越来这个世界才感受到了这么一丝丝的平静,这话说出来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可是她慕容狂就是这样想的!

穿好了兽肉,把果子捏碎了带着果肉和汁水一起淋在了兽肉上,还有很多慕容狂打猎时带回来的一些草药,都被她弄碎了涂抹在了兽肉上,最不可缺少的是蜂蜜。

渊回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从没闻到的香气,有烤肉的香味,有水果的甜香,有蜂蜜的鲜甜,还有草药的草木香气,这还是烧烤吗?

在看那火架子上的肉串,乌漆嘛黑的,能下得了口吗?

渊狠狠的打了个哆嗦,到底谁才是土著?原始人烧烤都比这个像样吧!

渊,不否认那香气很引诱他,可是他平日了一旦要吃东西,都是要色香味俱全的,现在这个,味道再诱人,他也不敢吃,还好,他有先见之明!

看了看自己打来了的几只野鸡,还有一些小兽,渊在旁边架起了火堆,得,这也是个挑剔的主!不用灵气和道火,就是凡人用的火堆在烧烤!

慕容狂不正看,可是也清楚的看着渊那麻溜的动作。当渊把整只鸡包在了荷叶里,又裹上了一层泥巴之后,慕容狂开腔了!

“你居然会做焖肉?”慕容狂的焖肉两个字把渊给逗乐了,果然这妞儿才是土著啊!“焖肉”,在一些古籍里记载中有,都是原始人的说法!

慕容狂看出来渊的笑容是不屑之后,冷哼一声,把其他串好的兽肉放上架子,把烤好的给拿了下来,随手拿起一串,抬手一震,外面那层黑炭物质纷纷掉落,而里面却是粉艳艳的兽肉,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再加上那烤兽肉上流光溢彩的,就是丹药都不见得有这样的灵气不是?

渊,顿时发觉自己小看了慕容狂了,光是这一手烧烤之术,在修炼界就能站得一席之位了!

渊清楚的知道那串兽肉的灵气绝对不小于一颗顶级丹药!

这个女人的做饭的手艺堪比炼丹术!

慕容狂的吃相一如既往的彪悍,大口吃肉,要是再来一坛子酒,绝对是要大口喝酒的,可是慕容狂这会儿却喝的是兽血!

腥味都去掉了,那鲜红的血液色泽凄然,却比最醇厚的美酒还要吸引渊!

慕容狂呼啦一顿猛吃,一直到把一只巨兽吃完了才算是放慢了速度!

把一些草药涂抹到了那只巨兽的骨头上,然后把骨头也扔进了火堆里去烧,这时候才慢慢悠悠的处理其他的几头凶兽!

看着架势,这慕容狂是还要吃!

渊吞咽了口口水,他经常都辟谷的,就是偶尔兴致来了才吃些凡尘的食物,不是不爱吃,而是吃了还要炼化因为吃而带进身体里的杂质,所以渊嫌麻烦,其他的修炼者只要能辟谷了都不会再吃东西了!

可是今天渊才知道,他们比难民还不如啊,美食对于他们修炼不该是负担和麻烦,而该是修炼的一道途径啊!

慕容狂一直开吃,同时也看到了渊所做的食物,卖相不错,味道也香,可是却完全的损失掉了那些肉里面的灵气!真正的暴敛天物啊,这个落拓大陆的人还真是落后啊,难道连最简单的吃都不会?

不怪慕容狂看不起,渊现在对比一番自己都看不起落拓大陆的饮食业了!

“给你!”慕容狂还记得起先这人给她护法的恩情呢,再说了,这一世她要逍遥自在的活着,可不想再处处的去结缘了!

渊诧异的看着手里的兽肉,利索的抬手震掉了黑炭,大口的撕咬起来,这味道,给个神仙都不换啊!

渊是一吃不可收拾,慕容狂也只是微笑的在烧烤,不多说话,在把最后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之后,渊看到慕容狂把那一根根黑炭一般的骨头棒子都拣出 来了,然后震开吃掉里面的骨髓,这骨髓里的灵气比刚才的兽肉里的还要磅礴!

慕容狂吃了几根就不动了,她体内的伤势已经压制不住了,她可惜的看了眼那些骨头,随后打坐调理伤势,这一次有了这些兽肉的灵气补充,她势必要把伤势暂缓起来!

而渊却是敞开了肚皮,吃的不亦乐乎,体内的灵气更是翻滚不熄,这可比打坐修炼起来要快多了,而且还能满足口腹之欲,妙哉,妙哉啊!

男人胡吃海喝,而女人却是宝相庄严的在打坐!男子边吃边看身边女人浑身上下透出来的凶煞之气。这个女人是从别的位面来的,闻言好似这个世界中有很多位面,也有很多的修炼者,而大家的的目的都是得道成仙,可是落拓大陆已经五千年没有人成仙了!

慕容狂这一打坐就是一天一夜!渊在这期间还查看了一下周边的情况,麻烦来了!

没想到还有人抱着和他一样的心思会在朝圣之后还折回来的?那目的是不是和他一样打这圣池的主意?要是这样的话,慕容狂要怎么办?

渊复杂的看着慕容狂,这女人现在的气势就像是洪荒凶兽一般的,凶残霸道,要不是他修为高深,这会儿哪里还能在这女人身边候着?

看着女人,渊就特别的想去慕容狂所在的位面去看看去!那里是不是充满了野性和热血?那里的人是不是活的更加的坦荡?

渊深思中,慕容狂睁开了双眼,收敛了滔天的凶残气焰,对视上渊的凤目,火花一片!

渊颇为尴尬的转过了头,侧过了身子!

“山脚下有人上来了,你要是身子骨好一些好了,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了?你要是喜欢温泉可以去别的山脉,我知道好几处山脉都有不错的温泉,这里太危险!”渊,没有说的是,这次来的还不是一个修炼者,是好几拨的人,要不是曼陀山有禁止,修炼者想要上来只能步行,否则慕容狂在就被那几个老杂毛给发现了!

慕容狂闻言,诡异一笑!

“你担心我是不是?”慕容狂瞬间移位到了渊的耳边,轻声慢语,语气带着戏谑,她凤眸一转,馨香的气息吹在他的耳垂,诱惑性十足。

渊浑身一震,如被闪电劈中,体内似有一股酥麻的电流流窜而过,他的俊脸上浮起一抹可疑的绯红。

“慕容狂!”渊恼火,他竟该死的被这个女人给调戏了?最该死的是他居然很喜欢这美妙的感觉!

“啧啧,怎么如此纯情?”慕容狂看着浑身紧绷的渊,心情大好,藕臂顺势,攀上了他的脖颈,红唇凑近他的唇边,淡淡落下一吻,温热的呼吸悉数喷在他的脸颊上……

“你……”渊有些恼羞成怒,正要开口,慕容狂却轻轻一笑,转瞬就消失在了渊的视线之内!

渊恼火,正要发怒,才想起方才这女人竟然缩地成尺了!

这女人居然能缩地成尺?好厉害的手段,传闻会这个手段的都是实力快要飞升的老家伙们才能参悟透这缩地成尺的道则!

慕容狂,你究竟有多强?

慕容狂现在是受重伤的时刻,可是却已经和他旗鼓相当了,要是慕容狂的伤势痊愈了,那他岂不是——

渊第一次发觉自己实力弱的一塌糊涂,双眼中那燃烧起来要变强的熊熊烈火都快要把他自己的双目给烧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