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332章 决战之偷袭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不禁相互着看了一眼,眼神中显露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貌似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突然之间有止住了。

“枭,别,不要过去,他们的yīn招防不胜防,我看你还是不要去硬碰了,否则就连你肯定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拓跋凰尽管说话十分的吃力,眼睛不停地眨巴着,可是依然是说道了起来。

“哼,丫头,看来你还算是识相,这样吧,只要你将天王狮给放了,我局可以绕过了你,破例将你放会紫薇大陆,但是你保证不会再出现在天界才好。”天帝一脸不削的样子,似乎觉得此刻自己是十分的有信心。

“你……”魔王枭看着天帝仿佛是愤怒到了极点。

“枭,别去,算了,我们是绝对打不过他们的。”拓跋凰一把拽住了魔王枭。

而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此刻正沉浸在一种满足之中,似乎他们觉得拓跋凰是已经向自己服软了,嘴角勾起,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一般,觉得天界是最强的。

哼,让你们高兴,爷倒是想要看看你们能够高兴到几时!

拓跋凰见状,不禁冷笑一下,然后转眼看向了魔王枭,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突然之间又止住了,嘴角显露出了一丝诡异。

“有件事情我一直都觉得十分奇怪,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若是现在能够搞清楚状况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拓跋凰澜澜自语。

“什么?”魔王枭一脸的茫然。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此刻也不禁愣住了,相互着看了一眼之后便踌躇了起来,仿佛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对劲,眼神之中夹杂着一种疑惑。

拓跋凰自然是已经看到了这一幕,可是她却并没有将这当成是一回事,仿佛觉得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知道担心的。

魔王枭的身上此刻已经有双手开始晃动了起来,仿佛是已经不受控制了一般,一阵阵的蓝色微光开始围绕着他的身体转动了起来。

好家伙,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太一样,看来枭是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拓跋凰嘴角一崛,轻蔑的笑了一声,仿佛是觉得此刻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眼角之间显露出了一道紫光,绽放出了些许的闪耀。

“小丫头片子,你在干什么?”天应zhēn rén此刻说道了起来,表情看似一脸愁眉。

“喂,老东西,我在干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告诉你,现在这个时候爷是没有心情和你废话,若是你敢多说什么的话,爷现在就宰了你!”拓跋凰转眼便吆喝了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这当成是一回事,显得一副不削的样子。

“你……”天应zhēn rén立刻就双眼怒火。

本来,天应zhēn rén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突然之间却被天帝给抬手挡住了。

此刻的天帝冷笑了一声,似乎他已经看出了什么蹊跷,手掌之中已经渲染出饿了一道红色的微波,边缘还镶嵌着一道金光。

“凰,回光锁骨。”魔王枭冰冷的眼神看了拓跋凰一眼,并且吆喝了一声。

拓跋凰接过话语:“明白!”

突然一道蓝色光芒从魔王枭的手掌之中冲击了出去,然后从拓跋凰的左手掌中冲击了进去,在她的身体里边回旋了一圈之后从右手掌中冲击出来,一道紫色的光芒直接便朝着拓跋凰冲击而去。

“那个小丫头片子在干什么?“天帝此刻不禁愣住了,眼神已经是看傻了,完全是摸门不着头脑,表情中闪现出了一道诡异感。

“这……”天应zhēn rén不禁愣住了,表情看起来很是茫然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也是搞不清楚状况了。

“凰丫头,老头子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如此厉害?”邋遢道人在一旁调侃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天应zhēn rén随手一掌就朝着邋遢道人击打了过去,眼神斜视着看着邋遢道人一副很是犀利的样子。

“去死吧!”拓跋凰大叫一声,双手相jiāo,一道红紫色的光芒慢慢的开始越来越大,仿佛是已经快要将周围给全部笼罩了。

见到这样的状况,天帝自然是已经慌了神,此刻赶紧就开始晃动起了双手,他和天应zhēn rén两个人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似乎想要阻止拓跋凰的行为。

“天帝,你就不要在挣扎了,本尊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凰可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紫薇大陆的人,你还记得百年之前的那场紫薇大陆之战吗?”魔王枭眼神邪恶,嘴角勾勒除了一道诡异的幅度。

紫薇大陆!?

听罢,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此刻几乎是同时思索了起来,两个人的表情是大同小异,心中不禁猜忌了起来,似乎他们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枭,你没有必要和他们这些家伙废话,我可不是为了报仇而来,我就是要让他们天界的人知道,做出了事情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拓跋凰冷眼相jiāo。

“那还不是一样是为了报仇吗?”邋遢道人澜澜自语。

靠,那个老头子在废话什么?

拓跋凰随手一甩,一道紫色光波冲击了过去,只听见一阵阵风声传了回来,可是却不见邋遢道人有任何的反应。

“师兄,赶紧走,我看那个丫头的实力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现在还是有希望的,只要将她摆脱了,我们就可以将她制服。”天应zhēn rén说话的时候已经显得十分的吃力,似乎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眉头紧蹙。

“哼,你们想要跑?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没有一个人可以从这里跑掉!”拓跋凰冷笑一声,眼神撇到一边。

什么?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几乎是同时疑惑的眼神看了过去,看着拓跋凰踌躇了片刻,然后便转向了魔王枭,似乎看出了一点什么名堂。

说时迟,那时快,天帝猛然扭动身子,双手击打在地,眼神之中一道光芒冲击出来,地面立刻就开始晃动起来,他也挣脱了拓跋凰布置的阵型,快速的冲到半空中,然后开始蕴量了起来。

“不好,凰,快撤。”魔王枭看到情况不对,赶紧就吆喝了起来。

此刻的拓跋凰本来是bī着双眼,听到魔王枭的声音之后赶紧就将眼睛睁开了,然后一憋气,双脚猛然一蹬,直接就跳到了半空中,神情淡定,心中却是有些焦急。

本来,拓跋凰已经是成竹在胸了,可是没有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搞不清楚是什么一个状况,脑海中开始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好你个臭丫头,刚才我还被你们给骗了,原来那个魔头说的都是谎言,你们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布阵的时间,不过,天眼阵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天帝哈哈大笑,似乎觉得拓跋凰和魔王枭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在六界之人的眼神,天帝可是至高无上的,唯独魔王枭对天帝从来都是不买账,这可是让天帝十分恼火,本来想要将魔王枭骗到这里来处理掉,可是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魔王枭也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当然是知道天帝的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似乎并没有当成是一回事,反而是看起来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

“枭,你怎么样?”拓跋凰瞥眼看着一眼魔王枭,似乎在向他暗示着什么。

魔王枭不禁摇了摇头,一副很是不削的样子,似乎觉得这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算不的什么,神情之中微微显露出一丝诡异。

这……

天应zhēn rén倒是有些搞不清楚了,此刻疑惑了起来,似乎觉得这中间是有什么蹊跷,可是自己却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了。

“师傅,小心。”天绝立刻就大声吆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