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333章 绝杀

奇怪,那个东西是……

拓跋凰不禁愣住了,仿佛是已经看出了一点什么蹊跷,可是却不敢肯定的样子。

魔王枭一瞥眼,双手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眼神凝重,仿佛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突然之间就止住了,嘴角勾勒出了一道邪恶的神色。

“喂,小子,你这是在干什么?”邋遢道人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太对劲,不禁吆喝了起来。

“什么?”魔王枭一脸的疑惑。

魔王枭此刻完全是僵住了,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表情看起来很是纠结的样子,嘴角勾勒出了一丝的怪异,眼眶不停地转动了起来。

拓跋凰此刻却根本就不得动弹,表情愤怒,双眼直视着魔王枭,仿佛是想要将他给吃了一般。

“凰,怎么你……”魔王枭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然后便转眼看着拓跋凰,一脸疑惑的样子,似乎他根本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你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我身边的魔圈给解除了。”拓跋凰此刻一脸的愤怒,眉梢之间显露出了一丝白色微光,看起来着实是让人觉得奇怪。

“怎么回事?”天帝转眼看着天应zhēn rén,一脸疑惑的模样,似乎觉得此刻完全是搞不清楚状况了。

天应zhēn rén愁眉,转眼瞟了一眼拓跋凰,然后便看向了天帝,脑海中开始疯狂的转动了起来,不禁澜澜的摇了摇头,一副很是无奈的模样。

奇怪,之前就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现在看起来是更加的奇怪,好像这中间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吧?

魔王枭愁眉,眼神不停地转动了起来,嘴角勾勒出了一丝怪异的光芒,不禁冷冷的笑了一下,猛然一挥手,一道灰褐色的光芒开始转动了起来。

“师尊,小心!”天绝仿佛是已经看出了一点什么名堂,立刻就嚷嚷了起来。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不禁一愣,眼珠子转动了起来,似乎这时候已经傻眼了,完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拓跋凰和魔王枭相互着看了一眼,仿佛是想要说些什么,两人嘴角一撇,双手僵硬。

“臭丫头,你们两个居然还耍我!”天帝看到天际一道光芒飘过,仿佛是觉察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就愤怒的吆喝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拓跋凰和魔王枭顿时就双手张开,脸色苍白,嘴角一丝丝的白色烟雾吐露了出来。

这……

天帝顿时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劲,心跳莫名的就加快了速度,眼皮开始跳动了起来。

一道红色的光芒开始围绕着周围的转动了起来,直径就朝拓跋凰冲击了过去,看起来很是耀眼,几乎都已经快要将拓跋凰的双眼给刺bào了似的。

“你们给我听着,现在这个时候我不想要和你废话,若是你们敢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的话,我立刻就捏bào你们。”天帝怒言。

“什么意思?”拓跋凰停住了脚步,转眼看着魔王枭很是不解。

魔王枭蹙眉,不禁思索了片刻,然后突然之间一掌就朝天帝袭击过去。

“找死!”天帝直面迎了上来。

“枭,别去,那道光芒是虚光。”拓跋凰仿佛是看出了一点什么情况,立刻便吆喝了起来。

“就是那个丫头,先将她给搞定,现在我就要让她粉身碎骨!”天帝从抬手朝着天应zhēn rén示意了一下,眼神眨巴了起来,一道道的红黑色光芒开始从他的眼角闪耀了出来。

什么!?

拓跋凰愣眼,嘴角勾勒出了一丝诡异,表情惆怅,仿佛是觉得这时候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心中不禁疑惑了起来。

“凰,别动,煞气回潮。”魔王枭冷眼一瞥,双手不禁开始晃动了起来。

突然,天空中一道怪异的光芒开始晃动了起来,看起来让人有种诡异的感觉,天空中一道道的光芒开始回dàng了起来,看起来着实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早就知道有些不太对劲,现在看起来更加的奇怪,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若是出现了什么状况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将你们给放走的。”天绝在一旁唠叨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天帝怒言,顺手一掌就朝着天绝打了过去。

天帝好歹也是一个天界的主宰者,可是却被一个小小的徒弟给抢了自己的凤头,实在是觉得心中的那口恶气难以咽下,表情变得十分的愤怒。

噗嗤

天绝顿时就吐出了一道鲜血,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双眼不停地转动了起来,仿佛此刻身子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缓缓地倒了下去。

“师兄……”天应zhēn rén本来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天帝愤怒的样子,立刻就将嘴给闭上了,变得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本来,天绝是天应zhēn rén最受器重的徒弟,他自然是不愿意看到天绝被天帝给一掌拍死,但是这时候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当天帝将双眼看向天应zhēn rén的时候,仿佛是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嘴角勾勒出了一丝的冷漠。

“少特么废话,爷警告你,现在你只有死路一条,不要和爷废话那么多,我可是告诉你,不管你是想要怎么样,你已经没有逃跑的机会了。”拓跋凰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眉头微皱,仿佛是看出了一些什么事情。

“臭丫头,你最好是给我搞清楚,现在我才是天界的主人,你们算是一个什么东西,想要在我的头上动土,我看你们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天帝顿时就怒火冲天,随手一掌就朝着拓跋凰击打了过去。

好像他说的没错,我才是外来客!

拓跋凰不禁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擦,我告诉你,现在你少特么废话,爷才懒得管你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可是告诉你,从来就没有可以能够从爷的手掌心中逃脱。”

魔王枭和拓跋凰的双手之中蓝色和紫色的光芒开始渲染了起来,两个人相互的看了一眼,仿佛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突然之间便止住了。

“别,别杀师尊。”一个小喽喽莫名的站了出来。

拓跋凰和魔王枭不禁愣眼,完全是被眼前的状况给搞得有些糊涂了,不知道是什么一个情况,相互着看了对方一眼,嘴角一撇。

那是……

天应zhēn rén也不禁愣住了,额头紧蹙,似乎觉得眼前的状况倒是十分突然,自己现在是完全不能够反应过来了。

“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拓跋凰斜视着转过眼,双眼狠狠的瞪着天帝,表情不削。

“小丫头,不要怪我没有警告你,现在这个时候你最好是给我规矩一点,你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若是你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那可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天应zhēn rén接过了话语。

“凰,别动,不对劲……”魔王枭立刻就抬起手抬起了蠢蠢yù动的拓跋凰。

“什么?”拓跋凰完全是一头的雾水。

半空中一道光芒直径就朝着拓跋凰冲击了过来,看起来是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一阵阵波涛的声音开始回响了起来。

我靠,什么情况?

拓跋凰双眼一愣,没有紧蹙,仿佛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脸色看起来苍白了些许。

魔王枭身子不自觉的开始晃动了起来,仿佛正在准备着什么。

天帝也不甘示弱,双手开始显露出以到蓝色的光芒,仿佛顷刻之间就可以将所有的一切给摧毁了一般。

拓跋凰愣眼:“他怎么会枭的功力?”

“凰丫头,这个你就是有所不知了吧,天帝既然能够让那小子来到这里,自然也是可以让那个小子从这里消失,你能够明白老头子我在说些什么吗?”邋遢道人澜澜的说道了起来,一副很是自信的样子。

拓跋凰瞥眼看着邋遢道人,眼神之中闪现出了一丝的邪恶,仿佛是想要将他给杀了一般。

“小心!”莫名的一道声音突然之间就在众人的耳边回响了起来,当大家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魔王枭的掌力已经击打在了天帝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