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334章 相助飞升

“没,我……好得很!”拓跋凰开始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然后突然之间就诡异的笑了起来,眼神一瞥,双手张开平行。

那是……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心中一惊,仿佛是觉得这时候有种不祥的预兆,可是一时间却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表情看起来很是僵硬。

哼,小样儿,就凭你们也想要和爷斗,我看你们简直就是作死!

拓跋凰愣眼一看,仿佛是觉得对面的那些家伙全部都是废物一般。

“凰,你不能够听那个魔头的,他都是在欺骗你,你不能够这么做,不然的话六界可就毁了。”剑灵不知怎么,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拓跋凰的对面。

众人愣眼,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想要干嘛,不过他的话语倒是让大家思考了起来。

“剑灵?”拓跋凰一脸的疑惑。

“是,凰,是我。”剑灵应过了话语。

此刻的魔王枭才不想要让任何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毕竟他是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子,表情冷漠,根本就没有将这一切给当成是一回事一般。

“王,你不能够这么干。”魔月也立刻就窜了出来,仿佛他们的出现此刻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着实是让人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天地悠悠,游刃有余,唯独有染,天地同心……

一声声的怪异在众人的耳边回dàng起来,仿佛此刻已经是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当众人的目光朝着四面八方看去的时候,却不曾看到任何的东西。

拓跋凰斜视的双眼,仿佛她是已经发现了一些什么,嘴角微微勾起,表现的一副很是不削的样子,嘴唇之间一道微光闪过,眼神十分犀利。

“枭,看准了没有?”拓跋凰瞥眼,看着魔王枭的样子小声的嘀咕了起来,甚至这样的声音除了魔王枭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听见。

魔王枭愁眉,不禁澜澜的点了点头,眼神深邃,眼眶中闪现出了一道道的蓝色微波,仿佛此刻已经是准备充足了。

“好你个魔头,我看你就是作死,天界让你飞升是看得起你,可是你却不识抬举,我看你现在就是找死!”剑灵怒言。

话音刚落,剑灵随手就抬起了起来,双手jiāo叉到了一起,脸色沉闷,掌心之中一道道的微光开始晃动了起来,看起来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拓跋凰身子猛然侧过,直径朝着剑灵猛然扑了过去,似乎她是想要阻止剑灵的行为。

魔月自然是不能够看到拓跋凰对剑灵不利,赶紧就迎了上去,表情愤怒,牙齿微微的抿出了一条缝隙,一声声咯吱声回响了起来,听着真是让人钻心窝的感觉。

见鬼,她到底是在干什么,听着真是够吵得!

拓跋凰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双手抬起来堵住了双耳,若是在这样听下去的话,肯定是已经没有办法活命了,表情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

“凰,你怎么……”魔王枭赶紧就迎了上去,表情略显紧张的样子,仿佛是觉得这时候有种不祥的预感。

天帝和天应zhēn rén此刻完全是搞不清楚状况,毕竟眼前的这些家伙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不靠谱了,甚至是难以让人想象,眉头微皱,表情略显惊悚的样子。

一阵阵的威风从众人的身旁吹过,不禁感觉到了凉飕飕的样子,仿佛是这时候已经完全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实在是让人有些诡异的感觉。

奇怪,现在这是什么一个情况,我怎么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拓跋凰愣眼,嘴角间不禁勾勒出了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看起来实在是让人有些不解,仿佛那种感觉此刻已经是玩全不能够自拔了。

突然,天帝身子旋转了一圈,然后左手往后一缩,右手向前击打了过来,掌心之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淡蓝色光波,并且发出嗤嗤的声音,实在是让人感觉到了畏惧的感觉。

“好家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早就已经看着不太对劲,我看他们简直就是疯了。”拓跋凰澜澜自语,似乎根本就没有顾及任何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尽管此刻周围已经布满了红色的微光,可是拓跋凰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仿佛觉得这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臭丫头,早就知道你有些不对,想不到魔王枭居然会为了你做出这种事情来,甘愿成为你的一个奴,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现在你们统统给我去死!”天帝随手一挥,一道红色的光波冲击而来。

只见那道光波在半空中不停地旋转,天帝的手这时候紧紧的拽住了那道光波的尾巴,仿佛是在控制着光波的动dàng。

“枭,小心,是食魔之心,不可小觑!”拓跋凰立刻就冲着魔王枭吆喝了起来,双手高举,表情之中显露出一丝丝惨白的微光,仿佛已经将整个世界都给渲染了。

“哼,你们两个废物,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天帝轻蔑的眼神看着拓跋凰和魔王枭,表现的一副很是不削的样子,仿佛觉得这一切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师尊,他们现在就是在使诈,绝对不要相信他们的话。”天绝立刻就吆喝了起来,貌似他已经看出了什么名堂。

话音刚落,就只见到一道蓝色和紫色的光芒jiāo织到了一起,然后在半空中扭转到了一起,看起来闪耀着一阵阵的光波,着实是让人觉得向往。

“你去死吧!”拓跋凰愤怒的眼神看着天帝,在不知不觉之中,她已经冲到了天帝的面前,双手开始甩动了起来,嘴角微微翘起了一道幅度。

噗嗤

天帝顿时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拓跋凰给一掌击中,这时候整个身子飘在了半空中,仿佛是已经不受控制了,不知道会掉落在什么地方似的。

“师尊,师兄……”天应zhēn rén和徒弟们赶集就围拢了上去,仿佛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甚至连理会拓跋凰的时间都没有了,只是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个臭丫头,居然敢破坏了我飞升的机会,我告诉你,既然你不想要让我飞升,那么你也不要想好过!”魔月怒言,双手开始晃动了起来,嘴角勾起,显露出了一道道蓝色微波。

当然,面对如此情况,拓跋凰自然是没有放在眼中,她此刻可是举得一切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表情冷漠,双手jiāo织,双眼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魔月,嘴角不时吐露出一道道的白色烟雾。

“什么东西,为何现在我是完全看不懂,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魔月愁眉,转眼看着剑灵不禁愣住了。

剑灵自然也是不清楚,这时候看着魔月一脸无奈的样子,眉头微皱,显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紧张感。

或许,此刻的剑灵已经对魔月产生了不一样想法,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拓跋凰左腿向前抬了一步,然后右脚抬起,此刻身子随后便慢慢的晃动了一下,逐渐升到了半空中,看起来一副摇摇晃晃的样子。

“喂,你别过去,那只会送死。”天应zhēn rén试图要提醒,可是这时候已经完全不起作用,魔月早已经朝着拓跋凰冲击了过去。

伴随着剧烈的bàozhà,巨大的石柱此刻开始坍塌,一声声轰隆隆的声音听起来震耳yù聋,仿佛顷刻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

“凰……”魔王枭本来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知道这是已经晚了。

“什么?”拓跋凰完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是女娲后人!?

天帝一脸的惊愕,仿佛之前是一直都没有看出来,就是刚才闪现出的那一道诡异的光芒,他才突然之间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