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4章 宝药蝶

慕容狂耳朵一动,听到了动静,身影一闪,便已经隐身入圣池之中,渊动了动莹润的耳朵,冷哼一声转身隐入暗处,等山下的人影晃动过来的时候,这里还飘荡着肉香,这里还有没有燃尽的篝火,这里还有新鲜的血肉!

带头的中年人,面如冠玉,墨发黑亮,可是这人已然上千岁的年龄了,没有腐朽成为一个老头子已然是很给面子了!

身后跟着一群人,各个头角峥嵘的,一看都不是凡人,修为高深,气势如虹!

“该死的,居然跑了?”带头的中年人心底怒骂,脸上却是表现出来一副忧心的样子,随后叹息了口气,说道!

“道友们,我们来晚了,这等小贼可不只是胆大包天了,居然用了圣池水不说,还抓捕曼陀山上的异兽,甚至还烤熟了吃掉了!这可是在扇我等正道人士的脸面!”一席话先给慕容狂两人定了罪名,紧接着就把两人放在了所有正道人士的对立面!

说话虚伪极了!

慕容狂隐在圣池之中,看着一帮子土著说话如此虚伪,不要摇摇头叹息一声,他心下一动,不如试试这个大陆上的人实力如何!

就在众人疑惑猜测之时,圣池突然传来些许动静,他们一转过身,只见一清丽如玉的女子,只裹着兽皮从圣池中冒了出来,她身手敏捷,在空中一个半翻,就稳稳落在了他们的面前,女子淡然一笑,老神在在的开口,“各位怎么走得这么急?”

“你是什么人,竟敢玷污圣池,还敢捕杀异兽还烤来吃!?”姓云的道长打量着慕容狂,怒气冲冲的质问着。

“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可不止我一个人……喂,还不出来?”慕容狂朝着暗处喊了一声,神色淡淡没有半点畏惧。

暗处的渊暗暗瞪了慕容狂一眼,这女人竟还把他拉下水,虽然,他是有份吃了异兽。

渊从暗处中现身,慢慢走至慕容狂的身边。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妄为!”姓云的道长见这两人如此狂妄,更是恼怒。

“凭你,就想知道我们是谁?哼!”慕容狂鄙夷的看了那姓云的道长一眼,那人虽然道行不错,但还远远不及她,她还不需要放在眼底。

姓云的道长被慕容狂这一句话激怒,猛然就施展道术攻上。

身后众人见状,也纷纷扑上,这两人如今可是他们的公敌,必杀之而后快!

慕容狂挑眉看了渊一眼,眼底满是跃跃欲试的张狂,渊勾唇一笑,剑眉一挑,“舍命陪君子!”

说罢,渊手中魔气凝结,做好了应战的准备,慕容狂神色一愣,挥动手中的白骨棒,眉宇间自带着一股睥睨天下之势。

姓云的道士攻在最前头,正扑上前,就却渊一股魔气震了回来,他怒瞪着眼,一张老脸十分的挂不住,他竟被一个毛头小子震得连连后退,让他如何吞得下这口气。

他怒气冲冲,同一众人再度攻上。

慕容狂虽重伤在身,但身手却依然敏捷,她一拳,一劈,一掌,招招狠辣,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要出招,意在索命。

渊亦不容小觑,魔气浑厚,修为不浅!

只小半刻,地上已然躺了一地的尸体,皆是咽喉被锁,心脏被震碎,或者被魔气所煞……

一众所谓的正派人士纷纷恼怒,更加是汹涌而上!

慕容狂已然没有了兴致,这个大陆的人,实力仅此而已,她现在内伤还未痊愈,没必要与这些人再纠缠下去。

慕容狂收回白骨棒,脚底一抹,瞬间已然消失不见,渊脸色一黑,怔怔的看着没有半点义气便溜走的女人,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冷眼扫了众人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一道黑影飞驰,转瞬已消失在原地。

“该死的,竟然跑了!”姓云的道长看着跑得比什么都快的两人,恼怒不已。

“云道兄修为高深,不知道可否施展仙家法术,让我等看看知道这两个贼子的身份?”一位老道士从打斗开始便一直隐在暗处看戏,待慕容狂和渊走了,才笑嘻嘻的上前来。

他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可是谁都不敢小瞧了这邋遢的老道士,天知道这家伙儿可是滚刀肉,说是正道人士,也只是师门是名门正派罢了,这家伙可是和很多的魔道中人称兄道弟的!

姓云的中年男子眼底凶光一闪而逝,他不是不想施展回镜术查看一番,他娘的他可不会,整个云鼎宗就他爷爷这个太上长老修成了这门神通的!

这邋遢道士是想要他出丑是不是?

一看就没安好心的!

而说话的邋遢道士显然是不在乎云道长的恼火,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

“哎呀,是老夫的错,老夫忘记了。这门神通整个修道界也无几人修炼成功不是?我等还是查找一下四周,想那贼子应该不会跑太远吧。”邋遢道士说完,隔空取物一挥手就把地上那些骨头也好,鲜肉也好,还有那些烧烤好的肉串子都收进了自己的乾坤袋!

这一幕看的其他人心头急跳!

他们一来就感受到这里灵气的充足,都知道是这些异兽肉自带的灵性无知,吃了可是对于修炼很有好处的。修道人是也常常自己抓捕一些异兽来吃的,可是曼陀山不是一般的地方,正邪两派的人都公认不来捕杀这里的异兽,不来采摘这里的灵药,为的就是一直凝聚住这里的神性光辉,这里还有五千年前曼陀仙子飞升仙界,贯穿两届的神山,神性光辉还在!

五千年不散,值得他们维护,可是既然有人打了猎物了,他们还是想要分上一杯羹的,可是这老家伙一个人就全都给拿走了?

众人怒目而视,而邋遢道士继而说道!

“走走,还是赶快查看四周的好!”进了他口袋的东西还能拿出来?笑话,这不是小看他老邋遢吗!

慕容狂早已离开了曼陀山,身上的兽皮包袱放在身边,慵懒的靠着石壁,眼前的白骨棒上方晃动的影幕把邋遢道士等人的样子和对话都清晰的传递了过来!

“好东西啊,不亏是各大氏族都要抢夺的生物白骨棒,居然还有这等的妙用!”慕容狂低沉沙哑的音色想起,随后挥手一晃,影幕消失不见!随后闭眼打坐!

一夜安然,慕容狂一边打坐修复自身的伤势,一边沟通白骨棒,圣器可不是谁都能得到,也不是谁都能随便用之的,慕容狂还没有本命武器,而用白骨棒来做本命武器显然档次高了不少!

这个落拓大陆灵气很足,而且还不是很狂暴,很容易就被吸收了,慕容狂倒是不急着离开这个大陆了!

想要回到紫薇大陆。就势必要打破两界壁垒,这和飞升其实是相同的不易!

朝霞满天,山洞中的慕容狂睁开了双目,两道精光更是直接洞穿了山壁!

慕容狂一手捂住胸口,那处的疼痛也减少了一些,可是却还是撕心裂肺的感觉,眉头紧皱,压下嗓子眼儿里的腥甜,慕容狂长身玉立起来,弯腰拿起地上的兽皮包,挎在了肩膀上,一手拎着白骨棒大步走出了山洞!

这里也是一处大山,可是却离曼陀山至少千里之遥,昨天夜里,慕容狂运用龙腾之法离开了那里,到了这出山脉,感受到方圆千里无人之后就选了身后的山洞作为夜息之地!

慕容狂喜欢山,尤其是无人问津的大山脉,这样的地方自然也有一两样灵药、山宝存在,得到一件,那就可伤势痊愈了!

慕容狂从腰间取下来一个小兽皮包,打开了口,里面飞出一只丑兮兮的蝴蝶,看着不像是蝴蝶,倒像是二字一般的,可是这东西可是至宝,人称宝药蝶,专门寻找灵药的,这家伙儿还特别的挑剔,不是千年药龄的还看不上眼!

可是慕容狂知道自己的伤势不能再耽搁了,百年的宝药也不能错过了!慕容狂嘴唇微动,宝药蝶围着慕容狂上下飞舞,最后不情不愿的飞出去了!

慕容狂就跟随在其后奔跑,那一道道残影要是渊看到了一定会再次暗骂慕容狂畜生!

这都是什么速度啊?

一直到了天黑,慕容狂因为有宝药蝶带领挖回来不少的好东西回来,自己的兽皮包都鼓鼓囊囊的,这兽皮包可不能小看,其实是和邋遢道士手中的乾坤袋是一个性质的,只是这兽皮包看着不那么精细,粗狂大气!

里面的空间却是不小的,慕容狂的家当可都在这里呢!只是上次被劈来落拓大陆,这兽皮包缺失了一块儿皮料,否则这兽皮包可是可以隐匿在慕容狂的骨骼中的好东西,和白骨棒一般也是一件圣器来着!

摸了摸失去了诸多灵性的兽皮包,慕容狂一叹!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恢复往日的灵气的!”那爱抚的样子,好似这兽皮包是她的爱人一般的!

宝药蝶虽然今天很是不屑慕容狂让它找这些烂草,咳咳,不上千年的宝药对于宝药蝶来说就是烂草!但是它自己没想到这座山脉里的烂草很多,居然让它自己也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估摸着在这样吃上几次它又能净化一次了!

慕容狂把一堆宝药洗干净,扔进了一座大鼎里面,再把抓来的几只异兽的兽血用特殊的手法都放进了黑鼎之中,然后又从兽皮包里摸出来了一个石盒子,放在了黑鼎的下面,打开石盒的盖子,幽兰色的火焰喷涌而出,火焰把黑鼎直接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地上那些没有洗的宝药,慕容狂时不时的扔进了火焰里!

每扔进去一株宝药,火焰就发出欢快的轰鸣声,好似在邀宠一般的!

“小火儿还是这样的顽皮!”慕容狂调小了一句,就把所有的宝药都扔在了火焰的边上,自己闭目养神,时不时的火焰会自己卷起来一株宝药吞噬!

慕容狂平息了一会儿内息,这才架起了篝火架子,把刚才的异兽整只的都烤了起来!

肉香四溢,山洞内暖意融融,刀口舔血了十几年,慕容狂难得这般悠然自得,虽然身受重伤,可是只要明早上宝药练成了药丹,她就能修复一大半的伤势,至少这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也有了自保的力量了!

其中一只六角小黄羊,体型不大,只有土狗大小,可是全身的肉,只要遇火就变成了晶莹剔透的果冻一样的。这六角黄羊肉本身就是滋补的大药了!

慕容狂第一个吃的就是这只六角黄羊,粗狂大气的饮食姿态,不一会儿六角黄羊就只剩下了水晶一般的骨头,慕容狂把宝药蝶放了出来,宝药蝶看到这水晶骨头,兴奋的打了几个卷儿就开始啃噬起来!

慕容狂扬起嘴角一笑,随后就盘腿打坐起来!

这一打坐就是一个时辰,随后慕容狂又吃掉了一只堪比黄牛大小的异兽,骨头照样赏给了宝药蝶,继而又开始打坐!

如此反复一直到了最后一次打坐睁眼,黑鼎里的药香味儿扑鼻而来。慕容狂嘴角裂开,这一次不用担心会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可是,慕容狂还来不及吃宝药,山洞口就穿来了惊天的吼叫声!慕容狂一惊,直接把宝药蝶和黑鼎都收了起来,甚至是把山洞里自己从兽皮包里拿出来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这才施施然的出去了!

一头巨兽,高足有五米,一身银白色的皮毛油光可鉴,闪动着灿灿光晕,巨大的头颅,额头上的王字是金黄色的,好似黄金镶嵌一般的!尾巴尖也有一点儿金黄色,而四肢蹄子直接就是黄金打造一般的!

这是什么异兽?要说是白虎,可是白虎身上可是有有黑色斑纹的,这个虎头虎脑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也是虎族的一个变种不成?

慕容狂知道每一域都有自己特色的东西,难到眼前的老虎就是落拓大陆的特色异兽?

慕容狂双眼发光,这可是好脚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