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7章 虎啸

一身黑色锦袍,不是很打眼,可是细看之下是黑云蚕吐出来的丝织就而成。

传闻黑云蚕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异兽,体格不大,可是肉身很是强悍,而且还以天下至毒之物为食,吐出来的黑云丝却是天下最好的防毒之物,得一块儿只要戴在身上就能行走山林间不被毒物索绕,而渊却是高调的穿了黑云丝做出来的锦袍,这可真是奢侈的一大糊涂,看的徐家的四个少年都心底吐糟无限,这人可真是太显摆了!

渊可不是尾随慕容狂而来,而是渊的脚程比不上慕容狂,慕容狂行走之际不留痕迹,可是渊却是被那群所谓的“正义之士”给追杀到这里的!

好不容易拜托了那群牛鼻子杂毛,没想到就在这里遇上了慕容狂了!

渊心里复杂,自己被追杀是因为慕容狂肆意的在圣池胡闹所造成的,可是看到慕容狂却又觉得心底欢喜的很!

见惯了各色美女,慕容狂无疑是很美的,但是却美的让他觉得危险异常,远离慕容狂才是上上之策,慕容狂是迷,而渊却忐忑的想要揭开谜底!

慕容狂展颜一笑,那笑容让你迷醉不知道身在何处,徐家的四个奶娃娃有一个算一个的都被迷翻了,一脸的呆滞。

不是媚功,却胜似媚功,渊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被蛊惑的狂跳的心!

“拓跋道友别来无恙!”渊语毕,感受到慕容狂的精气神比之前看到的更加的祥和宁静了,伤好了吗?渊心底有一丝的雀跃!

慕容狂勾起嘴角!

“你呢?怎么看着好似精神不济的样子?对了,徐家是什么人家?这几个孩子在我家阿呆的地盘上放肆的说这一池子冰鱼是徐家的,难道我的阿呆和我都是属于徐家的不成?”慕容狂可没有叙旧的心思,渊这个男人很是危险,不是体现在功力上,慕容狂刻意的不想和渊多接触了!

今天的慕容狂震撼了渊,渊的再次出现何尝没有勾起慕容狂的神思?

那四个被点名的徐家宝宝们,顿时愤怒了,慕容狂话语里是多么不屑他们徐家?整个落拓大陆,虽然徐家不是顶级的势力,可是也没有几个人会如此的看不起徐家!

对,慕容狂那不屑的语气是赤裸裸的看不起徐家!

那宫装姑娘双手捏成了小拳头,前探着身子骨,横眉冷竖的看着慕容狂!

“你居然敢对我徐家不屑?你找死!”宫装女子的话逗的慕容狂乐了!

“徐家还是强龙啊,看不出来啊,瞧你们几个的修为可是低下的可怜!”慕容狂诚实的话把一众人都给点炸了!

徐家人一个个面色涨红,恨不得冲上去和慕容狂厮杀,可是知道慕容狂不是一般人,他们冲上去也是有死无生的,所以一个个的都憋屈的要死要活的,心底把慕容狂给诅咒了个千百八十遍的!

渊再次的郁闷了,徐家这个小辈说起来功力已然不低了,在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那都是天才来着,可是在慕容狂的眼中居然不够瞧吗?

慕容狂所生活的紫薇大陆到底有多强?落拓大陆的天才都不被慕容狂看在眼里?

渊着实想差了,慕容狂可是一直在深山老林子里修炼的,攀比对象也都是凶兽、异兽,而遇上能无大荒里历练的人类更是天才中的妖孽来着,加上她本身就是巨妖孽,徐家的这几个天才后辈能被慕容狂看上眼才怪!

这只是慕容狂自己的感觉,而不能说明落拓大陆就比紫薇大陆弱小!

渊木讷着一张脸,再次被打击!

“徐家是炼器大家,正邪两道的人都会给几分薄面,可是要是真想要好的兵器,那还要属恶勒山的鬼爷!”渊也实话实说,这实话好说不好听啊,徐家四个宝宝们继续被打击!

徐家本来是落拓大陆最强的炼器大家了,可是五百年前冒出来一个自称鬼爷的人,从此徐家的光环就被鬼爷抢走了不少了!

徐家还无可奈何的,比斗炼器功法,鬼爷是棋高一着,比斗武力,鬼爷身板围了一群高手,徐家斗不过,鬼爷就逍遥了五百年!

现在居然被这两个人闲话中把徐家给踩在了泥地里!

“好,你们真好,等着徐家的雷霆报复吧。徐家势必要取了你二人的性命来为徐家正名!”那宫装女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容狂挑眉看向渊!

“人家要杀你呢,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是不是该表现表现?”慕容狂一席话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的!

渊苦涩自知,对上慕容狂这胆大妄为的,他还真舍不得撕破了脸皮,可是他是什么人?魔宫的人岂是一个小小的徐家能挑衅的?

“好,有志气,我魔宫接了你徐家的战书!”渊冷言!

宫装女子再也站不住了,瘫软到了地上,尼玛,这男人居然是魔宫的人啊,她今天张狂也就罢了,可是给徐家招惹了魔宫这样的仇人,回家她奶奶会不会削她啊!

徐家其他三个男子也顾不上看护宫装女子了,一个个的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渊。

莫非面前的男人就是魔王渊?

渊满意的看着徐家人的表现,随后挑眉看向慕容狂!

慕容狂了然,渊这个地头蛇已经给了徐家颜色,她这个真正的地界主人家也该有所表示才行!

慕容狂扬手摸出一个小骨笛,轻快的哨音想起,古典深沉的曲调震人心魂,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虎啸!

这是——

渊绷不住了,这虎啸是黄金虎的啸声?

徐家四个宝宝们不知道黄金虎,可是听到了这恢弘的虎啸声,心底一个哆嗦,今天真的是踢到了铁板了,魔宫的人也就罢了,这女人也不是个善茬啊!

虎啸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儿众人就看到一头硕大的老虎扑了过来,围着慕容狂欢快的打转,偷空还对着他们呲牙咧嘴的,好似在考虑要先吃哪一头!

徐家四人吞咽了一口口水,齐齐的看向黄金虎的四个蹄子!

“黄……黄金……黄金虎……”那宫装女子轻声呢喃,已然说不出来完整的,更不可能流利的说话了!

徐家年岁相对大一点儿的一个少年目光闪了闪,随后恭敬的对着慕容狂施了个晚辈的礼数!

“前辈大人大量,是晚辈们不知道好歹,这里既然是前辈的地盘儿,晚辈们立马就离开!”徐家那少年说完打横抱起宫装女子也不敢看慕容狂的脸色就快速的离开了,剩下的两个徐家子弟也身形快捷的离开了!

慕容狂也没想着要了那几个奶娃娃的命,看人走了也只是赞赏的摸了摸黄金虎阿呆的头颅,随后那处装宝药蝶的那个兽皮袋,一挥手就把寒潭里成年的冰鱼都收走了!

随后骑上阿呆的背,阿呆纵身一跃,飞快的离开了!

渊震惊见到传说中的黄金虎,还是生长期的,一直呆滞中,这会儿看到慕容狂骑虎离开,立马的展开身法追了上去!

可是不一会儿就追丢了,慕容狂的身法都跟不上,更何况是对这里熟门熟路的黄金路的脚程?

渊气的肝疼,这女人太神秘了,今天这么好的相交机会又让自己给逛掉了,真是太可惜了,可是这女人居然说这一片是她坐骑的地盘,那么他就守株待兔好了!

渊回到了那寒潭边上,摸着左手大拇指上的一个黑玉扳指,满面春风的笑起来!

“我自己不好找你出来,可是有那么多的正道人士在,只要我透出去黄金虎的消息,这一片山头只怕很快就要群英荟萃了!慕容狂,我看你到时候躲到哪里去?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害我被追杀,现在也该是我回报你的时候了!”渊大笑起来,惊飞鸟雀无数!

明川大山之间,不到半个月的功夫,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因为渊真把黄金虎的消息给透出去了,渊只是想了个办法告诉追杀他的那些人,而其他家族能得知消息则是徐家那四个少年的功劳!

“这处山脉已经搜查过了,是头三眼白虎的地盘,不是黄金虎!”

“他娘的,这消息该不会是唬人的吧,把老子骗去了一片山脉,里面哪里是大型野兽的地盘,全他娘的是鸟,看给我爪子挠的!”

“这到底真消息还是假消息?怎么觉得跟神话故事一般的?黄金虎可不是一般的兽类,只怕就是消息是真的也抓不回来,更何况还是生长期的黄金虎,教祖出手都不见的有成功的希望!”

“快看,那里一道白虎的身影,我们快追……”

“你个眼珠子里面没水的,看到白的就以为是黄金虎?这可是一头白熊!”

八方云动,群英荟萃,渊盘膝坐在寒潭边上,打坐修炼,等着某一天慕容狂和黄金虎被人发现的那一刻,可惜了,他的算盘打错了,心心念念的消息没等着,却被那一天到晚吃肉喝酒整日醉醺醺的邋遢道士给寻上来了!

渊皱眉看着对面躺在地上的邋遢道士!嘴角抽抽,被这人给盯上了,他还真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