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妃 第9章 加持,成熟体黄金虎

慕容狂兴奋了,有人切磋才能不断的弥补自己的不足,同人生死搏斗才能在修炼一途步步前进!

她刚到落拓大陆不好上门挑衅,可是有人送上门来,她也坚决不客气!

阿呆同仇敌害的对着暴风虎小风喷了个响鼻,好似再说“爷去给你找回来场子!”

暴风虎转了个身,直接屁股对着阿呆,阿呆顿时风中凌乱了!阿呆可没看出来暴风虎是看不起它,不相信它的意思,阿呆觉得暴风虎在给它暗示“你只要回来,我就给你上!”

阿呆顿时羞涩了,他刚长大的说,这样早的睡媳妇儿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慕容狂低头看着阿呆神游,一巴掌就呼上去了,阿呆委屈的不行,垂头丧气的跟着出去了!

山谷口,渊和邋遢道士本来是要进来的,可是这山谷有层屏障,邋遢道士可以强行突破,但是心头那一丝危机感让他不敢下手!

磨磨蹭蹭的也没想到好办法能安全的进去,却是看到慕容狂有碍瞻观的站在了他的眼前,邋遢道士顿时惊跳起来,一手捂眼,边跳边叫!

“有碍瞻观,有碍瞻观!你怎么能不穿衣服就出门!”邋遢道士这番言辞让慕容狂挑眉?让渊脸红,刚才站在山峰上偷看的时候咋不说人家穿着有碍瞻观?

这老头这会儿是想要做什么?渊细细打量,发觉邋遢道士看着慕容狂身边的黄金虎眼冒精光,这是打算扮猪吃老虎?

“你们打伤了我的伙伴儿,准备怎么赔偿?”邋遢道士的话对于慕容狂毫无用处,慕容狂更是单刀直入,直言要找回场子!

邋遢道士眼角急跳,此女和别人不同啊,一点儿女修士的矜持都没有,半点儿女人的娇羞也没有,反而比男人还要霸气三分!

“嘿嘿,我老人家前些天很不凑巧的也在圣池旁,见证了你们大发神威的模样,而且我还捡到了一些烧烤的肉串,那滋味可是极美妙的,不知道女娃娃可否尊老爱幼的,给我老人家再烤一些?”邋遢道士嘿嘿笑,一脸猥琐,怎么看怎么讨厌!

慕容狂皱眉,这个大陆的人怎么都是这幅德行?说话办事都喜欢弯弯绕绕的?

这老头不就是当时的邋遢道士么,当日只有他没有参与到打斗之中。

慕容狂白骨棒挥舞,一道银光闪现,周身气势大开,邋遢道士顿时严肃了,渊立马躲开了慕容狂的气场!

这场战斗他可不想参与!

黄金虎阿呆呼啸一声,朝着邋遢道士就扑了过去!

邋遢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边躲着阿呆的攻击,一边还和慕容狂对话!

“你这是什么功夫?怎么和我们都不一样的?你的内劲中好似万兽在咆哮一般!”邋遢道士心惊,各门各派的修炼都是殊途同归的,可是每家的真元力也是不同的,有着自己独特的路线道则,而慕容狂的真元力,也就是邋遢道士所说的内劲,则好似万兽汇集,杂乱无章,却又气势恢宏的!

慕容狂冷笑,她的修炼本来就是从凶兽身上的寻找道路的,吞噬掉的凶兽、异兽、异种不知道多少,这些能修炼,且修炼无数岁月的兽族的真元力也都被她汇集在一起!

现在她的身体就像是海纳百川一样,手里有了这个白骨棒,更是不用担心身体吃不住会自爆,而要把杂乱的兽族的真元力炼化成她自己的,则需要时间,有了白骨棒,她所需要的时间也是极少的!

“你们这里都称为真元力吗?在我族一向说兽元的!”慕容狂邪肆的笑,红唇蛊惑的人心神不稳!

邋遢道士没听说过“兽元”此女到底是从何处来的?

渊皱眉,这个女人还真是怕别人不知道她的底细吗?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了,会给自己招来多么大的祸害?

“你是拓跋族的人,为什么我们没有听拓跋族的人说起过什么兽元的事情?”渊看似疑问,却是肯定的回到,这样真真假假的,邋遢道士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相!

拓跋族是挺厉害的,和野兽们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是通过吞噬血肉来修炼的,可是修为越高升的人死的越惨,各个都是爆体而亡的,邋遢道士所见过的拓跋族中的人,可没有一个人的功力有慕容狂这般高深!

看样子慕容狂好似还没有出全力的样子,拓跋家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厉害的后辈?

邋遢道士心中想着,脚底下跳着,不一会儿又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慕容狂气势全开根本就没自己进宫,一声的那什么“兽元”一直在滋润着身边的小老虎?

妈呀,道祖在上,今年的天要下红雨了,娘也要改嫁了!

慕容狂在邋遢道士要再次开口说话只是,嘴唇开合,外人听不到念的什么,可是黄金虎却是突然间浑身金光大作,瞬间化成一头黄金打造的真老虎,慕容狂的脸色有些苍白,第一次使用白骨棒加成的威力,她自己这一刻才知道自己伤势美好,有点儿操之过急了,内伤再次加重了!

可是效果是真好,阿呆一改刚才呆萌的气势,现在好似神兽下凡一般,威势全开!

阿呆冷言看着面前老道士,虎眼嘲讽的上挑,邋遢道士心里惊悚,他娘的刚才还是只小奶猫,现在就是只神兽了?

这扯他娘的什么蛋呢?

邋遢道士也不敢稀里糊涂的应战了,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严阵以待!

这才是高手的对决,慕容狂脸色苍白,可是却认真的看着阿呆的状态,这成熟体的黄金虎不愧黄金之命,这力量,这气势果然不逊于十大凶兽,白骨棒里的十二兽魂更是在蠢蠢欲动,好似外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们一般,一个个的都挣扎着咆哮着想要灵魂征战!

阿呆更是扭头看向白骨棒,狂啸一声,凶威外放,丢开了邋遢道士,围着慕容狂在转悠,一只爪子还不停的抬起,好似要一爪子抓烂那白骨棒一般!

邋遢道士松了口气,要是真让他对上成熟体的黄金虎,他绝对是九死一生,现在慕容狂是搬起石头砸自己,他老人家可以松口气了!

慕容狂被这意外给震住了,黄金虎果然强大,连白骨棒都自动解开封印了,凶兽见凶兽,当然是要一较高下,可是现在可不是机会,阿呆的加成是有时间限制的,而白骨棒的兽魂在强大也只是灵魂没有复生,等她复生了这十二凶兽,等她的阿呆自己成长为成熟体,她一定放开了让自家小兽们去相互战斗!

现在吗!

慕容狂,看着一脸惊荣的渊,又看了看那猥琐老头在拍胸脯,顿时笑了!

“都老实点儿,有你们比斗的时间,现在吗,阿呆,小风还身受重伤呢!”慕容狂一席话,白骨棒认了慕容狂的承诺,一头头凶兽的灵魂销声匿迹了,而阿呆则是恼羞成怒的转过虎躯,等着铜铃大眼看着邋遢道士!

把邋遢道士吓的魂魄离体的!不是要反噬了?黄金虎被刚才那诡异的白骨头棒子给吸引了,怎么现在调转苗头了?

邋遢道士不想打,本来就不是为了交恶的,一开始是他想要爪黄金虎,可是黄金虎已经被人给驯服了,甚至是契约了,她也不想干那费劲不讨好的事情了,而现在他比较感兴趣的是面前的慕容狂啊!

他老人家没有别的爱人,人生两大乐趣一为吃,二为八卦!

现在他只想八卦一下慕容狂,看能不能挖出来点儿辛秘来着,可不想真的和黄金虎开战!

邋遢道士光棍的哈哈大笑,说道!

“这位道友,贫道不打了,不打了!”邋遢道士说着还特别无良的躺在了地上,一副小孩子要糖吃吃不着耍赖的模样!

慕容狂瞪大了眼睛,她从第一眼看到邋遢道士就知道这是个强者,能向强者挑战可是荣耀,可是这强者怎么这幅德行?

慕容狂这么一晃神,气势有些乱,而阿呆的成熟体也只能维持一刻钟的时间,这会儿阿呆突然再次虎啸一声,随后阿呆看着自己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迷茫的自己左看右看的,最后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慕容狂的身边卧在了慕容狂的脚边!

渊和邋遢道士对视一眼,太强悍了,说不打就能立马的收掉真元力?而黄金虎不管因为什么突然变成了成熟体,现在眨眼恢复原状,居然还一点儿事情没有?

这个女人对于驭兽之道上到底是多么强悍?

自家事情自己知道,慕容狂可不清楚自己这一手把渊和邋遢道士吓住了,她是真的脑子一抽,后力不足,阿呆的加成时限也到了才会如此快的收了兽元的!

至于阿呆现在萎靡不振也不是因为突然间的加成,而是因为阿呆刚才突然间变成了父亲那样的成熟体,现在又恢复成了原样,被打急了,它刚才还以为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呢!

咳咳,误会往往是大家不问不说,自己猜测造成的!

慕容狂想要在试一次加成自身也没那个资本了,受伤太重了,这一次让慕容狂最满意的是白骨棒的加持对于兽类的影响真的是很小,要是三天之内阿呆都没有不适的话,那么以后只要她的兽元充足,加成多少次都没有问题……

想到美好的未来,慕容狂灿然一笑,那笑容,让渊再次失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