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妖孽小医神 第3章 何灵秀的困局

兴奋了一晚上,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凌振飞便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从地窖里取出一些蔬菜种子,扛着农具,兴冲冲地便往地头上赶。

农医经上讲得清清楚楚,若要改造果蔬的口感与质量,首先就得从种子入手。

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法下种,再以灵泉浇灌种子,这样的种子不仅生长速度比普通种子快。

而且,所长出的果蔬口感,也绝对不是普通果蔬所能够比拟的。

凌振飞本就是农家孩子出身,对种植情有独钟,兼之有神器在手,更是认定种植是目前最有效的创业捷径。

到了地头之后,凌振飞丝毫也不敢停歇,快速地刨地,播种,然后再浇灌灵泉,掩土……

“阿飞哥,是你么?”

眼见着天已大亮,凌振飞正在地头上忙得不亦乐乎,都快忘了时间之时,突听身后传一个惊疑的声音。

这个声音清脆如百灵鸟,凌振飞当然也不陌生,分明听得出来,声音的主人,便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玩伴:何灵秀。

何灵秀比凌振飞小几个月份,她人如其名,长得极为水灵清秀。

白嫩的瓜子脸,下巴小巧微尖,鼻梁秀挺,眉如新月,长长地睫毛下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看上去极为清纯。

时值初夏,何灵秀身上穿着一件得体的碎花长裙,飘逸的长发,衬着白皙的滑嫩皮肤,给人以一种十分干练净洁的感觉。

无论是谁看到她,都绝对不会想到,她竟然是一位在农村里长大的女孩。

事实上,何灵秀身上所透出的那股靓色,怕是城里那些时尚女孩也望尘莫及。

“是你啊,阿秀!”凌振飞接连刨了一块地,差点忘了时间,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便向何灵秀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

“阿飞哥,你不是在城里上班吗?怎么……”

何灵秀念完初中之后,便在镇上的小服装厂里打工。她每天早晨出工时,都会从凌振飞家的地头经过。今天突然看到凌振飞一大早就在地头上挥汗如雨,想不惊奇都难。

“上班……”凌振飞闻言苦笑一声:“呵呵,现在不去了,回家种地!”

“不上班了?阿飞哥,你好不容易才找到医院里的工作,不去太可惜了!”

听闻凌振飞之言,何灵秀的俏脸上露出惋惜之色。

“阿飞哥,看你累得满头大汗,快歇歇吧!”

心头虽是震惊,但看到凌振飞两颊上流着汗,何灵秀秀眉一挑,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洁白的手帕,就要来给凌振飞擦汗。

“谢谢你,阿秀……”

凌振飞与何灵秀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何灵秀对自己有意,凌振飞早就感觉出来,自己也何尝对她无意?

只是对于这种懵懂的感情,凌振飞一直是羞涩着难以启齿而已。

何灵秀的目光,不经意间与凌振飞那炽烈地眼神对撞在一起时,也是羞愧地低下头。

“阿飞哥,我,我想……”缓了好久,何灵秀这才鼓起勇气,看定凌振飞,一副吞吐难言的样子。

“阿秀,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只要阿飞哥能够办得到,一定做到!”凌振飞疑惑地看着何灵秀,不明白她究竟想要说什么。

“阿飞哥,你……你快娶了我吧……”何灵秀娇羞难当,迟疑了半天,这才声如蚊吟地说了一句,随便又立即低下头去。

“什么?阿秀你说什么?”凌振飞也不知道是确实没有听清,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神情极为困惑地看着何灵秀。

“我……”

何灵秀一张俏脸早已涨得通红,刚想再开口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凌振飞嫂子周芸的声音:“小飞,这一大清早,我四处找你不得,你怎么一个人跑地里来了!阿秀……你也在啊!”

周芸急步赶了过来,她一早起来便不见了小叔子,担心小叔子又出去惹事,便四处寻找。直到找到地头,老远便看到凌振飞与何灵秀站在这里。

“是……嫂,嫂子来了……你和阿飞哥聊,我……我回去了!”

凌何两家人关系不错,何灵秀也一直称周芸为嫂子,她本就娇羞难言,这回看到周芸来了,她更是羞得头都抬不起来,匆匆说罢,便逃也式地离开了。

“唉,阿秀这孩子,真是命苦啊!”看着何灵秀离去的背景,周芸不禁摇了摇头,苦叹一声。

“嫂子,你说什么?阿秀她……怎么啦?”

凌振飞这几个月一直在城里,不明白村里发生的状况。再加上何灵秀刚才那没头没脑的话,更是让他心中大为起疑,不禁催声问道。

“哎,两个月前,阿秀她爸生了一场大病,家里积蓄用光,还不管医病的钱,没办法,只得找镇上放高利贷的吴老四借了笔钱。

可谁知道,这钱花出去了,病还没治好,阿秀她爸只能回来等死!可吴老四不依不饶,天天上门催债。

阿秀家还不起债,吴老四就逼着阿秀嫁给他家那傻子儿子!现在这事在整个镇上都闹开了锅了。”

周芸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再次苦叹道:“吴老四只给了阿秀家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还不起钱,他就要来抢人!今天,好像就是最后期限了……”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凌振飞听了此中的原委,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难怪何灵秀刚才对自己吞吞吐吐,还说要自己赶紧娶她。原来是被吴老四逼亲!

在这整个村子之中,除了嫂子周芸,何灵秀一家就是他最亲的人了。如今,何家遭了这样的大难,他又岂能袖手旁观!

“阿飞,你要去哪里?”周芸正在这里感叹何家的苦处,没成想见到凌振飞撸起袖子就走,顿时便担忧地想要拦住他。

“没事,嫂子,阿秀家发生这样的大事,我去看看!”

凌振飞怕嫂子担心自己惹事,便作出一副平静地神色,一边说着,一边便向何灵秀家中飞奔而去。

……

何灵秀的父亲就她一个孩子,她母亲去世得早,自从父亲重病之后,何灵秀便没有去厂里上班,一直在家里照顾病重的父亲。

她是个孝顺的女儿,父亲得病之初,便表示不用治疗。是何灵秀一再坚持为父亲治病,不但为此花光了家中的积蓄,更是不惜向吴老四借了高利贷。

如今,家中连遭劫难,不但父亲的病没好,还欠了一身外债,甚至惹得吴老四上门逼婚。

如此种种打击,又岂是何灵秀这样一个弱女子所能承受的?

就在她感到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凌振飞,似乎已成为她唯一的依靠。

可是,凌振飞的家境也很困难,他又怎么可能帮得了自己?

何家的院子里,何灵秀忧心忡忡,看着屋内病重的父亲,更是心如刀绞。

嘭!

她正准备给父亲熬些中药,突然听到院门被人一脚粗鲁地踢开。

同时,院外传来了一个令之深恶痛绝的声音:“嘿嘿,秀丫头,我给你的三天期限到了,你考虑得怎么样?要是再跟我赖帐,可就怨不得我吴某人今天要抢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