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妖孽小医神 第7章 女扮男装的老千高手

凌振飞坐上面包车,十多分钟后,便到了滨阳市。

他在滨阳呆了几年,可以说对这座城市非常熟悉,城里的大街小巷,哪怕是胡同弄口,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数得出来。

当然,哪里有赌档,他更是再清楚不过了。

赌档,与那种一掷千金的专业赌场不同,也并非带有娱乐性质的棋牌室可比。

这只能说这是一种介乎赌场与棋牌室之间的产物,是由小部分人临时组建的赌博场所。

其地点选择也有一定的随机性,可以设置在各大娱乐会所,酒店宾馆,甚至在荒郊野外的破庙里。

凌振飞上大学期间,就经常在一些移动赌档里做兼职,跑跑腿,替人端茶倒水,赚点劳务费。对于哪些场所会经常举办赌档,他也算是轻门熟路。

来赌档上进行赌博的,不是专业赌徒,就是市内各行业的小老板们。

这些人虽然谈不上腰缠万贯,但天生好赌,玩起来也能转得开,一夜之间输赢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绝不算是什么稀罕事情。

凌振飞挡了辆出租车,直接前往一家名为“福乐至”的小宾馆。

这个宾馆看上去不大,从外表看去,档次和格调都不算高。但凌振飞知道,宾馆的老板很有后台,每天都会聚集着一些人在这里赌博。

自己今天想要迅速地赚取十一万,看来只能选择这里了!

进入赌档的条件并不高,只要身上最低揣两千块钱就够了,恰好凌振飞身上还有几千块钱。

凌振飞向宾馆外看门的老头亮了身上的钱,得到允许后,这才上了二楼大厅。

好家伙,现在还不过是上午九十点钟,这里的种种赌局,便在热火朝天的进行当中。

凌振飞虽有几千本钱,这些钱看上去不少了,但在这种赌档之中,也不过是一两局就能消耗掉的。

他必须要看准时机再下手!

身在热闹非凡的赌档之中,凌振飞并不急于开赌,而是在认真观察了一会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向一个玩得最热闹的牌桌走了过去。

这桌外边围了不少人,凌振飞挤进去一看,只见几个赌徒正在玩炸金花,而且玩得还挺大。

桌上摆满了清一色的通红钞票,而赌徒们的眼睛,显然比钞票的颜色更红!

庄家是个小胡子年轻男子,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头戴一顶鸭舌帽。

他大约二十岁上下,个子不高,模样倒还英俊,满面沉容淡定之色,坐在那里如同一尊佛般地洗牌发牌。

这小胡子看起来神态安详,却是鸿运通天,每次都能抓到一手好牌,不是炸弹就是同花顺,最次也是一手杂顺。

用不了几场下来,全场这么多赌客的钱,就全都堆在了他的面前。

围观的赌客们显然都被小胡子的赌运给惊到了,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

这小胡子似是故意显示自己的神秘,每次在看牌之际,都要做出一副古怪的样子,似是怕被谁看到,把牌紧紧地摁在桌面上。

然后一只手拔开牌角,一只手挡着牌面,等到翻牌时,准会引起围观众人的一阵惊呼。

众人都被小胡子这种晕牌手法给整得一惊一乍,但拥有一双透视神眼的凌振飞,却是能够看得真切,这家伙一直在出老千。

只不过,他的手法实在是老到,骗过所有人的眼睛罢了。

而更让凌振飞感到哭笑不得的是,通过透视神眼,他分明看出,这个小胡子哪里是男人,分明就是个女扮男装的家伙。

虽然这家伙一身装扮很有男人味,头发被帽子罩着,胸部嘛……呃,平得跟飞机场一样。

但这些外在的伪装,又岂能逃过凌振飞的透视神眼?

得知这家伙是女扮男装,凌振飞对之更加感兴趣,注意力也不由地集中在小胡子身上。

凌振飞以前在各大赌档里做服务生,也曾接触过各类赌术高手,对各种出千手法,多少也有些了解。

事实上,赌博,说白了,赌技都是假的,重点都在运道。

可惜运道这东西是虚的,难以掌握。

因此,出老千就成了赌徒赢钱的最好方法。

那女扮男装的小胡子之所以每次抓的牌都那样好,主要原因,都在她洗牌的手法上。

这小胡子显然是个出色的老千,她的手指灵巧纤细,似乎比眼睛都要灵敏。

只要把桌上的牌洗上两遍,就能以寻牌的手法,记住手中最大的牌色,且将这些牌都发到自己手中。

比如她上次手上有两张黑桃,她便先切牌记住这两张牌,然后再迅速地找出整副牌中其他几张黑桃的所在位置,再记住其中最大的一张。

即使洗乱牌势,等到发牌的时候,发到她手上的,绝对会是最大的同花顺。

小胡子玩得很嗨,凌振飞站在旁边冷眼旁观,心中却是极为不屑。

虽然他早知十赌九骗,但自己并非赌徒,对于千术,自然更是不屑一顾。

赌场里最怕的就是老千,赌徒们都在防着老千,而赌场方面,则要防着有赌徒出千。

即使是这么个临时搭凑起的小赌档,也是毫不例外。

小胡子正赢得嗨起,却是没留意赌档老板正在暗皱眉头。

眼看着这仅半大上午的功夫,就被小胡子给赢了一百多万,和她一桌的赌徒们每个都输了钱,要是再让这家伙玩下去,谁还敢上他们这个赌档?

赌档老板明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好运气,明知道她出了老千,却就是发现不了,心中恼怒,暗中向自己手下的打手使着眼色。

意思很明显,他们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刺头存在,准备要对小胡子下手了!

小胡子及赌档老板等人的反应,自然逃不过凌振飞的眼睛。

他发出一声冷笑,向着这个正赢得飞起的小胡子走去。

凌振飞进赌场的目的,是为了赢钱的。也并不想赢多少,二十来万就够了。

看眼下的形势,赌档内大部分钱都落进了这小胡子的腰包,自己要想赚点利市,就得从这家伙身上下手!

“慢着!”

几个看场子的打手得到赌档老板暗示之后,正准备想办法把小胡子弄出去狂K一顿,老板突然看到凌振飞上了桌,不禁一愣,及时将手下拦住。

“老板,怎么回事?”打手们愕然不解。

“别忙着动手,先看看再说!”看着正神情安定地坐到小胡子对面的凌振飞,赌档老板脸上神色显得很复杂。

现在谁都知道,小胡子赌运通天,凡是跟他赌的,没有谁不输个精光的。

偏偏这个少年还敢上前,这少年要不是傻子,就绝对是身手卓越之辈!

想到这里,赌档老板的眼睛变得炙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