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正文 第一章 宗门测试

灵元宗测试广场,今天是记名弟子半年一次的宗门测试,最终的测试时间是入宗一年后,如果达不到要求就会被逐出宗门。在测试广场上,外门的柳长老捧着名册站在一块石碑前。

“肃静!下面进行半年测试,张亦”。

柳长老开始点名,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少年从众弟子中走出来,“柳长老”,他来到石碑前朝着柳长老行礼之后,伸出右手按在石碑上。在他闭上眼睛的一刻,石碑中央绿色的水晶发出光芒。

“体魄四重,不错,下去吧”,柳长老微微点头。

“是,长老”,得到了称赞,张亦带着笑脸走下台。

“下一个,柳择明”,又一个少年走出,水晶的光芒与前者无异。

“体魄四重,下去吧”,柳长老宣布结果。

“下一个,风力”,“体魄四重”。

“体魄三重”。

“体魄四重”。

“体魄三重”

“......”

测试在进行,柳长老的声音在广场上不断响起,对于结果,有的人开心有的人失落,直到一个名字的出现。

“下一个,秦宇”,柳长老念道。

话音落下,场中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集中在一个神色坚毅少年身上。

面对瞩目,秦宇脸色从容的走上前去,“柳长老”,他恭敬的躬身。

柳长老只看着手里的名册不答。秦宇转身面对石碑,闭目之后缓缓伸出了右手,手掌触碰到石碑之后,之前那大放光彩的绿色水晶毫无动静。仔细看才能发现在水晶的里面。有一丝暗淡到极点的光芒,连水晶都照不亮。

“体魄二重”,柳长老平静的说,得知结果后,秦宇也只是苦笑。就像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一样,从头到位柳长老没有看过他一眼。

“入宗半年毫无存进,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明天去后山采五百枚荆棘果”,柳长老冷冷的说,“是长老”,秦宇回了一句。

“体魄二重?我没听错吧,我记得他入门前就是体魄二重吧”,台下的弟子忍不住开始议论起来。

“同样是兄弟,一个那般妖孽,一个却废物至极,老天爷还真是会捉弄人啊”。

“是啊,想当初他哥哥先天体魄六重,入宗一年就突破八重直逼九重,都快能和外门长老比肩了,这般变态也只有妖孽才能形容,只可惜天妒英才。现在看看他弟弟,呵呵~~”。

“切,什么老天爷捉弄人,依我看这秦宇根本就是自觉不如哥哥秦风,所以就自甘堕落。当初入宗时我是三重,现在都突破四重了。当时也同样有二重的师弟师妹,现在不也是三重了吗。只有他还是体魄二重,这不是自甘堕落是什么”。

“说得对,像他这样的人死了也不会有人觉得同情,简直就是宗门的蛀虫。这次去后山回不来最好”。

“如果说他有什么妖孽的地方,那就是恬不知耻的境界无人能及。换做是我早就灰溜溜一个人找个深山野林躲着去了,何必出来丢人现眼”。

“你懂什么,人家这叫不放弃梦想”。

“梦想?幻想吧。我说还好那秦风是死了,不然不被他弟弟活活气死才怪”。

“哈哈……”。

“大家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了,再怎么说也还有半年的师门情谊”,有人出来打圆场,不过言语之中的幸灾乐祸事不关己谁都听得出。

“情谊?哼,他若是死了,我可能还会每年忌日给他烧点纸钱。如此厚颜无耻的赖在宗门,让我们被另外两宗的弟子耻笑,这种情谊都是拜他所赐”。

“你们说做人怎么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呢”。

“做人?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有什么自知之明”。

……

秦宇走过人群,那些议论声在他经过的时候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说得更加大声,生怕他没听到。一开始就强调安静的柳长老也默不作声,依旧点着名继续测试。直到秦宇一个人走出广场,场中才自发的安静下来。

“一群鼠目寸光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做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吗”,秦宇心中很是不屑。他也不作逗留,因为还有一堆宗门的杂务要做。

“话说我该不会是摸了块假石碑吧”,听着身后柳长老那四重,五重的声音,秦宇忍不住嘀咕。因为宗门规定记名弟子一年后达到四重就能留在宗内,而五重的话则是可以晋升内门弟子,所以身后一个个四重五重的简直就是天才,才半年时间人家就完成了一年的事。

至于测试结果之外的声音,他直接选择性忽略了,这半年来什么没学会,就学会了抗压,嘲讽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枚满是裂痕的紫色精魄,从棱角来看应该是某块精魄的其中一部分。残魄中有一缕金丝,这是他哥哥秦风留下的。

“我说老哥,你这个立志要振兴的宗门可是不容易啊”,他凝视着手里的水晶无奈的说。

与其说是他不努力,不如说是没有努力的机会,每天杂物从早做到晚。明明规定了记名弟子每三十天可以去一次修炼场,可是这条规定到了秦宇身上就直接失效了。整个宗门可谓“上下一心”的齐齐把这规定忽略,半年来他只去过一次,其他时候都在各种打杂。

唯一去过的一次还是为了方便打杂带他去走了个过场,这样因“才”施教的宗门进来之后让他拿什么去突破。所以测试结果出来秦宇只能苦笑两声,这个结果不是意料之中吗。

“算了,为了老哥你的理想,弟弟我就再忍忍”,秦宇收起精魄。

他再次拿出一张纸,上面是宗门发布的任务清单,他对其中一个任务研究很久了。看了一遍之后,秦宇抬头看着天空,刚刚还苦笑无奈的神色在抬头的一瞬间变得坚毅无比。

“贼老天,既然宗门不给机会,那么三天之后你总该给我个机会吧”,他收起清单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