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正文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秦宇离开罗切斯拍卖会时,手里的蓝卡就收到了信息,两千金魂币已经到了卡中。这张蓝卡里面有一处单独的空间,这些金魂币就是存储在其中,他随时可以取走,而不是只是数字。

虽然烈焰掌只卖了一千二金魂币,可不卖的话他连体术都兑换不出来,也谈不上亏不亏。现在他要求也不高,裂阳三段术能卖三千就好。那样至少不用找工作,至于修炼所需的其他材料,那些都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东西。

回宗后第二天,罗切斯拍卖会十天后会在三元城拍卖一本高阶体术的消息便传出来了。这里的高阶可不是黄阶高级中级之类的,只是大家默认的对于体魄境没有等阶的体术的称呼。高阶体术就表示提升强大并且有很不错附带效果。

十天之后,夜色笼罩下的三元城多了一层沧桑的气息。作为很多城市道路枢纽的三元城今夜格外的热闹。

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一个时辰,络绎不绝的灵兽马车和一些没入宗门的修炼者都纷纷来到城中。这次罗切斯拍卖会不仅拍卖高阶体术,还有很多珍稀灵材,以及药材灵剂,可以说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拍卖盛会。

修炼室中秦宇全身包裹着蓝色火焰,力量实质化以后被抽出身体。他并不想早早的就去拍卖会坐着浪费时间,只要等快结束的时候去收钱就够了。

时至半夜,秦宇来到了拍卖会,刚好体术拍卖完正在等待结算,所以他也在单独的隔间稍作休息。

“下面将要拍卖的是不逊色与体术的东西”,下方的拍卖还在继续,随着主持的女子话音落下,一个黑布遮盖的长方形巨大物体被六个人推上了台。

“艾欧姑娘,这么大的东西,难到是灵兽不成!”,台下众人开始猜测起来。

“莫非是什么数量巨大的灵材”,大家都很好奇。

“诸位稍安勿躁,让艾欧为大家揭晓答案”,她笑着走上前,纤纤玉指轻轻撩起黑色的帷布。

是一个大铁笼子,其中有一头通体雪白,张着一对圆圆大大耳朵的灵兽。

“这是什么灵兽?”,众人疑惑。

“看这样子既没有尖牙利齿,也不是力大无穷的类型,怎么用这般坚固的铁笼锁链缩着”。

“这看起来是很温和的灵兽吧”。

“艾欧姑娘,你们拍卖会这是拍卖宠物吗”。

……

场中议论声四起。

“笼中的小兽乃是一种灵兽的幼体,二阶灵兽。各位可别小看它,它速度极快,绒毛下有一对利爪能削金断玉,锋利无比。最重要的是它可以随着成长而进阶”,艾欧介绍到。

“幼兽?那艾欧姑娘,不知这小兽的成体是何灵兽呢”,有人发问。

这时,裂阳三段术的结算下来了,除去手续费和之前的两千金魂币,一共卖出八千五百金魂币,面具下的秦宇脸色惊愕。他想着卖个一两千是正常价,三千就算高了,顶多四千,可是现在卖了八千,加上之前的两千,也就是说卖出了一万多金魂币。

下方的小兽拍卖已经在报价,秦宇还没回过神来,这简直就是一夜暴富。这么一来不止玄极幻星术妥妥的,就连三相术他也能想一想了。

得到了金魂币后秦宇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下方叫价的人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两千,在下玄元宗易权,不知诸位可否给个面子”,听到这声音后,准备离开的秦宇转身坐下,原本平静的眼眸中流露出森冷的寒意。

“玄元宗易公子出价三千,不知可还有哪位客人愿意竞价”,艾欧温柔的声音传遍全场,光是听着就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不过虽然脸上微笑,可艾欧心中却很鄙视。这雪白小兽拍卖四五千是绝对稳妥的,但是对方竟然报出自己的宗门,这样一来谁还敢竞价。至于另外两个宗门,人家对着灵兽根本不感兴趣。

果不其然,刚刚还在竞价的众人顿时安静。半晌没人叫价,迟疑了一回儿,她也不得不宣布结果。

“既然如此,那这雪白小兽便归~”,话音未落,楼上单间中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两千一百”,轻柔的女子声音传遍全场。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像那声音的源头,试图看看这敢跟玄元宗竞价叫板的人是何方神圣。

“两千一百,五十六号客人出价两千一百”,艾欧笑着报价,这下她知道这笔生意不会亏了。

“两千五百,这位朋友,可否卖个面子”,易权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宇示意侍者继续报价,“两千六百”。

“看来朋友是不给我玄元宗面子了,三千”,易权直接抬出了宗门。

众人看向五十六号单间,这次若是再报价,那就是不给三宗之首的玄元宗面子了。虽然他们觉得不可能,可是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三千一百”,果然五十六号单间并未让他们失望。这下有意思了,所有人心里不约而同的这么想着。

“既然朋友不给面子,那三千五百”,易权语气转冷。

“三千六百”,侍者继续报价。

“四千”,易权跟着报价。

“四千一百”,“四千五百”。

“四千六百”。

“五千~你有本事再加”,易权怒了,对方每次只加一百,这分明就是看他不顺眼故意找茬。

“五千一百”,侍女平淡的声音传来。

大家开始幸灾乐祸了,一向以势压人的玄元宗这次遇到了一块铁板。对于玄元宗这种权限狗他们在心中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是自己又没有那个财力和实力去与人争斗,所以只是敢怒不敢言。

“五千一百是吧,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让你买”,易权心中冷笑,然后报价。

“五千五百”,他继续出价。

“五千六百”,秦宇再跟。

“六千”,“六千一百”。

“六千五百”,“六千六百”。

“七千!”,易权再次报价。

全场一片哗然,七千金魂币,这小兽最多四千算是顶天了,现在竟然叫了七千。这下他们再次凝视五十六号单间。

然而当他们数着心跳等着七千一百的时候,五十六号单间一直寂静无声。大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易权所在的单间。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易权的脑海中滋生蔓延。五十六号单间死寂一般。

就连作为主持的艾欧都忍不住看了一眼五十六号单间,很明显,现在谁都知道堂堂三宗之首的玄元宗——被耍了。

“玄元宗的公子果然豪气,可还有哪位客人愿意竞价”,艾欧笑着问。

这句话活生生的是在鞭尸啊,谁都知道玄元宗被耍了,谁还会竞价。单间中的易权快要吐血了,七千金魂币啊,哪怕他是外门长老的徒弟,这七千金魂币他也拿不出。只能挪动宗门这次用来竞拍其他物品的金魂币了。

“既然如此,那就恭喜易公子买下了雪白小兽”,艾欧笑着说。易权脸都绿了,不知道该如何向宗门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