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正文 第五章 节外生枝

离开任务堂已经是傍晚,秦宇无比兴奋的奔向修炼场,三天时间实际上只有三个晚上,他一刻也不想浪费。

但是在中途却预见了杂物管理的王罗长老,秦宇也只能迎上去。

“王长老”,他微微躬身行礼。

“秦宇?你怎么在这,柳长老召集所有外门弟子去斗武场,你为何不去”,王罗长老脸色一沉。

“回长老,我刚刚才从采集队回来,尚不知柳长老召集之事”,秦宇说道。

“那现在过去吧”,王罗长老听了他的解释脸色才好转。

“是长老”,秦宇作揖后离去。

去到斗武场之后,所有外门弟子都整齐的按照修为列队排在场中。而秦宇自然是排在最后,不过他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次聚集弟子是何缘由了。

那三个被他撂倒的玄元宗弟子兴师问罪来了。三宗之中以前是以灵元宗为首,但是近百年来玄元宗人才辈出,已经取缔了灵元宗的地位,所以对方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上门讨“公道”。

除了玄元宗,连青元宗也有人来,三个弟子有两个还躺在担架上,那个被一拳打中脸的家伙整张脸都变形了。

“齐长老,既然你一口咬定是我灵元宗的外面弟子打伤了易权贤侄三人,现在所有外门弟子全都在场,你大可带着他们三人下场去看”,柳长老脸色阴沉的说。

“权儿,说吧,是谁将你们三人打伤”,玄元宗的齐长老问。

“师父,还请您别再追究此事,我等三人也并不认识那个人”,易权咧着嘴说,到现在他的脸都还浮肿疼痛。

饶是他心中恨不得将秦宇碎尸万段,但是他很清楚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否则别人只会觉得他们三人是废物,是活该被打。毕竟对手只是一个体魄二重的人。

“易权贤侄真是宅心仁厚,但对如此下手狠毒性格凶戾的人大可不必。若此人真是灵元宗的弟子,我相信柳长老也定会秉公处理,还你们一个公道,对吧柳兄”,青元宗的阮长老大义凛然的说。

“那是自然,不过我灵元宗绝无这样的人,若是齐长老只是带着自己的弟子来开个玩笑,那我灵元宗也不会默不作声”,柳长老冷声道。

易权心里都快哭了,现在势成骑虎,而地上的两个家伙又装死一言不发,他是指也不是,不指又不行。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台下,正巧看到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秦宇,眼底一抹狠色划过。

“回师父,当时那个人并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易权说道。

“不是任何一人?难道是核心弟子不成!”,齐长老脸色森冷。

“哼,一派胡言!”,柳长老怒了,很明显对方是恶意栽赃,还要栽赃给一个核心弟子,他怎能不怒。

“怎么,莫非你灵元宗要包庇凶徒不成”,齐长老拍案而起。

“包庇又怎样,齐越,你自己是外门长老,难道你不知道核心弟子都修行体术吗,若当真是个凶徒,就凭他们三人能活着回宗吗。你这分明是恶意栽赃,难道真以为我灵元宗好欺负不成”,柳长老直接暴起。

蓝色的火焰从体内溢出,苍老的双手握拳,火焰在拳头间凝成了两个蓝色的雄狮头颅。可怕的气息让所有人后退一步,这是柳长老的体术——蓝焰狮罡拳。

“你的意思是核心弟子完全可以杀人灭口吗,看来你是铁心要包庇了。我倒要看看你这蓝焰狮罡拳有几分火候”,齐越同样争锋相对。

“喝!”,他低喝一声,十根手指缓慢的握拳,一股股土色的气息如灵蛇一般缠绕双臂,最后在拳头之间汇聚。

“二位稍安勿躁,此刻并非意气用事的时候”,眼看着两人就要大动干戈,阮长老连忙劝阻。

“师父,柳长老,虽然那个打伤我们的弟子不在场,但是在场的人中却有人知道他是谁,因为当时还有另外的灵元宗弟子在场,他和那个行凶的弟子关系很要好”,易权忙说道。

“还有人在场!权儿,你说是谁”,齐越收了体术问。柳长老也皱起了眉头,而秦宇也同样目光一沉。

“当时在场的人便是外门弟子秦宇”,易权高声说。

果然,秦宇心里暗骂,还是嘀咕了这个家伙的阴险程度。

“你说秦宇?”,柳长老以为自己听错了,众弟子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秦宇身上。

“秦宇,可有此事”,柳长老喝道。

“回长老,确有此事”,秦宇走上前来,他也不否认。一旁的易权心中冷笑:我看你接下来怎么圆。

“那个人是谁”,齐越问。

“回齐长老,是我”,秦宇语出惊人。

易权愣了,柳长老愣了,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大胆秦宇,没想到入宗半年以来不仅修为毫无寸进,竟然还敢做出这等无法无天之事,你可知错”,柳长老立刻反应过来,高声呵斥道。

他心里已经有点相信这件事是自己宗门弟子所为了,而秦宇只不过是代罪羔羊。

“等等柳兄,你莫非觉得我和齐兄可欺不成。这秦宇也许没人认识,但是他的大名却无人不知,入宗半年还是体魄二重的废物,你说他能将修为接近五重的易权和两个四重的师弟打成重伤,这未免太敷衍了吧”,一旁的阮长老看不下去了。

秦宇不说话,目光淡淡的看了易权一眼,那意思好像就是在告诉他:看到了吧,小爷我大方的承认了都没人相信。

看到这目光,易权气得咬牙切齿,面部的肌肉都在抽动,他真想一拳上去将这副可恶的嘴里打烂。

“你就是秦宇,说!是谁指使你来顶罪的”,齐越问道。

“回齐长老,弟子不敢说”,秦宇故意看了柳长老一眼,这饶有意味的一眼明摆着就是在告诉大家,我接下来会说出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但是那样会得罪人,所以不敢说。

“秦宇,此事与你无关,只要你说出来,我与齐长老保你无事”,阮长老保证道。不过这保证未免太过苍白,自己又不是他青玄二宗的人,他拿什么保证。

柳长老脸色阴晴不定,他想要阻止,可是无从下口,只是看着秦宇,流露出深恨的表情。

“是,指使弟子的人就是……”,他故意顿了顿,“易权师兄!!!”。

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众人又是一愣。

“小畜生,你是在耍我们”,齐越暴怒,对着微微躬身的秦宇后脑便是一掌。

但是这一掌就在落下的瞬间被另一只手牢牢抓住,面对大地的秦宇嘴角微扬。

“齐长老,难道你想杀人灭口不成”,出手的人自然就是柳长老。

“杀人灭口?柳沢,你是什么意思”,齐越目光冰冷。

“哼,秦宇,你将事情说清楚,是不是易权指使你来构陷宗门弟子”,柳长老说。

“回长老,自从弟子来到宗门,也许是因为哥哥的光环,又或许是自己的不争气。这半年来每天都是在冷嘲热讽中度过,就连仆从也未看得起弟子过,在宗门中更是没有半个朋友。这一点众所周知”,秦宇开口说。

“你想说什么”,柳长老眉头深凝。

“弟子的意思是在宗门中弟子并无任何朋友,但易权师兄却口口声声说那个打伤他们的人与弟子相熟,硬说弟子当时在场,这分明是想要暗示弟子承认此事是我所为”,秦宇言辞恳切,语气中有自嘲,有无奈,简直真诚得让人都无从怀疑。

“这么说你并不在场”,柳长老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牵扯到核心弟子,那么就还好说。

“若是易权师兄觉得弟子在场,那弟子就在场。而且还是弟子打伤了他们”,秦宇说道。

旁边的易权心里直骂娘:神TM我暗示你,你妹的怎么听出来的暗示。还有什么叫做我觉得你在场就在场,我还觉得你该死你怎么不去死啊。最气的是这个家伙已经一口一个是他打伤自己三人的,但是没有任何人信,都觉得他是无辜的。

“齐兄,此事恐怕与秦宇无关”,阮长老看了易权一眼说。

这一眼让易权很受伤,那眼神分明就是觉得秦宇是无辜的,而自己也的确暗示他承认。易权几乎快要抓狂了。可怕的是他师父齐越都点了点头,这下易权心里是彻底抓狂了。

“既然如此,那你下去吧”,柳长老说。

“是长老,对了齐长老,弟子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秦宇话锋一转。

“你还想说什么”,齐越还没答应,柳长老就先答应了,他现在恨不得秦宇再说出什么让对方吃瘪的话。

“齐长老之所以断定打算易权师兄的人是外门弟子,应该也是有根据的吧。作为第一大宗的外门长老,弟子相信您不会凭空臆断”,秦宇说。

“那是自然,宗内弟子找到权儿是他们都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从街上的人口中得知他们三人曾经与一位身穿灵元宗外门弟子长袍的人发生争斗”,齐越回答道。

真是所谓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秦宇这话说得他就很舒服。

“请恕弟子直言,外门弟子的服色在宗门并非什么至宝,也说不定是什么人穿着外门弟子长袍蓄意栽赃。今天是我灵元宗,说不定明天便是玄元宗。因此还望长老斟酌”,秦宇说道。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柳长老和齐长老的目光全都不经意的瞟过阮长老的脸,只不过没有人察觉。

“权儿,你确定那个动手之人不在在场的人中吗”,齐越问道,他心中已经有数,但明面上还得问清楚。

“回师父,的确不在”,易权还能说什么,他现在只想回去,然后在好好想想如何找秦宇算账。

“既然如此,此事便暂且搁置,等查清之后再做论处”,齐越也就不再纠缠。

“柳兄,这次是老夫不查,此事还需贵宗协助,希望早日查清”,他转向柳长老拱手道。

“齐长老,希望下次别再出这种误会”,柳长老冷着脸说道。

“告辞”,一行人离去。

“秦宇~”,柳长老拖长了声音。

秦宇眉头一拧,根据这半年在宗门的尿性,接下来这个老家伙必会有一个理由找自己的茬。

“说吧,刚刚那番话是谁教你说的”,柳长老冷着脸。

“回长老,没有人”,秦宇老实的回答。

“没有人~哼,好大的胆子”,柳长老冷哼一声,全身火焰包裹,一头雄狮若隐若现。恐怖的气势陡然攀升。

站在面前的秦宇连连后退,一股狂暴的气息充满胸膛,四面八方都传来强力的重压,让人喘不过气。

“柳长老,你这是何意”,秦宇脸色惨白,真个人双膝跪地靠双掌苦苦支撑。在场的弟子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何意,你刚刚说的话是想挑起宗门纷争吗”,柳长老看着秦宇质问道。

“弟子不敢~”,秦宇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回答,形势比人强,这就是淬体境和体魄境的差距,单是气息,体魄四重的自己连站都站不住。终究还是实力不够。

“量你也不敢,老老实实的在宗门待满一年然后滚蛋,若是再出什么纰漏,休怪本长老无情”,柳长老收敛气息离去。

“啧啧,天才的弟弟~呸”,众弟子满脸不屑的从他身旁走过纷纷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