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第五百零五章 剑之威

看到秦宇将那灵座抛出,百利略目光微变,一股强大的压力落在,这股压力对四周的废墟没有一丝影响,而是意识上的压迫。

“老东西,可敢意识一战!”秦宇一跃而起落在那王座之上。

“如你所愿。皇品的意识,老夫倒想领教领教!”

百利略仰天而立,意识直接离开身体冲天而去。他竟然选择了意识离体,在生死境之下,离开了身体的意识是无法调动体内本源的,这么做就是要与秦宇正面拼意识。

在他看来,在所有人看来,秦宇主体意识虽是皇品,可是从未经历过灵劫锤炼,更无任何意术修习,基础再好也只能被动挨打。

其他人全都御空远观,一颗水晶高悬在两人的头顶,那展开的王座就像是一座竞技场。明月却没有观战,留下了莫德元术,自己一个人赶回族中。

百利略的意识落在王座之上,向下的压迫感化成了厚重的力场扯住上面的东西。百利略落场之后随便挥手,在他意识周边便凝出一片片树叶。他随手拈过一片投掷而出。

秦宇以本源之力凌空而立,谁都以为他不会意识之术。那带着破空声的树叶划过夜空而来,化作一头巨兽冲撞。

一无所动的秦宇一枚玄魄突然出现在他手中,看到他竟然掏出了玄魄,宁逍等人不由得嗤笑。

“呵呵~居然想用本源之力来与意术抗衡,连最基本的意识认知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这般周璇,一个神魄封印碑直接镇杀不久完事了吗?”

“.…..”

神玄之境无论意识孰强孰弱,不掺杂任何其他的意识攻击也只能作用于意识,所以秦宇就算搬出一颗神尊九重的玄魄也没有任何用,不可能能挡住那意念巨兽。

秦宇手中的吞魄一出便立即掠夺四方灵气和散落的本源,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他被一招秒杀的时候,星魂之中幻星发动,在看不到的吞魄之中一张幻星卡被激活,他从那吞魄里抽出一把雪白的长剑。

“哼~”

百利略冷笑,在他看来胜负已定。只不过下一刻他就被狠狠打脸,那怎么看都是本源凝聚的长剑一剑而出,咆哮的巨兽竟然被从中间一分为二。

虽然他那手中的长剑也消失了,可是他居然真的能用本源之术来切割意识之术,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

“原来是个剑修,老夫看看你那一点点微弱的剑意能切我多少意术!”

百利略略微一顿之后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见他大袖一挥,万千树叶如白驹过隙一般刹那便出现在秦宇面前。秦宇便又抽出了一把白色长剑,长剑抽出的一刹那暗域扩张。

以到眼前的树叶在这一刹那仿佛静止,极致的剑意爆发,手里的长剑电光火石之间挥出同等数量的次数。顷刻之间所有的树叶全部被一分为二,再一次化解了百利略的攻势。

那一剑太快太快,太准太准。任何一片树叶只要没入他的意识之中然后伸展开来,那么他的意识绝对会被撑爆。可是就这么骤雨一般的攻势被秦宇尽数的挡下。

所有的树叶分开,所有的人目瞪口呆。不是惊诧于他能挡下这攻击,因为在场都是五重之上的神尊,这树叶不过是简单的意识运用,谁都能挡下。正在惊诧的是秦宇这极致的剑意。

明明意识凝成的剑没有任何剑刃,更加谈不上锋利,可是他的剑意之强直接赋予了白剑锋芒,硬生生的切开了意术。

“有两下子,有本事你再将这封印碑给切开~”

百利略脸色森冷,对付一个玄尊居然两次失手,这是多么丢脸的事,所以他直接抬出了具有斩杀能力的神魄封印碑。

秦宇剑意高涨,在他的身体周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白色的重影,但是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气息,因此谁都以为是水晶光芒和月光的重影。

“这有何难!剑来!”

秦宇左手执吞魄,右手伸向夜空,握拳之间一把银白色的长剑凝聚在手中。那巨大的石碑落下,空间被封印,巨大的压力坠落在身,他的嘴角和鼻孔都留下了鲜血。

就在这石碑穿透他的身体锁住意识要将他镇杀之时,那伸直的右手手腕一扭,银白色的剑身扭动之间,一寸寸的剑芒朝着四面八方迸射出去。

面对低境界的玄尊拥有斩杀效果的神魄封印碑刹那之间千疮百孔,随着秦宇虎躯一震,破败不堪的石碑直接破碎,消散在王座之上。

“这….怎么可能!”

柳苍龙瞠目结舌,他不断的告诉自己秦宇是玄尊,百分之百只是玄尊。可是事实就是一个玄尊竟然斩碎了神魄封印碑。

“老东西,你也打够了吧,现在轮到我了!”

秦宇手里的白剑斩碎封印碑以后消失,但是他依旧一个箭步踏出。无比强大的战意激发了雷鸣剑意,剑修的恐怖就是越战越勇,而越勇便越强。

一步踏出,白剑再起,三重白色的身影从他的体内爆发,分别从正面和左右一齐发动攻击。三个人影都是意识,可是却没有秦宇的气息,也就是说这不是他施展的意识之术,而是单纯的剑意所凝。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从秦宇斩碎封印碑到三人影三面夹击仅仅只在一念之间。甚至秦宇的话的最后一个字才刚刚敲开百利略耳朵的大门,三个身影所执之长剑就已经碰到了他的意识。

一闪之间秦宇从正面穿过了百利略的意识,三个身影交错之后再次回到他的体内化成重影,三把白剑汇聚之后消失。

两个人背对而立,秦宇脸色平静还保持着一刺出的姿势,而百利略则是神情凝滞,紧接着在地面上的他的身体内气息突然紊乱。

“噗~~”

站在地上的百利略的身躯张口便吐出一口鲜血。

“嘶~”

宁逍等人为之一滞,玄尊和神尊比斗意识,百利略竟然被伤到吐血。这是多么恐怖的剑意才能做到,此时此刻再去看秦宇时,谁也不敢再将他与一般玄尊相提并论了。

“好~好~好得很!”

百利略脸色扭曲怒极反笑,背对着秦宇的意识开始扭曲变形。骇人的气息扩张,他的意识不再是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