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第五百零七章 极限反杀

这一拳落下,躲在远处的柳苍龙屏住呼吸等着看结果。说实在的,秦宇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每一次他都认为秦宇死定了,可是每次都被逆转。

现在看到百利略那满含怒火的一拳准确无误的落在秦宇心口,他竟然会怀疑秦宇可能没事。要换做以前,现在他又该冷笑了,可这是秦宇,他着实心里没底。

这一拳打得秦宇吐血,本来他就是一直在强撑,现在又硬扛了神尊一拳。纵使这拳劲没多少力道,他也差点没熬住。

在场的所有人中最为震惊的不是那些看着秦宇一次次逆转的人,而是落拳的百利略。他这一拳不说是用了多少力量,但是就算单凭肉身的爆发也绝对足够将他胸骨轰塌,震断经脉才对。

然而事实上这一拳落下之后,拳劲力道就像泥牛入海一样没了感觉,秦宇也只是干咳出一口血,不论气息还是脸色都一如之前。

“咳咳~~还真是好疼的一拳。”

秦宇嘴角微扬,一口的白牙都被染成了红色,这笑容看起来无比的邪魅。紧接着他的身后火光冲天,一对巨大的凤翅从后背伸展而出,完全撑开之后将面前的百利略包裹住。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大明王拳!”

百利略冷哼一声,再次提起拳头。经脉之中法诀调转,丹田之内灵气流动,无比磅礴…..

“怎么回事~我的本源之力怎么会……”

就在他准备调转本源之力施展绝杀体术之时,却发现自己神魄中的本源竟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消耗一空了。可是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是用意识在战斗,怎么可能本源之力会全部消失。

现在丹田中的神魄内虽然本源还在,但是本源之力完全是耗竭的情况,一丝一毫都抽调不出。

“这世上想不通的事太多了,下辈子好好做个人吧。”

秦宇的声音宛如死亡的丧钟,在他的身后一只火凤飞起,熊熊的烈火自那凤喙中吐出,被包裹的百利略整个融化在了火焰里。

最后他收了双翼,收回吞魄,一个人摇摇欲坠的立在半空中时,整个夜空中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一个神尊啊,那可不是一重二重,更不是三重四重,是堂堂八重九重,而且还是元素域中鼎鼎大名的万宝斋品鉴大师,就这么死在了一个玄尊的手里。

柳苍龙目光彻底的呆滞,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可是现实就是这般残酷,百利略死了,他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柳苍龙更不知道。

“呼~~接下来~”

秦宇长舒一口气,那冰冷的目光扫过天上地下的人,被他扫过的人无不是寒冰附体心头一怵。

“轮到你们了~~”

秦宇翻手之间那王座在掌心扩大,随即将之朝天空一抛,巨大的王座遮天蔽月。刚刚还呆滞的柳苍龙,宁逍等人瞬间醒悟拔腿就跑。不是他们太怂,而是那百利略之死着实太过诡异蹊跷,谁也不能肯定自己不会是下一个。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秦宇一天还活着,这王座也好,神狱也罢,迟早有机会夺取。就哪怕他们知道秦宇百分之九十九的是在虚张声势,也没有人敢拿命去试那百分之一。否则很可能莫名其妙就尸骨无存了。

在所有人都作鸟兽散的时候,一个黑影藏在废墟之中的阴暗处看着空中的秦宇。

“回禀我皇,战事已了。”他的声音低沉浑厚,似乎在和什么人对话。

“哦?结果如何。”

另一个略微圆润的声音响起,像是女人的声音,却又没有少女那般清脆朝气,反而多了一些慵懒和平静。

“不出我皇所料,他……”

“胜了~”

他看了秦宇一眼,停顿了好久才说出最后两个字,似乎很不愿意承认这个结果。

“果然有点本事,说不定未来还真会成为我们的劲敌。”慵懒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赞赏。

“启禀我皇,他刚刚经历两次生死极限,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我可以出手夺回那件东西。”

“不必了,东西是谁丢的,就由谁去找回。她那边应该也快解决了。阿白,跟在他身边,看看他对芯体~~究竟了解多少。”

“遵我皇命!”

若是秦宇听到这番对话,心中必然掀起滔天巨浪,在这星武大陆之上,竟然还有人知道芯体之事。

现在秦宇仍旧在之前留下的大坑中调息,莫德元术率人守在他身旁,过不多时,莫德家的核心卫队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只是他们来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

秦宇这一坐就坐到天明,这不安的一夜总算是过去,两次的生死之战带来了意识和本源的消耗,所以修炼起来略有精进。本源修炼的速度比平时提高了很多。

到了天亮,忙了一晚的明月才来到他这边,准备率队清理废墟,重新收拾族地。

“秦宇,你没事吧。那百利略呢?”

明月问道,她看了看四周,这里和昨晚一样,完全不像是有战斗过都的痕迹。难不成在卫队到达之前,百利略就已经退走了。

“没事,还有些皮肉伤罢了。清理法典的事~”

秦宇说道,他这副身体只要不是全身散架或者出现残缺,基本上他都可以撑过去。其他人是灵气之身,而他是灵力之身,还有曲魄在身,恢复的速度自然神速。更何况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意识也强大了,对于疼痛的承受极限也更大。

“我正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法典之事由海王和其他几位前辈主持,今年的族会也取消了。再过一个月开启元素战场,你还是留在族中养伤吧。”

明月说道。连旋霄城都被一分为二了,死伤无数不说,族会肯定办不成了。也不可能临时改到其他城市,因为元素战场就要开启了,没有时间给所有人赶路。

“是这样,元素战场谁都可以进去吗?”秦宇问。

“是的,一共有八个入口,除了旋霄城,周边还有两个。只要按时进入即可。至于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也没进去过。”明月微微颔首。

“多谢告知,那我现在便离开。”秦宇起身告辞。

静坐了一夜,突然起身,身体的疼痛一瞬间全部涌上来,他差点没站住。好在明月连忙扶住他,不然肯定又倒在坑里了。

“你还是现在族中养好伤再走吧,宁逍那些人也未必就会善罢甘休。”

明月秀眉轻蹙,略微有些担心。

“没事,我先走了。”秦宇摇摇头,一个人踉跄了几步之后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