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第五百零九章 白衣人

“你说还?嗬嗬~我怎么不记得拿了你们什么东西。”秦宇淡淡的说。

“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意外,难道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为首的人目光微凝。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似乎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秦宇同样神色微动,从这一身的邪气判断,眼前的人应该是那夙貘的某个爪牙。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行踪,他为什么不亲自前来。看来要找个时间去问问了,看看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看你的样子一定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四个人一起爆发气势,全都是神魄五重,四块神魄封印碑直接落下,这次秦宇可没有了白剑幻星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空间封禁。这哪里是要让他交出神狱,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

“四个神尊,还真是看得起我~”

秦宇神色不变,漆黑的吞魄出现在手中,脚下荷花伴生,一条黑色大鱼自脚下而出,深不见底的大口将四块石碑直接吞没。

封印碑也有强有弱,这四个人和那百利略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像这种程度的意识手段还是玄魄一重的时候秦宇便已经不惧了。

“果然神尊的意识手段已经奈何不了你,不知道本源体术又如何呢?”

五个人同时爆发本源,五颗神魄掀起一阵阵强烈的波动。以往秦宇面对神魄境要么是境界比较低,要么都是意识攻击,毕竟在他们看来对付一个玄尊只需要动动意念就完事了。

可如今真正面对一个神魄五重毫无保留完全爆发的本源时才知道境界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弥补的。单单只是这波动就让他的身体隐隐作痛,而且自己的本源流动速度也降低到了极点。

在本源的压制下,秦宇的法身都开不出来,灵身也是扭曲聚散极不稳定。唯一还能用的就是由剑意聚集,雷霆凝成的雷鸣剑。

“啧啧,这是雷霆之剑吗,是荧光棒吧。”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一个戏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什么人!”

五个人四下张望,意识感知着四周。除了秦宇的气息之外,整个小屋附近没有任何别人的气息。

“嗬嗬~想不到雷家已经没落到这个地步,真是时过境迁呐。”秦宇身后小屋的门被推开,一个白衣人从中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

五个人聚拢到一起,看到这白衣人从秦宇的屋中走出,他们自然而然的认定他与秦宇是一伙的。最重要的是现在此人就在面前,他们竟也察觉不到丝毫的气息,宛如空气一样。

“小子,你是雷家的什么人,你爹,不,你祖上是何人。”白衣人没关其他人,而是凝视着秦宇问。

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面前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神魄,而他看到雷属性就以为秦宇是雷家的人,从他的语气不难判断他和雷家有旧,只要随便编排一下身份,今天就可以安然无恙。

“这位前辈,我想你是误会了,小子秦宇,并非雷家之人。”

秦宇选择了实言相告,面前五个人虎视眈眈,身后的人深不可测,这句话出口很可能就反目成仇了。

“不是?”果然白衣人立即眉头一皱,脸色沉凝。

“这位朋友,此子乃是外元素域人尽皆知的凶徒恶人,绝世大盗。前不久才盗走万宝斋的一件意识至宝,这雷法说不定也是盗来的。”五个人在一旁煽风点火。

“聒噪!”

白衣男子冷哼一声,一束电光一闪,瞬息之间强风吹过,在秦宇对面的五个人在电光迎面的一刻直接消失,连气息也不剩一丝。

“真当我分不清正邪吗?”他收回手微微一握,手中激荡的雷电钻进皮肤里。

这五人虽然表面本源属性各不相同,但是意识之中邪气凛冽,被这样的邪气充斥着身体还能一如平常,那就只能说明这几具身体根本不是他们的。

秦宇心中一骇,在那电光掠过之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毁灭气息。这种气息就像是他当初第一次面对灵劫时一样,顷刻之间就能将他连人带意识一齐毁灭。

“你当真不是雷家之人~”

白衣人目光微眯,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秦宇感觉不能呼吸。眼前的人看样子也不过三十出头,可是带给人的无形的压迫却比那百利略更恐怖。

“不是~”

在这针尖一般的目光下,秦宇依旧没有改口,还是摇摇头。

“既然不是,那么你的雷法从何而来。”白衣人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回前辈,乃是小子朋友所赠。”

秦宇并未隐瞒,这是冬阳当着自己的面与别人交换得来,如此看来那个年轻的公子便是雷家的人。说到这里,秦宇才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冬阳还留下了一个匣子。

在那之后发生的事太多,显示灵元宗,后来又是艾欧,一直到现在他都已经是天尊了,那个匣子仍未打开过。

“朋友?什么朋友,姓甚名谁!”他接着问道,他的语气已经转冷,皮肤之上金色雷光涌动不已。

“请恕小子不能告知,但小子保证,此雷法来历绝对正当,乃是雷法之主当面所赠。”秦宇说道。

“雷法乃雷家立身之本,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穿外的血脉之术,怎么会赠与一个外人。简直是一派胡言!!!”

白衣男子一声厉喝,凛冽的气势迎面扑来,饶是秦宇早有准备,但当这气势横扫之时才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他整个人倒飞而出,撞进了自己的小屋内,一口鲜血吐出。

“前辈,小子所言句句属实!”

秦宇捂着胸口,一声厉喝便让他五内俱震,还未痊愈的伤势复发。

“句句属实也好,虚假之词也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你非雷家人,却用了雷家之法,那就只能按雷家家法处置,收雷法斩雷源。”

白衣人一个箭步来到屋中,刹那之间小屋之内雷光四溢,整间屋子瞬间崩塌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