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第五百一十章 浑身解数

月光之下,秦宇遇到了一个白衣人,在那雷光大绽之间,小屋瞬间消失,地面三尺化成焦土。秦宇也不见了踪影,只不过他可没有随着屋子化成灰,而是出现在远离小屋的森林,一路狂奔。

“逃?从我的手里逃走了,传出去岂不是被那个老东西笑死。”白衣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秦宇刚刚才跑了没几息,身后霹雳声四起,四五道闪电劈过来,落点极其刁钻。而且他速度再快也不能快过闪电。

被闪电拦下,身后那白衣人已然追了上来。

“小小天尊若是让你跑了,岂不是贻笑大方!”

白衣人来到半空中,手中跳动的雷霆跃出手掌。发丝一般的金雷划过夜空瞬息而至。

“前辈何必苦苦相逼,小子所说句句属实。”秦宇不敢大意,九凤翎天施展,龙极之拳和星空印同时丢出。

如斯手段在碰到那雷霆之后轰然炸开,那一丝雷霆被炸成了无数缕,落在树上,合抱粗的大树瞬间化成灰烬。落在地上,立刻就炸开一个大坑,泥土变焦土。

秦宇极尽身法躲避,却还是没能完全躲过。一缕雷霆逼近面门,他只能用紫冥手去挡。随着一声轰鸣,紫色的双手皮开肉绽。

挡下之后秦宇转身就逃,面对这个白衣人,他完全没有一点机会。这比起自己养气境时面对玄尊更让他觉得毫无还手之力。

“能接下一缕金雷,作为玄尊你到真让我吃惊,有本事你再接下这一拳。奔雷~”

白衣人虽然惊讶,但却并未留手,手中金雷滚滚汇聚成拳,涌聚的雷霆在他出拳的一瞬间飞出。毁灭的雷霆向四周扩展,经过的地方都化为焦土。

这一拳奔雷雷霆万钧,秦宇脸色阴沉无比,他掌出吞魄,从其中取出四张幻星卡。意识催动四卡,四张卡的不同的属性和效果附加在身上。体内的本源被抽去一大半。

金色的火龙环绕他的身体,顿时防御大增,投射过来的雷电被尽数挡住。双脚上缠绕着青色的灵蛇,速度也瞬间提升。

而后身体中黑色气息流露,整个身体都包裹在迷雾里分成了四个,朝着不同的放下急速的飞掠。四团雾气无论从气息还样子都完全一样。

同时激发四张幻星卡,秦宇的意识也吃不消,加上现在又是黑夜,此事的他已经是眼前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也感觉不到前方的路。

“一个玄尊,手段倒是不小。可惜华而不实!”

白衣人冷声道,强大的意识将笔直奔袭的雷霆一分为四,其中三团都消失在雷团中,秦宇也被追上。那雷团就像是一颗小~核~弹那样炸开。

四张幻星卡的效果瞬间覆灭,金色火龙消失,黑雾驱散,连通四周的森林一起化为乌有。这次他再也跑不动了,浑身焦黑被炸飞出百米之外。

“咳咳~”

秦宇蜷缩着从地上爬起来,不止是表面上身体受伤,经脉也和身体差不多,到处都有破损。虽然主脉没有破损,但现在任何灵力本源都无法再调动了。

身后是瀑布悬崖,下面是个小湖泊,白衣男子落到他面前,目光微凝。秦宇带个他很大的吃惊,刚刚那五个神魄境都直接被秒,可眼前一个玄尊在自己手中却能缕缕逃生。

“小子,还有什么手段,再施展出来让我看看。”

白衣人虽然惊讶,但是出手却毫不留情。以他脚下为中心,金色的雷海扩张,这是他的魄域。他一手执魄,另一只手中一把金色的雷霆之锤凝聚。

这根本不是把秦宇当成一个玄尊,那雷霆直接感染了秦宇手中的雷源,血肉模糊的紫冥手中雷电溢出。看着那紫手,白衣人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高举着金锤一跃而起砸落下来。

巨锤在空中放大,这就算是普通的锤子也能将秦宇砸扁了,更何况带着毁灭的雷霆,一锤下去可能连渣渣也不剩。

紫冥手中的雷霆不断激昂,这雷电不受控制的贯通全身,似乎是受到了感染,心经在他面前打开,白衣人的雷霆之锤放出的万道雷光尽入其中。

那书页放大,前所未有的威势席卷,一时间竟能与那下落的雷霆之锤携带的气势分庭抗礼。与金色的雷霆不同,以秦宇为中心,他脚下一片银白色的雷泽扩张开去。

“这是什么古经法诀!?”白衣人看到那雷泽顿时大吃一惊。但是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金色的锤子最终还是落下,心经飞起,两者就在秦宇的额头前方相交。

银色和金色的雷电碰撞各自朝四方扩散,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圆盘展开一般。最终心经还是被那锤子击碎,巨大的锤子轰隆一声从头到脚的落下。一声巨响响彻瀑布悬崖,一旁的雪白瀑布都被染成了金色。

“消失了!!!”

就这样的一锤直接让整个小悬崖消失了,可是在最后的一刹那,白衣人清楚的感觉到秦宇消失了。从气息到人都瞬间消失了。

他站在新落成的悬崖边上,意识犹如海浪一样荡漾开去,一息之间感知千米,连一只苍蝇一条虫他的意识都能清楚感知,可是就是没有秦宇的身影。

影子将秦宇带到了虚幻空间,可是这次他的身体比之前受创更加严重,意识更是已经陷入了迷离。所以在虚幻空间根本不能久持,加上上次他已经在虚幻空间待到极限了,这次身体幻化的速度变得更快。

在秦宇的身体开始幻化之时,影子只能将他再次送了回来。而正巧那白衣人刚刚才腾空而去,秦宇的气息突然出现,正在下坠。

他再次一惊,这种事情这辈子他也没遇到过。竟然有人能原地凭空消失,接着又凭空出现。眼看着他就要落入湖中,白衣人手中本源喷薄一凝,将秦宇凝在半空中。

秦宇已经陷入了昏迷,气息低糜全身是伤,伤势已经累及经脉伤及六腑,这个状态就算不管他,他也会在数十息之后死去。

“不可思议的小子!”白衣人查看着秦宇的伤势,很快又一件令他吃惊的事发生了,这个玄尊身上仿佛上上下下都是令人不可置信的东西。

“经脉受损,五脏六腑差点移位。还有……这是…灵魄!!!”

“竟然有两颗!”

他感受到了那保存在秦宇心脏中的曲魄以及璇玑穴中的天幽魄。他凝视着奄奄一息的秦宇,眼中一抹隐隐的杀意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