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魄御天 正文 第九章 摆地摊

修炼了半个晚上,秦宇一个人来到了三元城。和乡村的夜晚不同,三元城即便是晚上也十分热闹,因为这里是三宗脚下唯一一座城市,同时也是连接很多城市的枢纽点,因此忙碌的人从早到晚都络绎不绝。

他来到一处街角,这里有很多在地上摆摊的人。比起在拍卖会竞价,以及在店中明码标价的购买,很多人都更乐意来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地摊淘金,因为很多小贩是不识货的,只要淘到了便是血赚,淘不到也当是散步消遣。

秦宇身穿一身宽大的黑衣,脸色带着面具,他随意找了一个街角席地而坐,从背包中拿出一张卷好的席子摊开放在面前,然后扔下两张白纸在席上,再用两块石头压住,然后就这么坐着闭目养神就行。

两张白纸上写的自然就是两种体术的信息和价格,只不过他把效果全都降低了一半。星武商店兑换烈焰掌和裂阳三段术总共需要一千一百金魂币,而现实中光是烈焰掌卖个一千二金魂币是妥妥的。

街头人来人往,过不多时便有人来到了他的摊位前。

“这位朋友,不知这烈焰掌可否少些”,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响起。秦宇依旧闭目养神,也不说话。

“朋友若肯让步,两张卷轴我都可以带走,不知你意下如何”,声音再次传来。秦宇没有反应。

“是在下打扰了”,男子拱手离去。接着又有五六个人来讲价,秦宇都不做回应。因为有宗门的存在,大部分的体术都是被宗门收藏的,所以他不担心这两种体术会卖不出去。

巷子中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突然间,秦宇周遭的摊主们不顾客人的问价直接收摊匆忙的离去。

“这位朋友,你怎么还不快走,再不走你这体术就不用卖了”,秦宇身旁一个年轻的男子看他无动于衷出言道。

“为什么”,秦宇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你是新来的吧,不知道这三元城中有位小霸王吗”,男子哂笑一声,快速收拾东西离开。

不到一会儿,整个热闹的小巷冷清了七八分,只剩下三成不到的摊位。这时,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从巷尾走进了巷子中,他身后跟着两个小队。看样子像是侍卫或者随从。

“哟,王山,今天又来卖你那家传的破体术了”,男子站在一个摊位前。

“蔺公子,您来了,要不您将它拿回去看看?只要三十个金魂币”,摊主是个中年胖子,看到他来了立刻笑脸相迎。

“得了吧,你这破东西还是留着传给你儿子吧”,男子说。

“咦,这是什么”,他正想离开,一颗红色的东西从王山手中滚落在摊位上。

“蔺公子,没什么,这只不过是颗红水晶”,王山立刻将东西收起。

“水晶?哼,是灵元把,拿来”,蔺公子冷笑着伸出手。

“蔺~蔺公子,这是我偶然得到的,我儿子还指望卖了它治病呢,您就高抬贵手吧”,王山双手捂着胸口的灵元靠着墙乞求道。

“拿来~~,否则你儿子的病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你恐怕就要先医治自己了”,一众侍卫围上来。

“蔺公子,算我求你了”,王山跪在他面前。

“求?你有什么资格,滚开”,他一脚踢翻王山,伸手从他衣怀中拿出灵元大步离去。

“蔺公子~蔺公子~~”,王山起来要追,身后的侍卫迎上便是一脚。他则是把玩着小小的灵元大摇大摆的走在巷子中。

从巷尾走到巷口,所有摊位上的东西凡是看上的都被他要走,一个个摊主心中愤怒却还不得不笑脸相迎。

很快他就经过秦宇的摊位前。“嗯?”,蔺公子被体术的描述所吸引。

“没想到还真能淘到两张不错的体术”,看了描述后他顿时欣喜。

“你是什么人”,他看着秦宇问道。

“你可知道这条巷子是本公子的地盘,想要在这里摆摊,得先问问本公子同不同意”,他继续说。

周边的摊主均投来同情的目光,心里嘀咕:又一个倒霉的家伙,被蔺晨顶上。

“本公子也不刁难你,这两本体术你拿出一本上交,从此以后本公子便允许你在这里摆摊”,见秦宇不答,蔺晨说道。

“滚”,淡淡的一个字从面具下吐出。

“你说什么?”,蔺晨一愣,随即脸色阴沉。

秦宇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周围的人可是听得清楚分明,他们一时间也愣住了,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对蔺晨说话。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一众侍卫围住秦宇,摊主们都深深的摇头。

一个侍卫朝着秦宇的面具一脚踢过去,面具之下秦宇睁开眼睛,森冷的寒意自眼底涌现,他微微侧身躲过这一脚,右手抓住对方的脚腕发力,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片惨叫之声。

整条巷子的摊主呆若木鸡,两队侍卫十六个人转眼之间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呻吟。

“好,好得很,竟敢动我蔺家的人,杀了他”,蔺晨对着身旁仅剩的两个侍卫说。秦宇脸色也凝重起来,所有人中只有这两人他感觉到一丝威胁。

两人左右夹攻,秦宇或挡或闪。他能感觉到这二人的力量和自己略逊一些,也是体魄四重,但是战斗经验却比自己丰富得多。

每每出手还击总是被提前察觉,此二人深谙拳脚之道,一时间秦宇连连后退,被压制得无法还手。

摊主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和蔺家的人动手打得不分上下的,他们都纷纷猜测这个面具人的身份。

不过经验这种东西一开始没有,打着打着就有了。随着秦宇一次次吃亏,也多少能看出一点门道。

什么时候出拳会被躲,什么时候攻击会被打断;怎么牵制的同时找破绽,如何轻易化解攻击。这些很快就成了秦宇的经验。

于是一开始还能压制秦宇的两人渐渐发现了不对。虽然对方攻击依旧能被自己两人化解,可是自己两人的攻击落空的概率也在上升。

双方力量本就有差距,加上秦宇的适应能力让二人始料未及。渐渐的,在双拳四脚之中,秦宇已经能旁若无人般的来去自如,到最后双拳落在两人的脸上,将他们双双打翻。

看到两个最有实力的保镖被打倒昏厥在眼前,蔺晨整个人都傻了,那些个摊主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你~你,你想做什么”,看着秦宇一步步朝自己走了,蔺晨吓得脸色惨白,连跑路都忘了。

砰!秦宇并未废话,一拳直接将他砸倒在地。这个家伙就直接昏死过去了。

秦宇倒是有些意外,他都已经是没用力了,可这纨绔公子的身体比他预计的还要差,恐怕连一般壮年男子都不如。

“算了,自己动手吧”,秦宇来到他面前蹲下,从他的手指上取下那枚戒指,这是魄石灵戒。

戴上戒指后查看了一番,将不要的东西全都扔出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摊位,重新放上白纸和两块石头,继续摆摊。

“带着东西滚吧,别打扰我做生意”,他淡淡的开口。地上哀嚎是侍卫们如获大赦,赶忙翻滚起来,带着昏厥的三人和一地的东西狼狈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