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一章退婚

一秒记住【好看的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八月初的天气仍然炎热,虽然清晨下了场清雨,仍不减暑气,易府后院里,易家四小姐易欢坐在池塘边的凉亭里看书,小丫鬟急三忙四地跑了过来,“四小姐!四小姐!”

易欢拿起放在石桌上的书签,夹在书中,合拢书,扭头看着她,“有什么事?”

“四小姐。”小丫鬟大喘了口气,“吴家来人了。”

易欢微皱了下眉,淡淡地道:“来了就来了。”她的亲事是她十岁那年,由祖母定下来的,定的就是吴家的大少爷吴立铭。

“四小姐,你不高兴啊?”小丫鬟问道。

“没有。”易欢垂下眼睑。

小丫鬟试图安慰自家的姑娘,道:“四小姐,吴大少爷虽然没有来,但他请了媒人来,应该是来定婚期的。”

听这话,易欢更觉心烦意燥,“行了,不要说这些,下去吧,别打扰我看书。”这门亲事不是她想要的,她也不想十五六岁就出嫁,总想着等吴立铭回国,就想法子见见他,说服他退婚,没想到他这么心急,才回国半个月,就派人来定日子。他就这么想娶一个素昧谋面的女人吗?

小丫鬟眨巴了下眼睛,退了出去。

易欢翻开书,可是发现看不进去了,忿忿地将书再次合上,回房去了。

前厅里,易父易母和吴家请来的媒人相谈并不愉快,因为媒人前来不是为了定婚期,而是来退婚的,“这门亲事是长辈定下的,没有询问过吴大少爷的意愿,吴大少爷这几年都在国外读书,上个月他回来了,他想娶得是有着进步思想的女子,而不是旧式家族中养出来的娇小姐。”

易母脸色yīn沉了下去,虽然她一直对婆母不经她和易父同意,就擅自给易欢订亲的事不满,总想着找机会在不败坏易欢的名声的前提下,把亲事给退掉,但现在吴家以嫌弃易欢为借口来退婚,这让她无法接受,要嫌弃也该易家嫌弃吴家才对,那里轮得到吴家嫌弃易家。

易父皱起了眉头,“吴家太太也是这个意思?”吴老爷四年前急病过世,吴立铭远在国外,吴太太怕耽误儿子的学业,没有通知他,当时是易家看在姻亲的份上,派人帮着cāo持了他的后事,出钱又出力。

“吴太太听吴大少爷的。”媒人笑道。

沉默良久,易父眯着眼,沉声道:“既是如此,这门亲事,不结也罢。太太,你去把那玉佩找出来,退还给吴家。”易家人有着易家人的傲气,不需要,也不会强结一门亲事,但是吴家给易家的羞辱,他会百倍还给吴家的。

“退了亲,就不是亲家了,我们家这些年资助吴家的财物,吴家打算什么时候还?”易母冷声问道。既然不结亲,那么就该算得一清二白,易家的财物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能白白地送给外人。

媒人无言以对,吴家可没有说要退还财物。

易父摆手道:“算了,毕竟相识一场,就当我们易家济寒赈贫。”

“白眼狼。”易母气愤地骂了一句,起身去拿当年吴家给的订亲信物,一块翡翠蝙蝠形玉佩。过了一会,易母拿着玉佩回到正厅,收回婚书以及易家当年jiāo出的订亲信物绞丝青玉镯,把玉佩递还给媒人。

媒人拿着玉佩告辞离去,易吴两家的婚事就此作罢,易父对易母道:“你把这事告诉小四,多劝劝小四,让她不要为这事郁结于心。”

“我知道。”易母起身去看女儿。

易欢在房里是坐卧不安,十六七岁嫁人实在是太早了,从订亲到现在,她一直没有见过吴立铭,到是见过吴母,那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fù人,她真没信心经营好这个婚姻。

“小四。”易母站在门口唤道。

易欢轻叹了口气,起身迎了出去,“娘。”

母女俩进屋坐下,易母拉着易欢的手,“小四啊。”

“娘。”易欢心沉了沉,为她订亲的人是已故的祖母,虽然父母对这门亲事都不怎么满意,但孝道压得他们不得不遵从祖母之意。难道这门亲事真得不可以避免?难道她真得要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吗?

易母缓缓地道:“小四啊,吴家请媒人来了,要退掉这门亲事,你父亲已经同意了。”

“啊?”易欢微愕,“娘,您刚才说吴家要退婚?”有点不敢置信,再次确认。

“是的,吴家要退婚。”易母握紧她的手,“小四,爹娘会另外替你寻访一门好的亲事。”

易欢喜出望外,连退婚的原因都不想知道,就急切地表态道:“娘,女儿的亲事不着急,女儿想在家里多陪爹娘几年。”

“乖囡。”易母怜惜地将易欢搂进怀里。

易欢的头埋在她的怀里,唇角上扬,愉悦地欢笑,这个吴立铭还真是知趣,省了她一桩烦心事。

退婚不是件光彩的事,虽然两家都没往外传,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易欢瞬间在圈子里成了被人冷嘲热讽的对像。易欢并不理会闲言碎语,可嫁在蓟州城的两个姐姐担心,闻讯回来探望,见小妹妹如母亲所言,没有愁眉苦脸,一派云淡风清地过着如常的小日子,才确信小妹妹对退婚并不难过。

当然也有人不相信,直指易欢是“强颜欢笑”,还劝她,“不要难过,被人退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名声坏掉了,会让人说闲话,以后亲事会有些不顺,但是,你长得这么漂亮,家世又好,肯定还是有人愿意娶你的。”

“建云,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易欢对向建云假惺惺的劝慰,感到厌烦。

“得利电影院有部新电影上映,我们去看吧。”向建云眼睛发亮地道。

易欢垂睑道:“我不想出门。”既然向建云认定她在这退婚而难过,那她就装难过,避免与之同行。

“欢欢,我知道你因为被人退婚心里难受,不想出门,可是你这样老闷在家中,对身体不好,走吧,出去看场电影散散心。”向建云拽扯易欢的裙摆。

易欢眸光流转,计上心头,“你说得有理,那我们就出去看电影吧,你请客哟。”

向建云神情一僵,“欢欢,我没带钱出来。”

“你怎么每次出门都不带钱啊?”易欢斜睨她问道。一直以来,看在彼此是亲戚的份上,易欢耐着xìng子,容忍着向建云耍小伎俩,偶尔让她占些小便宜,但今天向建云居然借着她被退婚一事来看笑话,让易欢有些恼火,真当她是蠢子,是没脾气的人吗?

向建云咬了咬下唇,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况,何必说这样的话膈应我?知你被人退婚,我好心好意来探望你,安慰你,还想陪你出去散心,你却这样对我,真是令我感到寒心。”

易欢看着气呼呼的向建云,眸光微闪,淡淡地笑了笑,道:“我换身衣裳,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向建云立刻就不生气了。

易欢唤丫鬟进来,伺候她换了身衣裳,然后禀明易母,拿了点钱,就和向建云出门前往得利电影院。送易欢去的是她专用的黄包车夫祥哥,向建云则是另外叫了一辆黄包车。

到了电影院,易欢下了车,“我去买票。”故意没有帮向建云数车费,虽然车费并不贵,才四分钱,但也得让她出点血。

向建云着急喊道:“欢……”

易欢已然快步走进了卖票大厅,还险些跟另一个进去买票的女子撞上;看着易欢的背影,向建云懊恼地跺了跺脚,不得已掏出荷包,支付车费,打发走车夫。

易欢买了楼厢的电影票,那女子买得是包厢的电影票,两人从里面走出来,那女子扬着票,喊道:“立铭,我在这。”

易欢就见一个梳着三七分头,穿着藏青色青年装的男子大步地朝这边走了过来;易欢也没多在意,找到向建云,买了瓜子和菱角,给祥哥一块钱,让他把车拉去yīn凉处,去路边的茶摊喝茶等候。

等了约一刻钟,上一场的观众从电影院里出来,易欢和向建云拿票进场。

一九一八年的电影还是黑白的默片,模糊的布幕上,一个头戴黑色高礼帽,穿着翘头大皮鞋,手拿小拐杖,鼻子下面有一小撮胡子的男子,在无声地表演着。

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

易欢笑着带泪地看完了时长半个多小时的这部反应下层人生活的《流浪汉》,和向建云走出电影院,很凑巧的又遇到了先前那对情侣;易欢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个男的,就是前不久才刚刚与她退婚的吴家大少爷吴立铭。

祥哥见观众散场,就拉着黄包车过来了,经过吴立铭和那姑娘面前时,那姑娘就拦住了他,想要坐上去,祥哥不让,“我是来接我家小姐的。”

“你什么意思?有钱都不挣?”吴立铭不悦地质问道。

“这位少爷,我不是在路边拉客的车夫,我是易家的下人,这是我家四小姐的专车。”祥哥耐心地解释道,易家是蓟州城有名的富商,易家的生意,更是遍布全国,仅在蓟州城就有数家工厂,几十个商铺,还和人合开了私人银行。

“易家?”吴立铭面色微变,怎么会这么巧?

“怎么回事?”易欢走了过来。

“四小姐,这位小姐和这位少爷要坐黄包车,我已向他们解释。”祥哥道。

吴立铭扭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白底蓝花袄和深蓝色长裙,挽着如意双髻,髻里盘着一根淡蓝色发带的少女。这个和他订了五年亲,却缘悭一面的未婚妻,并不是他想像中那样的土里土气,虽然她并没有穿时髦少女爱穿的西洋裙,可是身上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古典美,眸色清亮,樱唇红润,笑容恬淡。

和吴立铭一起的姑娘见他看呆了,低唤了声,“直德。”

吴立铭回过神来,退开些许,“抱歉,是我们唐突了。”

“无妨。”易欢没有介意这样的小事,上了车,“建云,我回去了,改天见。”

------题外话------

注:本文架空,本文架空,本文架空,重要的事说三遍。所有事件皆为情节服务,不喜者慎入,考据者见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