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十章 出海

易欢顿时就恼了,脸色微沉,敛去脸上的笑容,问道:“谷少爷去过倭国不少地方游玩吧?”

“是,我在倭国读了六年书,去年才回来的,若是易妹妹想去倭国玩,我可以做易妹妹的向导。”谷越面带得色地道。林哲箫抿紧了唇,不满意谷越吸引了易欢的注意力。

“不知道我国,谷少爷去了哪些地方游玩?”易欢接着问道。

“现在战乱,时局不好,为了安全,我没有外出游玩,也就在附近走了走。”谷越答道。

“这就难怪了,谷少爷没有见过险峻的华山、雄伟的泰山、奇绝的黄山、秀丽的峨嵋,没有吹过上关风看过下关花,没有观赏过苍山雪洱海月,没有去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哈城,没有见识过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十里桃林,才会拿一个弹丸小国的小矮山当成美景。”易欢就差直接说谷越没见识了。

谷越神情尴尬,林哲箫笑了,道:“倭国美景皆靠吹,那及我国风光美如画,妹夫,你去倭国读了几年书,就把他乡当故乡了,不记住自己是华人了,真是令人失望。”

“易妹妹,你别听他瞎说,我没有把他乡当故乡,我只是表达上有点问题。”谷越着急辩解道。

“明白。”易欢相信谷越只是因为在倭国读了多年的书,对倭国比较亲近而已,还不至于认贼作父。

这时林阮等人拿着海钓的钓竿上来了,“船长说这里鱼群比较多,我们在这里垂钓吧。”

游艇停了下来,众人拿钓竿钓鱼,易嫣然和易欣然一左一右坐在易欢的身边,“小姑姑钓大鱼。”

“钓大鱼啊,钓多大的啊?”易欢逗她们。

“这么大,这么大。”两个小姑娘比划着。

“好,就钓这么大。”易欢爽快地答应了,可是事与愿违,在其他人陆续钓上了或大或小的鱼后,易欢钓上来的却是一只,“海螃蟹!”

“出海这么多回,还是第一次钓到海螃蟹,易妹妹真厉害,易妹妹再多钓几只,这一只,这么多人可不够分。”林哲箫为神情有几分尴尬的易欢解围。

“海螃蟹有什么难钓的,我一会就钓一堆上来,你吃多少就吃多少。”苏雨婷气呼呼地道。

“大话谁不会说。”林哲箫嗤笑道。

“谁说大话了,林哲箫,你给我等着。”苏雨婷恼火地道。

林阮赶紧上前安抚,“雨婷,别理我二哥,我二哥不会说话,走我们钓海螃蟹去。”

苏雨婷噘着嘴,斜了林哲箫一眼,还瞪了易欢的一眼;易欢默默地望天,真是倒霉,躺枪啊。易欢钓到海螃蟹,纯属偶然,是以接下去,没有一个人钓上海螃蟹。林哲箫不屑地冷笑两声,苏雨婷又羞又恼,恨恨地跺了跺脚,扭身跑了下去。

“二哥,你……哎呀!”林阮着急地去追苏雨婷,“雨婷,雨婷。”

林哲箫不以为然地嗤笑了一声,喊人上来将装鱼和螃蟹的木桶拿下去处理;还没到吃饭的时候,三个男人换上泳装,跳到海里玩水,林阮哄好了苏雨婷,拉着她过来了。

“让开。”苏雨婷冲着易欢发火。

易欢皱了下眉,牵着两个小侄女,去了另外一边,跟妒火中烧的女人,没道理可讲。

易欢的退让,反而令苏雨婷气焰更加嚣张,在吃午饭时,易欢夹菜,苏雨婷就拿筷子去拦、去抢,一次两次三次。林哲箫看不下去了,不悦地问道:“苏雨婷,你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我夹菜吃不行啊?”苏雨婷翻着白眼道。

林哲箫还要说什么,被林阮给拦下了,“这菜要抢着才好吃。”

易欢勾了勾唇角,伸筷子去夹菜,苏雨婷又伸筷子去抢,这次易欢没有退开,而是挑她的筷子;两人的筷子啪啪啪地打在了一起,旁边的人都惊呆了,最后易欢将她的一根筷子给打飞了。苏雨婷愣怔了片刻,生气地将手中剩下的那根筷子朝易欢丢掷了过去。

易欢及时地把头偏开,筷子从她耳边飞了过去,惊险之极,易欢被彻底激怒,抓起茶杯,朝苏雨婷泼了过去;苏雨婷没有易欢灵活,被水泼了个正着。水是冰水,不热有点凉,受到刺激的苏雨婷尖叫着,张牙舞爪地就要扑过去打易欢。

中间有桌子拦着,苏雨婷自然是打不着易欢,再加上众人也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将两人拉开;这次出游,至此已然意兴阑珊,易欢哄好了被吓哭的易欣然,就要求开游艇回码头。

这样一来,林哲箫不免埋怨林阮,“你又不是不知道苏雨婷是什么臭脾气,你把她叫来做什么?我们这次出游,是陪谁,你搞没搞清楚?要是影响了家里的生意,你就等着挨爹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