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十一章 送花

清晨,店里的服务员送来了一大捧黄色的雏菊,易欢看着花嘴角微微抽搐,拜后世那些小说所赐,菊花已被毁得一塌糊涂,但现在菊花还是花中隐者,是高洁的代表,里面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你是我春天想采的花,你是我夏日想握住的清风,你是我秋时想捧在手里的阳光,你是我冬季想拥抱的白雪。<随-梦>小说щww.

这是白话诗?

肉麻兮兮的,不知道是谁写的?

落款是叔渊。

叔渊?

谁呀?

易欢想了一下,才想起这是魏玠的表字,眉尖轻蹙,这人什么意思?送一束菊花给她。易欢不想收,可该如何处理呢?易欧闻讯过来了,看着那束花,不悦地问道:“谁送来的?”

“魏玠。”易欢老实答道。

“那个轻浮小子。”易欧脸色一沉,“把花拿出去丢了。”

少霞上前接过易欢手中的花,拿到外面去了,正好遇到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魏玠走了进来,“哎哎哎,站住,你要把这花拿哪儿去?”

“拿出去丢掉。”少霞答道。

魏玠皱眉,“你家小姐不喜欢菊花?”

少霞迟疑片刻,道:“小姐没有说不喜欢,是大爷让丢的。”

魏玠挠头,有易欧,他就没办法约易欢出去了,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抓住少霞的胳膊,把她往角落拉,吓得少霞面露惊色,结巴地问道:“魏少爷,你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魏玠瞪她一眼,这小丫头把他当什么人了?

“您要说什么?”少霞怯怯地问道。

魏玠掏出几个铜元塞进少霞的手里,“你偷偷地去帮我把你家小姐叫出来。”

少霞把铜元还给他,直摇头,“不行,我会被大爷打死的。”

“别当着你大爷的面,瞒着他就可以了。”魏玠出馊主意。

“不行的,大爷很厉害,没人可以瞒得过他,这花是你的,还给你。”少霞把花丢进他的怀里,慌张地跑走了。

魏玠显然没想到少霞这么畏惧易欧,一时怔住了,眼睁睁看着少霞飞快地上了楼,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敢上去找易欢,拿着那束菊花,蔫蔫地离开了旅店。

中午,易欧带妹妹、女儿和侄女去吃海鲜,下午,去牌坊街去转了一圈,买了一些小玩意。晚上,易欧去洋人开的俱乐部喝酒谈生意,之所以不带易欢去,是易欧不愿自家小妹跟三妹一样,嫁给一个洋鬼子。易欢的三姐易歆嫁给了一个花旗国的萨拉麦克,如今正随夫在国外游学。

第二天清晨,一束带着露水的芙蓉花送到了易欢面前,仍然附带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想你是一朵芙蓉花,明眸皓齿,笑意盈然,羞似芙蓉,胜似芙蓉。落款仍然是叔渊。

易欧看到这束花和卡片,脸又黑了,让少霞把花拿去丢了,为了断绝魏玠来献殷勤的机会,易欧决定提前结束这个行程,带妹妹回蓟州城。

“明天就回去?”易欢不乐意地噘嘴,“还没玩呢。”

“小妹乖,家里生意要紧,你想玩,我们下回再专程过来玩好不好?”易欧哄她道。

“你可以先回去啊,我带嫣然和欣然留下来玩。”易欢笑道。

“不行,这怎么行。”易欧立刻否决,“现在时局这么乱,你三个小姑娘留在这里,怎么让人放心?这样好了,你要是乖乖听话,跟大哥回去,大哥给你的药厂投资一千块大洋。”

易欢眼睛发亮,“一千块大洋!真的吗?”

“大哥说话算话。”易欧认真地道。

为了一千块大洋,易欢让少霞收拾行李,易欧让人订了晚上十点回蓟州城的火车票。这一整天,易欧为了不给魏玠可趁之机,带着易欢去谈事情,理由就是让她学着做生意。

易欢对做生意,还是蛮有兴趣的,毕竟她还想多赚点钱,日后好买飞机大炮什么的。

傍晚,吃过晚饭,休息了一会,易欧就急不可待地带着已经睡着的易欣然上了火车,回去订的是头等卧铺票,这个时代的头等卧铺,非常的舒适,里面可以容纳四个人睡觉休息,还有写字桌、自来水管、抽水马桶等设备。

易欢是一路睡回蓟州城的,火车到达蓟州城已是四点半,刚走出站台,易欢听到了啪啪两声,脸色微变,“大哥,这好像是枪声。”

“不是枪声,你听错了,这是开货仓门的声音。”易欧安抚她道。

易欢抿紧唇角,她确信她没有听错,但是算了,没必要纠结这个事情。战战兢兢往站门走去,发现进站的审查很严格,易欢还看到有几个持抢的警察,靠近易欧,怯怯地喊道:“大哥。”

“别怕,有大哥在。”易欧用眼神安抚她。

易家在蓟州城颇有地位,而易欧也是会办事的人,示意仆从塞了两块银元给那个小头目,那些审查的人没有为难易家兄妹,简单地问了几句,就放他们过去了,到了外面就看易歈领着几个孔武有力的护院。相互之并没有多言,直接上了小汽车,易欧问道:“老三,城里又出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监狱里跑出几个逃犯,满城戒严。”易歈答道。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易欧沉声道。

安全地回到家里,见过父母,易欢就回房间补觉。城中又风声鹤唳,人心惶惶,易欢再次被易父约束着不让出门。能不能出门,易欢不是太在意,她找易欧要了他许诺的一千块大洋。

两天,易欢派去花旗国建药厂的周震南回来了,“四小姐,药已经研制出来了,这次我带回了五箱。”之所以把药厂建在花旗国,一是华夏的化工基础太薄弱,无法支持磺胺嘧啶的生产;二是为了避免被当权者给吞掉。

“南哥一路辛苦了。”易欢微微一笑,“专利权可申请下来了?”

“花旗国的专利已申请下来了,三姑爷带着邓尔逊去英吉利国申请专利权了。”周震南认真地答道。

“你拿两盒药,明天我们去我二姐夫的医院,给他试用,其余的先放进济生堂药店的地窖里。”易欢吩咐道。

“四小姐,药就交由我送过去,您就别去了,这几天城里不太平。”周震南劝阻道。

“有你跟着,不会有事的。”易欢相信周震南的身手以及他那几个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