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二章 偶遇

向建云看着易欢坐着黄包车远去,转眸看着吴立铭,“你是吴立铭?”

吴立铭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认识我?你是哪位?”

“我姓向,是易欢的表姐,住在铁狮胡同剪子巷。八斗文学.”向建云笑得妩媚,眼波流转,扭身扬长而去。

和吴立铭一起的姑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那个易欢是不是就是和你订亲,又跟你退婚的那个富家千金?”

“不是。”吴立铭下意识地否定,拉着她离开了得利电影院。

过了两天,向建云又来找易欢,和曾少薇三人遇上了;八月初七新商百货开张,她们来约易欢一起去买东西。向建云插嘴道:“欢欢退婚了,心情郁闷,你们拉她出去凑凑热闹,散散心正好。”

“欢欢,你真的退婚了?”短发女同学黄岚有听说,但不太相信,虽然都订了这么多年了。

“是啊,真的退婚了。”易欢坦然承认。

“欢欢,你真有勇气。”长发女同学郑玉虹赞道。

“这种包办婚姻,是糟粕恶习,理应被摒弃,欢欢,你这么做是正确的。”黄岚道。

易欢看着傻眼的向建云,唇边闪过一抹嘲讽地冷笑。

“欢欢,你退婚可是太好了,我三哥有机会了。”另一个同学曾少薇大喜道。

“少薇,不要乱说。”易欢瞪她,两家曾想联姻,而年龄最相当的就是易欢和曾少薇的三哥曾万杰;谁想到不等两家把这事定下来,易老太太莫名其妙的将易欢许给了吴立铭,联姻一事,不了了之,自觉受了情伤的曾万杰负气之下,出国了。

“我哪有乱说?我三哥难道不好吗?”曾少薇笑,“前几日,我三哥从国外送信回来,还问起你呢。”

“少薇,你要再胡说八道,我可就要下逐客令了。”易欢对曾万杰并无男女之情,不想刚摆脱一桩亲事,又结另一门亲事。

曾少薇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又闲聊了几句后,三个同学告辞离开;易欢也没留向建云,直接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欢欢,你怎么生气了?我以为你不介意让人知道你退婚了。”向建云皱眉噘嘴道。

“我是不介意别人知道我退婚了,可你在我同学面前说我退婚的用意是什么?我清楚,你也清楚,所以你没必要辩解,以前是看在亲戚一场,我不想跟你计较,可是你实在是太不知趣了,以后不要再来我家,我不想再见到你。”易欢冷笑道。

向建云瞳孔微缩了一下,嘴上仍然硬撑,“欢欢,我是担心你,我想多些人关心你,安慰你,我没有坏心的。”

“话都挑明了,你用不着再辩解了。”易欢冷笑,“少霞,少霞,送客。”

丫鬟少霞闻声快步走了进来,“向小姐,请。”

向建云不甘愿就此离开,喊了声,“欢欢。”

易欢把头偏开不予理会,向建云不得不忿然离开;回到胡同口,就遇到在那儿等她的吴立铭,“怎么样?她有没有答应和我见面?”

“欢欢心高气傲,你退婚在前,她肯见你才怪了,为了帮你传话,弄得我也得罪了她,现在她生我的气,把我赶出来了。”向建云撒谎道。

吴立铭连忙赔礼道歉,还把手里刚买的一包灯芯糕送给了她;向建云仍然皱着眉头,“我真不想参合你们这事。”

“有劳了有劳了。”吴立铭打着揖,“事成后,我会好好酬谢你的。”

向建云装模作样地想了想,道:“看你诚心的份上,我告诉你吧,你想约她出来,是不可能的,但过几天,她会去新开的百货楼凑热闹,你可以去哪碰运气。”

“多谢,多谢,以后还请多多帮忙。”吴立铭愉悦地笑道。

“放心,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的。”向建云满口答应。

两人在胡同口分开,向建云提着那包灯芯糕回家,吴立铭亦回了吴家。

八月初七,大清早,新商百货楼前门口人头攒动。好多根本不买东西也买不起东西的百姓,都专程跑来看热闹。百货楼趁机搞促销,那些舶来品本就抢手,现在九折、八折优惠,把那些有闲钱的人高兴坏了,争相涌进商场里,疯狂抢购。

易欢几人看到这情形,都惊呆,黄岚感慨道:“我现在才知道蓟州城的人都这么有钱。”

百货楼是一幢五层楼高的骑楼式钢筋混凝土姥,进店是茶室和咖啡馆,商场在里面,一楼到三楼都是宽阔的卖场,摆放着大玻璃橱柜,供顾客自由挑选商品,有卖时装的,有卖家具的,有卖糖果的,卖胭脂水粉的,还有照相馆、书店、点心店等。

几个姑娘进门,先去看时装,在别人眼中这些新款的服装,对于易欢而言都是旧款,但是为了不扫兴,她还是跟同学一起挑选。易欢挑中了一款有着白色娃娃领的淡绿色的连衣裙,在同学的撺掇下,进试衣间,换上了这件连衣裙。

易欢换好,从试衣间出来,让众人眼前一亮,都道:“欢欢,这裙子很适合你。”站在角落躲着偷看的吴立铭,亦赞同地点头。

易欢花钱买下了裙子,同学们也都挑到了合适的衣裙,又逛了一会,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咖啡馆坐坐,易欢则想去旁边的书店看看有没有外文书,就让她们先去咖啡馆,她进了书店。

吴立铭见状,跟了进去,绕过一排书架接近易欢;见易欢伸手要去拿书架上的书,他也赶紧伸手去拿,两人的手,险些碰到。易欢缩回手,抬眸看向他,目光里带着一丝不悦。

吴立铭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好巧,易姑娘。”

“你是?”易欢不记得他了。

“我姓吴,字直德,我们在得利戏园,曾见过一面。”吴立铭提醒她道。吴立铭留了下心眼,没有说名,说的是字,不想让易欢知道他就是她的前未婚夫,怕引起易欢的愤怒,毕竟是他先要退婚的。

“哦,吴先生你好。”易欢礼貌地道。

“易姑娘也喜欢看外文书?”吴立铭笑问道。

“看书打发时间。”易欢笑道。

“打发时间的话,这一本比较合适。”吴立铭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递给易欢。

易欢低头一看,是《约翰盖伊的寓言集》,没有看过,买回去也不错,接过书,道:“谢谢推荐。”

“不客气,你愿意接受,是我的荣幸。”吴立铭笑道。

“吴先生请慢慢挑选,我就不打扰了。”易欢虽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子,可也不太愿意与这个莫明其妙跑来与她搭讪的男人多接触,抱着书转身就走。

------题外话------

天气寒冷,身体原因无法早起,只能每天十一点更文,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