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三章 刺客

一秒记住【好看的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易姑娘。”吴立铭唤道。

易欢停步回来,眉尖微蹙,目带询问,“还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遇上易姑娘?”吴立铭恋恋不舍地笑问道。

易欢眸光流转,“百货楼这么大,我想应该没有机会再遇上了。”这男人怪怪的,她可不想再遇到他。

言罢,易欢就走了,吴立铭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是他太心急了,他该在见过她之后,才做决定的,不过没关系,这段良缘,他会续上的。

易欢不知吴立铭所想,她去咖啡馆与同学会合,要了杯手磨咖啡,现在这个时代,还没什么蓝山咖啡、摩卡咖啡之分,就是咖啡豆磨出来的咖啡粉,放在壶里煮出来,苦苦的、涩涩的。易欢往里面加了牛nǎi和许多的糖粉,她一直不喜欢喝太苦的咖啡,人生已苦,何必还要喝苦汁。

咖啡还没上来,吴立铭走了进来,目光扫过,看到了易欢,故意去邻桌入座,彬彬有礼地含笑对易欢微微颔首;易欢回了他一个礼貌地淡笑,曾少薇问道:“欢欢,认识的人啊?”

“刚才书店遇到过一次。”易欢答道。

“长得挺不错。”黄岚中肯地评价道。

“不会吧,这就瞧上了?”郑玉虹打趣地问道。

“那有,别胡说。”黄岚脸红地否认。

“有也没什么,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曾少薇笑道。

“知道你书香门第的小姐,不用拽文显摆,什么有匪君子,那是欢欢认识的人,又不是我认识的,要看上也是欢欢看上,与我有什么关系。”黄岚拖易欢下水。

“哎哎哎,不过是个偶遇的陌生人,你们要不要这么浮想联翩呀?”易欢撇嘴道。

“鉴湖先生说过想像是美好的呀。”郑玉虹笑道。

“可现实是残酷的。”易欢挑眉,“而且他不过是个路人,所以不要再说了,换个话题好不好?三位美女,一会我们去哪?”

“去胭脂香粉店,看看有没有法兰西的香水什么的。”黄岚笑道。

“我上次在雅芳斋买的胭脂香粉还没用完呢。”郑玉虹嘟嘴道。

“你也用得太久了,都三个月,你还没用完。”黄岚嫌弃地道。

“谁让我脸没你脸大呢,所以用得慢。”郑玉虹促狭地道。

黄岚不依地伸手去挠她,“你个坏丫头,你说谁脸大呢?”

四人笑闹着,喝完咖啡,结了账,离店继续逛百货楼。

接下去,易欢都没跟同学分开,吴立铭虽跟在后面偷窥,但没有机会再上前去搭讪。逛到正午,就在百货楼边的东来顺饭庄要了个包厢吃饭。

正吃着呢,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嚣着,“都安静点,靠墙站好,不要妨碍军爷搜查刺客。”

“啧啧啧,这才太平几日啊,这些黑皮子又闹腾起来了。”郑玉虹皱嫌恶地道。

“郑小姐,麻烦你说话客气点行不?”黄岚的父亲是蓟州城警务厅的厅长,这些身穿黑色制服,维持蓟州城治安的警察都是他的手下。

“好好好,客气客气。”郑玉虹嘻笑着,并不上心地答道。

“咚”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黄岚站起来厉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小小小姐。”冲进来的警察们看清里面的人,给吓结巴了。

“你们这是在搜查刺客吗?你们这是在扰民!滚出去。”黄岚怒斥道。

几个警察讪讪退了出去,或许是不敢再打扰到黄岚等人,他们草草的结束搜查离开了。被踹烂的门,已关不住,易欢四人被扰了兴致,也没久留,结了账走出厢房。

在经过旁边的厢房时,门突然打开了,易欢条件反shè地看了过去,入目是四对墨色的盘扣,视线上移,看到了一张俊美刚毅的脸,剑眉星目,面似冠玉。

男子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红色暗纹旗袍的妖娆女子,男子头微微侧歪,静静地打量着从面前走过的四位姑娘。走出饭庄,黄岚嚷嚷道:“哎,刚才那个男的,长得可真是俊朗啊!”

“喂,岚岚,你要不要见一个爱一个啊?”郑玉虹打趣地问道。

黄岚翻白眼,“郑玉虹,现在是夏天,你思什么春啊?怎么什么事,你都能往那上面扯?”

郑玉虹挑眉,“真不动心啊?”

“动什么心啊?没瞧见人家身边有个女人呀。”黄岚横她一眼道。

“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以前没有见过。”郑玉虹道。

“一个纨绔子,有什么好认识的。”易欢嫌恶地撇嘴道。

“就是,他身边那女的一看,就不是良家女,那么长的水蛇腰,肯定是从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出来的。”曾少薇赞同地道。

“男人在外逢场作戏,很正常啊。”郑玉虹辩解道。

易欢三人侧目看她,看来这丫头是“一见钟情”了。郑玉虹见三个好友的眼神不对,赶紧摆手,“好了,好了,不说他了。”

易欢眼尖地看到了祥哥,道:“我家的黄包车来了,我先回家了,改天见啊。”

“改天见。”黄岚三人齐声道。

这天傍晚,易父和易欧从外面回来,脸色有几分惶恐,易父更叮嘱家中女眷,“这几天你们都不要出门。”

易母是个传统fù人,唯夫命是从,没敢多问;易欢好奇,又依仗着易父宠她,撒娇道:“我不要,爹,好好的,为什么不让人家出门?我要出去,我不要整天闷在家里。”其实她平时也不怎么爱出门,但被限制不让出门,那是另外一回事。

“小四乖,听话,等过几天,爹让你大哥带你去津沽坐游艇出海玩。”易父怕告诉她实情吓着她,对这个老来女,他一向宠溺,许诺好处哄着她。

“好吧,那我听爹的话,不出去。”易欢见易父不打算告诉她实情,也没过多纠缠。

次日清晨,从《蓟城晨报》上,易欢看到了一条消息,昨日章督军遇刺,不过他没死,只是受伤,死得是总参谋长;评论文章说什么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把这位义士比喻成王着、曹沫等人。学史之人,自是知道,王着、曹沫都是刺客,刺杀的是暴君什么的。

其他报纸对这事只字不提,这《蓟城晨报》到是胆大,也不怕章督军一怒之下封社。易欢也想到昨天那些警察去东来顺饭庄搜查的事了,昨日她们似乎无意间帮了那刺客一把。

------题外话------

今天双十二,各位打算败多少?我家老头给我的限额是一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