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五章 舞会

八月十七日的午后,易欢长姐易欣的儿子慕孝峰过来接易欢,今天由他做易欢的舞伴,易昊然出门会友还没回来。[随_梦]小说WWw.SuiMеng为了跟易欢的绿裙相配,他里面穿得是浅绿色的衫衣,外面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西装裤,白色的领结与易欢裙上的白色娃娃领遥相呼应。

慕孝峰甩着一枝花,走到门口,“小姨,可不可以出发了?”

“可以。”易欢笑盈盈地从里面走出来。

慕孝峰吹了声口哨,把花递给她,“鲜花送给我最美丽的小姨。”

“谢谢。”易欢接过花,别在耳边,“怎么样?”

“美极了。”慕孝峰笑赞道,弯起手臂。

易欢笑着挽着他的胳膊,姨甥二人往外走。

姨甥俩到正厅,见到聚集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易家人,易欢的三哥易歈笑道:“小妹你这朵花戴得好,有画龙点睛之妙。”

慕孝峰立刻邀功,“花是我送给小姨的。”

“等等,这花?”李英凑过来,仔细辨认了一下,“孝峰,这花你是从哪儿摘的?”

“暖房里。”慕孝峰答道。

李英嘴角抽了抽,“孝峰啊,这是你二舅母精心培养的兰花。”

“大表哥,你惨了。”易诚然是易欢长兄易欧的次子幸灾乐祸地道。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了。”慕孝峰哭丧着脸,“外婆,救命啊!”

易母笑着安慰他,“没事,没事,等你二舅母回来,我就说是我摘的。”

“谢谢外婆。”慕孝峰上前搂抱了易母一下。

易欢把花取下来,递给李英,“三嫂,麻烦你,把花收好,等明天,我把花做成标本,交给二嫂。”

李英接过花,“好的。”

慕孝峰开着易歈的小汽车,带着易欢前往陈公馆;陈家人住的是西式花园小洋楼,不像易家,仍旧住在中式的大宅院里。易欢和慕孝峰五点半才到陈公馆,不算太早,黄岚等人都已经到了,这次舞会来得全是各家的年轻人。

陈公馆的西式客厅左侧摆着数张长条餐桌,铺着水红色桌布,放着插着鲜花的花瓶,还摆着饼干、蛋糕等点心。厅中空出来做舞池,客厅周边摆着沙发、靠背椅,供宾客歇息。穿着制服的下人端着酒水果汁,在宾客中间来回穿行。

慕孝峰端了杯果汁给易欢,他则要了杯香槟,一个端着白兰地穿着条纹的西装男子走了过来,举举杯,“四小姐,慕大少。”

“章二爷。”易欢和慕孝峰礼貌地回唤道。

西装男子笑问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四小姐,跳第一支舞?”

“不好意思,我已有舞伴了。”易欢淡笑婉拒,不愿与这位风流成性章二爷有任何交集。

“第一支舞,章五爷不是应该请陈五小姐跳吗?”慕孝峰坏笑道,章家二爷章品际的原配年初难产而死,就跟陈绘萍搅在了一起,打得火热。章品际的父亲虽然是现任总统兼督军,手握重兵,但陈绘萍还年轻,对爱情还是充满幻想的,对做章品际的填房较抗拒,这门亲事才一直未成。

章品际垂涎易欢的美色,只因易家在蓟州城也是有权有势,他才不敢强行将人掳进府里去,可即便知道无法染指,可仍然色心不死,每次见到她,都想要撩拨她,打着让易欢自愿上当的主意。现被慕孝峰阻拦,他只能耸了耸肩,端着杯子走开。

易欢和慕孝峰走过去,和黄岚等人打招呼,攀谈闲聊。吴立铭跟着蓝家大少蓝海从外面进来,吴立铭和蓝家二少蓝洋是同学,为了参加这次舞会,吴立铭动用了这个关系。

蓝海把吴立铭介绍给了他的几位朋友,吴立铭客气地与他们攀谈着,眼角余光在寻找人群里的易欢,很快,他就找到了在与人攀谈的易欢,亦看到了坐在她身边帮她拿着小包的慕孝峰;他并不认识慕孝峰,见易欢的手搭在慕孝峰的胳膊上,皱起了眉,哪男子是什么人?她是有亲事的人,怎么可以和别的男子如此的亲近?

吴立铭已然忘记他和易欢退婚的事,仍以未婚夫自居。易欢一点都不知道吴立铭的想法,就算知道她也会嗤之以鼻,她正和黄岚等人说《约翰盖伊的寓言集》里的故事。

“哎哎哎。”郑玉虹激动地拍打黄岚的胳膊。

黄岚拂开她的手,“你哎什么哎呀?”

“那个那个那个呢。”郑玉虹指着门口道。

众人随她所指看了过去,就看到蓟州城里和陈绘萍齐名的交际花于家三姑娘于燕苹挽着,几天前她们在东来顺饭庄见过的那个英俊男人。他今天没穿长衫,穿着笔挺的黑西装,内搭白色衬衣和黑色的领结,眉眼如画,飘逸儒雅,举手投足之间尽显贵气。

于燕苹领着那男子去与认识其他名媛和公子,郑玉虹眼巴巴地瞧着,“你们说于燕苹会带他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吗?”于燕苹虽然只比易欢四人大了五岁,但似乎是两代人了,再加上于燕苹的名声不是太好,来往不多。

“你着急,可以过去自我介绍。”易欢促狭地道。

“我才不要呢,那多没面子。”郑玉虹噘嘴道。

“表妹,表妹,这里也有美男,看看看,请别无视行不?”郑玉虹的表哥王涛是她的固定舞伴。黄岚的舞伴是她的侄儿黄思超,曾少薇的舞伴是她的二哥曾千桦。

郑玉虹白了他一眼,“你这么大个,我想无视也无视不了啊。”

虽然垂涎那男人的美色,但毕竟是年轻的小姐,面皮薄,于燕苹对这几个小妹妹也不感兴趣,没有带人过来,她们也没有走过去主动交结。

灯光亮,乐声起,舞会正式开始,陈绘萍姐妹三个从二楼下来,陈绘萍身上穿着大红色印花缎鸡心领长裙,戴着一串拇指大的珍珠项链,显得十分的艳丽。她的两个妹妹,陈绘芙和陈绘蓉一个穿蓝裙,一个穿桔裙,同样的印花缎,容貌气质上,她们要微逊于陈绘萍。

章品际走上前去,优雅地行了一礼,伸出右手;陈绘萍笑着将手放在他的掌中,随他滑入舞池,用一曲节奏强烈的探戈做为开场舞,来带动气氛;宾客们在旁边观舞,有捧场的还出声称赞或鼓掌。

陈绘萍不愧是交际场上的名媛,舞步跳得狂放而华丽,交叉步、踢腿、跳跃、旋转,令人眼花缭乱,引得那些对她有想法的男人,垂涎三尺。开场舞结束后,双双对对走进舞池开始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