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六章 受惊

易欢看到吴立铭,眸光微闪,淡然一笑,颔首道:“吴先生。”

“可以请易小姐跳一曲吗?”吴立铭问道。

“抱歉,我有点累了,想歇息一会。”易欢婉拒,她不喜欢与陌生人过于亲近。

吴立铭不好勉强,坐下与她聊天,“书看完了吧?”

“看完了。”易欢淡笑道。

“怎么样?”吴立铭问道。

易欢不解地眨眨眼,看了他推荐的书,还要说读后感?虚应道:“挺有意思的。”

“约翰盖伊是诗人、剧作家,他出身一个古老的破落家族,曾在绸缎店当学徒,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他的兴趣,他放弃了,然后和人合办了一个期刊……”吴立铭卖弄起他的学识。

易欢一脸茫然,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她并不想知道约翰盖伊的生平。吴立铭误解了易欢的表情,还以为那目光是崇拜,得意地告诉易欢,他刚留学回来,学得是贸易学,如今在曾家开的国际贸易行任职。为了表示自己不是个只会做生意的商人,他摇头晃脑地背起邓约翰的《没有人是一座孤岛》,“NoManlsAnlsnd???——JkhnDonn,Nomanisanisndentlreofitself,everymanisapieceofthe……”

“吴先生。”易欢的英语虽不算好,可毕竟也学了十几二十年,让他奇怪的腔调弄得心烦,强忍着才没有去纠正他,等他背完,赶紧起身,“不好意思,我要去补下妆。”文雅地表示要上厕所,想来此人不会厚颜跟着一起去吧?

吴立铭眼睁睁看着佳人摇曳离开,易欢并不想小解,但是为了摆脱他,还是从侧门走了出去,沿着走廊,随意地四处走动。

入夜了,太阳已下山,暮色苍茫,陈公馆里里外外都亮起了灯,晚风清凉,吹散了白天的炎热,空气里还有淡淡的草木清香。

“咚!”

“啊!”易欢捂住了嘴,将尖叫声堵住,瞪大双眼,看着从天而降的男子,正是和于燕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男子反应极快,一个箭步窜到易欢面前,行云流水地掏出枪抵住了易欢的太阳穴;冰冷的触感,让易欢忍不住了打哆嗦,急切地道:“好汉,不要开枪,不要开枪,请听我说,你开枪,会惊动其他人的,而且你离得这么近开枪,我的血一定会溅到你身上,你不会有上次那么的好运的,你一定会被抓住的。”易欢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就是那些警察要抓的刺客。

男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女孩胆子挺大的,被枪指着头,还敢说这些话,冷冷地道:“我不用枪,也能取你性命。”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没必要啊,您是做大事的人,肯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滥杀无辜的,对不对?好汉,我很惜命,所以你大可放心,我绝对不会多事的出卖您的,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易欢软声央求道。

男子盯着她,沉吟片刻,道:“滥杀无辜的确不是太好,可是我要是就这么放过你,你去告发……”

“不会,我不会告发的,要是有人问我的,是否出过厅?我会说,我是出去过,可就站在走廊上吹了吹风,而且我相信您,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不会引人怀疑的。”易欢赶紧表明态度,生怕慢了被他干掉。

“记住你说的话,不要耍花样。”男人收起了枪,转身疾步离开,很快他身影就消失在树后。

易欢愣了一下,没想到这男人如此轻易的就放过了她,好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轻拍拍胸口,死里逃生了一回,心有余悸地往回走,还是赶紧回到厅里去呆着吧,谁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会让人掉脑袋的隐密之事。

易欢离厅还有一段路,就遇到了来寻她的慕孝峰,“小姨。”

“孝峰。”易欢的声音有点发颤。

“怎么了?”慕孝峰借着灯光看易欢的脸色发白,忙问道。

易欢舔舔嘴唇,道:“瞧见一只老鼠。”不远处的某人嘴角微微抽搐,这丫头居然说他是老鼠!刚才应该多吓唬一下她的。

慕孝峰知道易欢一向怕老鼠,不疑有他;姨甥俩一起进厅里去了,那个隐身在黑暗中的某人,走了出来,这时于燕苹也甩掉了纠缠她的狂蜂烂蝶,走到他身边,关心地问道:“七少,没什么事吧?”

“没事,一切顺利。”男子答道。

于燕苹挽起他的胳膊,两人重新回到厅里,易欢已拉着慕孝峰重新进入舞池跳舞,若不是不愿引起怀疑,易欢都想提前告辞回家了,现在只能用跳舞来避开那个危险男子,也同时避开纠缠她的吴立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