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七章 名字

一秒记住【好看的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易欢一直和慕孝峰在跳舞,没有给吴立铭一点机会,舞会在八点钟左右结束,宾客们告辞回家,易欢看着那男人和于燕苹一起上了小汽车离开,眸光微凝,于燕苹的身份只怕也不简单,绝对不会是个普通的jiāo际花。

易欢虽然好奇那男人和于燕苹的事,但她深知这事不打听的好,前几个月章督军还在大肆抓革命党呢,她没有玩命的习惯,将舞会那天发生的置之脑后,就当没有发生过。

诗在《诗镌》上发表后,易欢得到了五块大洋的稿费,李英还告诉她,“小妹,你要是有新诗,可以拿去发表,稿费从优。”

易欢笑笑道:“我会考虑的。”诗,她是不打算再抄袭,如果要发表,她会自己写。

姑嫂二人闲聊几句,李英就离开去找易,易欢写诗在《诗镌》发表的事她不敢告诉易父易母,只能与丈夫分享,“哥,看看这首诗怎么样?”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诗明朗又含蓄,既直抒胸臆又有隐喻,挺不错。”易现在虽一心一意的搞建筑,可早年间也是文艺青年,“乐翎?你换笔名了?”

李英摇头,“这首诗不是我写的,是小妹写的。”

易拿起杂志又看了一遍,笑道:“看来要给小妹建一栋面朝大海的房子做陪嫁。”

小英掩嘴一笑,“好,就建一栋三层的吧。”

易欢没想到,她不过是写一首诗,就得了一栋房。

周末,好动的黄岚邀请易欢去乡谊俱乐部打桌球,乡谊俱乐部在城南,是一个花旗国的人开的,占地约有二百亩。俱乐部里面有保龄球、桌球、网球甚至高尔夫球等运动,蓟津两地的外国显贵们经常在这里开舞会狂欢。华夏的有钱人也可以光顾这里,比如退位的华夏末帝,隔三岔五会来这里结jiāo他认为能帮他重夺帝位的人,比如去年帮着段督军复辟失败的启瑞先生,偶尔会邀请朋友来俱乐部打桌球,又比如卸职的前任大总统会来这里骑马散心。

在动dàng不安的华夏,似乎只有租界里才能享受片刻清静。易欢觉得很悲哀,一直不怎么喜欢来乡谊俱乐部玩耍,这明明是华夏的土地,这明明是华夏人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现在却让一些外国人横行霸道。

“欢欢,你在想什么?该你打球了。”曾少薇推了下发呆的易欢。

“哦哦哦。”易欢起身拿起球杆,走到球桌前弯腰,刚瞄准要击球,却看到了舞会那城拿qiāng抵着她的男子走了进来,手一抖,球杆擦在了白球上,没有击中要被击打的六号球。

“欢欢,你今天大失水准啊。”郑玉虹笑道。

“我这是手下留情,免得你输得太难看。”易欢把球杆放回球架上,去卖东西的柜台里买了瓶桔子水。那个男人和他的同伴已经离开桌球场,易欢轻吁了口气,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安定心神。

喝了桔子水的后果,就是尿急,易欢跟黄岚三人说了一声,起身去上厕所。

“小仪。”有人喊道,声音很陌生,易欢没有理会,径直进了厕所。

易欢上完厕所,洗了手,掏出手帕,边走边擦,又听到有人喊,“小仪,小仪。”

易欢仍然没有理会,拐弯被站在那儿的人吓了一跳,打了个嗝,结巴地喊道:“好汉。”

“我们又见面了。”男子勾唇笑道,对这个胆大的丫头,他印象深刻。

易欢咽了咽口水,“我没有出卖你。”

“我知道。”男子挑眉道。

“哪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易欢紧张地问道。一个刺客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到处晃,合适吗?不怕被抓吗?

“没事,只是看到了你,跟你打声招呼,可是叫你的名字,你怎么不理人?”男子问道。

“您叫我名字了?您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易欢诧异地问道。

“小仪,我听到有人这么叫你的,是哪个字?仪表的仪,还是怡然的怡?”男子笑问道。

易欢愕然地微微张嘴,呆愣了片刻,没胆子占这位“好汉”的便宜,摇摇头,道:“都不是。”

“那是哪个字?”男子有兴致地追问道。

“女夷姨。”易欢垂下眼睑道。

男子讶然,哪有人家给女儿用这个字当名字?

“那个叫我小姨的人是我的外甥,是我大姐的儿子,他不是叫我名字。”易欢低着头,不敢看男子的表情。

男子脸微黑,一时兴起来逗人家,反到成了人家的晚辈,轻咳一声,“哪你叫什么名字?”

“易欢,欢乐的欢,”易欢老实地答道。

“令尊是?”男子问道。

“易启诚。”易欢答道。

男子笑了笑,“好了,不打扰你了,再会。”

易欢噘嘴,不用再会,她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身份不明的男人,看着他离开了,飞快地回了桌球场。

从乡谊俱乐部回去,易欢就被两个侄女给缠上了,“小姑姑,最好最好的小姑姑。”这是易欧的大女儿易嫣然。

易欢笑,“小滑头,嘴这么甜,有什么事要求小姑姑?又想出去买好吃的?”

“不是要买好吃的,小姑姑,带嫣然去津沽玩好不好?”易嫣然仰着小脸讨好地笑道。

“去津沽玩?小姑姑没有要去津沽啊。”易欢有点懵。

“爹要去津沽做生意,爷爷让他带小姑姑坐游艇出海玩。”易嫣然连忙道。

易欢恍然大悟,看来老爹说话还是挺算数的,笑道:“你们要跟小姑姑去津沽玩,有没有问过你们娘啊?你们娘答应了吗?”

易欣然老实地摇头,她还没跟她娘说呢。

“祖母答应了。”易嫣然知道不管是她娘还是易欣然的娘都听易母的。

这个小滑头!

反正是出去玩,带两个小家伙同行,也没多大问题。易欢笑道:“带你们去可以,但是一定要听话,不许乱跑,不许大喊大叫,还有欣然,不许哭闹。”

两小女孩为了出去玩,什么都答应了;有易欢求情,易欧勉为其难的同意了。李英曾想哄着易欣然不去,可易欣然又哭又闹,一副若不让她去,她就当场哭死的架式,疼爱女儿的易劝道:“小妹都不怕麻烦,愿意带她去,你又何必阻拦。”

李英想想也是,只得叮嘱易欣然道:“去津沽要听小姑姑的话,不许给小姑姑添麻烦。”

为了易家两代三位小姐的安全,易父安排了六个会拳脚功夫的下人陪着她们一起去,除了这六个人,易欢还带上了丫鬟少霞,易嫣然和易欣然带着各自的nǎi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