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九章 津沽

易欢发现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那些她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名人,但诡异的是有些事,跟那个时代重合了,比如1887年三星瘟疫、比如辛亥革命、比如红花岗起义、比如1912年沪城的霍乱,又比如去年的复辟事件。?随?梦?小说 WwW.

这一切都表明倭人会来侵略,会引来山河沦陷,国破家亡,她也曾想过改变,可是她手无寸铁,又是个年轻女子,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反而会觉得她在妖言惑众,毕竟这个时候国人对倭人还有一定的好感,而且也不相信倭人会胆大包天的全面侵略华夏;知道一切,却不能说,是件痛苦的事。她不是军人,虽然借口强身健体,跟着学了几年的拳脚功夫,还去射击场学了射击,但这不足以亲自上阵杀敌,保卫祖国;可她不想这样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倭人横行。或许是穿越福利,易欢脑子里似乎有本药品制作宝典,只要她想,就能想出药品的提炼制作方法。

易欢决定制造能救命的药,这样既可以累积财富购买枪炮,又有药去救那些受伤的士兵,让他们恢复健康重回战场,杀光那些小鬼子。

“我不是出了两千大洋,让你开药厂了,怎么还翻旧账?”易欧只当易欢是闲在家里无事,开药厂、药店赚点小钱玩,根本不知道易欢和他一样,走得也是实业救国这条路,甚至比他走得更远,易欢在晋省的天镇县秘密组建了一支数百人的保卫队,配备的是花旗军的武器,火力强大,拉出去有一战之能。

“厂房是建好了,可是我缺少资金,缺少人手,缺少原材料,大哥,你帮帮我,等赚钱了,给你分红。”易欢不嫌钱多啊,为了去花旗国建药厂,她可是把从小到大积攒下来的钱,还从易父易母三个姐姐、三个嫂嫂那儿撒娇磨出来的一些,全部投入股市赚到钱已用了一大半,不过易欢并不担心钱用完,她相信等药制出来,不仅能救命,也能带来一大笔的收入。那些收入,她可以用来买枪炮,甚至飞机坦克用来支援部队。

“你能分我多少?一块大洋?”易欧戏谑地笑问道。

易欢伸出左手食指,正颜道:“一成,我给你一成的红利,我预计第一年可以分给你十万,第二年一百万。”

“咳咳咳”易欧险些被汤呛着,“小妹,你可真敢说。”不知者无畏,这丫头当天上能掉钱!一个药厂两家小药店就想赚上千万的利润,这也太异想天开了。

“你不信就算了,你就等着后悔吧。”易欢翻了个白眼,与其说服这个固执的大哥,她还不如去撒娇找父亲要钱。

易欧不以为然地啃了口馒头,完全没想到很快,他就得求着易欢卖药给他了。

这个时代的火车速度极慢,停靠的站点还多,比预计时间了一刻钟火车才抵达到津沽西站,易欣然已在奶娘怀里睡着,易嫣然揉着眼睛,“小姑姑,嫣然好困。”

“嫣然乖,再撑一会,等到了旅店就可以好好睡觉了。”易欢摸措她的头,柔声道。

出了站,有车夫拉着黄包车过来招揽客人,一个下人摆手,“不要车,不要车,让开,让开,别堵着路。”

易欧安排了人来接他们,来接魏玠的人认识易欧,忙过来攀谈,一番介绍后,事情巧了,易欧这次来津沽就是和魏玠的舅舅林起雄谈生意;寒暄了几句,众人上了林家派来的黄包车,离开了火车站,易家人去了利顺德大饭店,魏玠随林管家回林家。

次日一早,林起雄就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他的长子林哲笙次子林哲箫和三女林阮、外甥魏玠;林起雄带长子来是和易欧谈生意的,林哲箫和林阮是来接易欢姑侄去游艇玩的,魏玠得知后,竭力要求同行。

“照顾好三位小姐。”易欧嘱咐了一句,并派出四个下人跟着她们一起去海边码头。

现在的游艇不大,林阮仅邀请了她未婚夫谷越、谷越的妹妹谷幼华,还有她的同学苏雨婷;谷幼华和苏雨婷都带了一个丫头,随身伺候,五个人在距离大码头约五百米远的小码头等着。码头上还有一些洋人,想来也是出海游玩的。

易欢等人坐着黄包车抵达小码头,谷越三人就迎了上来,林哲箫为彼此做了介绍,一起上了游艇,魏玠朝易欢伸手,笑得满面春风,“易家妹妹,我扶你。”

“劳魏先生先接一下我两个侄女。”易欢示意奶娘把易嫣然和易欣然递过去,而后把手伸给了魏玠,没有矫情地拒绝他的帮助,她可不想被微微晃动的踏板给晃得掉到海里去。

跟在易欢后面的是苏雨婷,她不要魏玠扶,嗲声嗲气地喊道:“林二哥。”

林哲箫想假装没听到,林阮却帮着苏雨婷喊,“二哥,二哥,快扶婷婷上去啊。”

林哲箫暗暗磨牙,却不得不替换魏玠,伸手去扶苏雨婷,林苏两家联姻是林起雄的愿望,他不能违逆父意。苏雨婷被扶上了游艇,笑得一脸娇羞。林哲箫当没看到,回头狠狠地瞪了眼被谷越扶着的林阮,这个死丫头,擅作主张将苏雨婷叫来,这是想要烦死他吗?

一行人全部上了游艇,在舱里坐下,女仆送来茶水点心以及水果;游艇离开码头没多久,魏玠就开始玩小魔术吸引女孩们的注意力。除了易欢,包括少霞和两个奶娘在内都围在了他的周围。

易欢端着杯西瓜汁,走上了甲板,坐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林哲箫跟了上去,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易妹妹似乎对魔术表演不感兴趣。”

“我出海是为了欣赏海上风光,不是来看魔术的。”易欢撇撇嘴,要看魔术,蓟州城的天桥戏园子里更正宗。

“易妹妹说得对,坐游艇出海,为得就是欣赏海上风光。”谷越在另一边坐下。

林哲箫微歪了歪头,示意谷越离开,让他这个舅兄看着妹夫对别的姑娘献殷勤,他很闹心,更何况,他有意谋夺易欢的芳心;不管是家世还是容貌,易欢都要优于苏雨婷,虽说娶妻娶贤,但若贤美兼得又有何不好呢?若他能拿下易欢,想来父亲也就不会逼他娶苏雨婷了。

谷越挑了挑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跟林阮订婚是权宜之计,若是易欢愿嫁,跟林阮退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