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九十四章 枪伤

躺在车前的男子,正是颜子回,不过他并不是被车撞了,而是肩膀上中了一枪,失血过多,才会昏倒的。八斗文学.若是别的人,易欢直接把人往医院一送就完事了,可颜子回不行。他身上是枪伤,可见他有危险,她不能让人把他抓走。

“菲利德,这是我的朋友,麻烦你帮忙,找个可靠的私人诊所。”易欢在华府人生地不熟,而现在她能求助的也只有菲利德这个本地司机。

一个在萨拉家族服务了二十年的老司机,菲利德很明白那些事是他该问的,那些事是他不该问的,“帕瓦医生的诊所就在附近,我开车送小姐过去。”

“多谢。”易欢扶着昏迷的颜子回上了车。

易昊然和慕孝峰也没多言,一个上了副驾驶,一个跟着上了后座,车在黑暗中快速行驶。就在车子离开没多久,就跑来一群穿着军装的男子,“他受了伤,应该跑不远,在这附近好好搜查。”

那些人散开,搜查那些角角落落,这一切易欢自然是不知道的,她仔细查看后,发现不是贯穿伤,子弹还留在颜子回的身体内,因天气寒冷,血到是不流了,可是颜子回脸色苍白,嘴唇发乌。伤上加寒,情况很糟糕。

“玄龄、玄龄,你醒醒啊。”易欢解下了身上的大衣,盖在他身上。颜子回毫无知觉,双眼紧闭,呼吸微弱。

易昊然和慕孝峰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小姑姑(小姨)跟这男人的关系匪浅啊,不会是他们的小姑父(小姨父)吧?

车子停在了诊所的门口,这个时间,诊所已经关门,菲利德上前敲门,很快诊所里的灯亮了,门开了,一个中年、满脸络腮胡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大半夜的,谁在敲门?”

“帕瓦医生,是我,菲利德。”菲利德边搭话,边扶着颜子回往屋里走。

帕瓦医生也不是没有接过急诊,等人进去,把门关上,目光一扫,看到是三张东方面孔,皱眉问道“是什么问题?”

“枪伤。”菲利德直接道。

“菲利德,你这是想要害死我吗?”帕瓦医生压低声音道。

“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有必要说这话吗?赶紧救人。”菲利德清楚帕瓦医生的底细,这种事不是常做,但一个月也会做那么三四回,现在跟他装什么良好市民。

帕瓦医生指指手术室,“扶到里面去。”

易昊然和慕孝峰将颜子回扶了过去,易欢想跟进去,帕瓦医生拦住她,“小姐,取子弹会有点血腥。”

“我不怕。”易欢不盯着不放心。

“保持安静。”帕瓦医生提着药箱走了进去。

取子弹的过程如帕瓦医生所言,的确血腥,子弹在肉里面,为了将子弹拿出来,他必须先用手术刀,将那个伤口划宽一些,再用医药钳子将子弹夹出来。子弹是高速射进去的,要取出来不容易。帕瓦医生咬着牙在用大力气取子弹,血不停地往外流,染红了棉团和纱布,易欢看了直皱眉头,只能用这种蛮力吗?

颜子回被痛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盏明亮的灯,一时不知道自己身上何处,但做为军人的警觉,他就要一跃而起。这时一双手按住了他,“玄龄,别乱动,子弹刚取出来,医生在给你上药。”

“欢儿?”颜子回看着面前的人,不敢置信,“我是在做梦吗?”

“梦里可不会感觉到痛,你还记不记得你昏倒之前的事啊?”易欢问道。

颜子回想了想,道“你坐在那辆车上。”

“还好是遇到我,要不然东北陆军就要损失一个少帅了。”易欢不无埋怨地道。

“我命硬,阎王爷不敢收。”颜子回开玩笑道。

易欢轻哼了一声,“你是命大。”运气也不错,要不是遇到她,遇到别人,现在只怕被抓了吧?

帕瓦医生的医术不错,取出了子弹,清洗了伤口,上好药,帮颜子回包扎好,喝了三颗药给他吃,又拿了几包药给易欢道“他的伤口很深,又受了寒,极有可能会发烧,这是退烧药,记得给他服用……”

易欢都记住了,然后道“多谢医生,诊金,我明天……”看了眼菲利德,话到嘴边改了口,“我会亲自送过来给你。”原本是想让菲利德送,可是又害怕菲利德见财起意,将诊金占为己有,帕瓦医生误会她不付诊金,一气之下将事情说出去;那样会给颜子回、萨拉家带来麻烦的。

“谢谢小姐。”帕瓦医生笑,他知道那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出了诊所上了车,易欢有些犯愁,颜子回这个情况,她想在他身边照顾他,可是她又不可能将他带去萨拉家,而且她得尽快赶回萨拉家去,要不然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欢儿,送我去尼亚街七十五号。”颜子回虽不知道易欢为何这么晚了还在街上,但知道她没法将他带回去。

“菲利德,抄近路去尼亚街七十五号。”易欢用的是洋文。

“好的,小姐。”菲利德应道。

易欢换成华语跟颜子回道“玄龄,我还会在华府逗留十天,我去尼亚街能找到你吗?”

“别去找我,我会想办法找你的。”颜子回不想把危险带给易欢。

“要找人照顾你,我怕一会你发烧,烧迷糊了不会自己吃药。”易欢担忧地道。

“放心,那边有人照顾我。”颜子回去抓她的手。

“那就好。”易欢体谅他受了伤,没有把手抽出来,任他握着。

很快到了尼亚街七十五号,易欢先下车,又伸手去扶颜子回,颜子回笑道“欢儿,我是肩膀中弹。”

“你真的可以吗?”易欢眉尖微蹙,实在是不放心。

“我可以,别担心,快上车,外面冷。”颜子回单手将大衣搭在易欢的肩膀上。

“药你拿好,我走了。”易欢将大衣穿好,上了车。

颜子回看着车子离开,右手轻轻放在左肩伤口处,缓步走进了尼亚街七十五号和七十六号之间的巷子里,很快他的身影就被夜色给掩藏住了。

这么一耽搁,易欢三人比其他人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把易歆给担心坏了,“怎么回事?”

“还不是昊然,非要开车,开得又慢,没跟上你们的车,就迷路了,还好菲利德及时发现,要不然,现在我们还在路上转圈圈。”易欢丢了一个大黑锅给易昊然背。

不能说实话,易昊然只能咬着牙背上了这个黑锅。时间已经很晚了,人安全回来了,易歆也就没多说什么了,就打发他们上楼洗漱睡觉。

次日,易欢找了个借口让菲利德开车出门,易昊然和慕孝峰不放心也跟着去了,到了帕瓦医生的诊所,易欢也没啰嗦,直接给了张面额为五万的花旗银行支票。

易欢盯着他道“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天气寒冷,我很早就关门休息了。”帕瓦医生不等她说完,立刻接话道。

易欢满意地笑了,跟聪明人打交道就好。给菲利德的封口费是二千花旗现钞,这对于月薪二百的私人司机而言,是笔不少的外快。把诊金送到,易欢吩咐道“去唐人街,我要买只鸡,炖给三姐吃。”其实她更想去昨天遇到颜子回那里,看看情况,但又怕被人盯上,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走到唐人街,易欢有一种回到蓟州城的感觉,这里许多建筑明显带着华夏的风格,招牌上也写着华文,随便找了个妇人询问菜市场在哪儿。他们是东方面孔,又说华语,那妇人热心地为他们领路。慕孝峰笑着道“谢谢大婶,谢谢大婶。”

“小事一桩,不用谢,咱们华人讲究的就是守望相助,你们初来乍到,我替你们领个路而已,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了,我也要来菜场买菜。”那妇人笑道。

在菜场上转了一圈,该买的都买了,看着那只笼子里的鸡,易欢眸光微闪,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煮东西给颜子回吃?他流了那么多血,还挖了一团肉出去,可得好好补补才行啊。

易欢挂念着颜子回,可是她既不敢去找他,也找不到他,只能在家里默默祈祷他平安无事;这几天外面有许多警察在盘查,据司南的大哥说是有人潜入飞机设计室盗取战斗机的图纸,被看守的士兵给打伤了。菲利德还打探到,有警察去帕瓦医生那儿问过,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有没有接诊受了枪击的伤者?

“这几天你辛苦了。”易欢抽出一张二十元的花旗钞给菲利德。

菲利德收了钱,退了出去。

易欢起身上了楼回房看书去了,其实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只是在强迫自己冷静;知道了颜子回是为什么而来,易欢愈发觉得他这么做太冒险。战斗机的图纸啊,一向都是机密,守卫森严。易欢也知道颜子回会这么冒险,也是为了增加华夏的战斗力,毕竟落后就得挨打。

有什么办法能帮颜子回拿到战斗机的图纸呢?

这个念头一起,易欢就止不住往下想,这一想,到是让她想起了,威廉曾说过他的表哥,也就是塔脱夫人的小孙子凯利就是设计飞机的。

是否应该去拜访一下塔脱夫人?可是不知道凯利是不是和塔脱夫人住在一起?就算住在一起,设计图那种机密的东西,应该不会带回家吧?就算把图纸弄回国,以华夏现在的军工水平,能造得出飞机来吗?

易欢心烦意乱地将书丢到一边,扑到床打滚,她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啊?

思前想后,易欢最后还是决定去拜访塔脱夫人,即便凯利不和塔脱夫人一起住,即便凯利不会将图纸带回家,既便华夏拿到图纸造不出飞机,但有图纸还有希望,也许能造出来呢?而且她与他们常来往,混熟悉了,或许有机会出入飞机设计室,到时候……

机会是留有给准备的人的,易欢从床上起来,挑选了一套外出的衣裳,抓了个小包,飞奔下楼,却见易歆坐在沙发上看书,道“三姐,我出去一下。”

“要去哪?”易歆抬头问道。

“逛街。”易欢笑道。

“想买什么东西?”易歆问道。

“就随便逛逛,看到喜欢的就买。”易欢答道,

“身上有钱吗?”易歆又问道。

“有,一会就回来,给你煮好吃的。”易欢边说边往外走。

“好。”易歆笑道。

易欢出门,去路口招了辆出租车直奔花旗银行,她不知道照相机的价格,但取多一点钱放在身上比较保险;取了钱,易欢就去了商业街,上次跟莫妮卡逛街时,她看到过买照相机的店子。

易欢找到了那家店子,可看到里面那大大的照相机,眉头紧锁,问店员道“有没有小一点的照相机,这么大,我举不起来。”最主要是不好藏。

“有,不过价格有点昂贵。”店员看她年纪小,有点担心她是偷拿家里的钱。

“你先拿给我看看。”易欢没有财大气粗的说价钱不是问题。

店员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相对那些摆在柜台里的要小了近一半的照相机,当然仍然不小,易欢想买的是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特务、间谍用的,小小的,可以放进口袋里的微型相机,“还有没有比这个更小的?”

“对不起小姐,没有比这个还小的了,这个还是上个月才推出的新品,本店也只剩下三个了。”店员遗憾地笑道。

易欢无奈,如今的技术也就这样了,只能掏钱先买下了,把相机放进随身带的小包里,出了店,左右看了看,没什么心思闲逛,决定回去,走到一个巷口时,突然被人抓住了胳膊,拽进了巷子里。易欢惊吓地发出尖叫声,可刚叫了一个啊,就被那人捂住了嘴。

“欢儿,是我。”颜子回的声音。

易欢眼中的惊恐淡了下去,颜子回松开了捂她嘴的手,易欢大喘了口气,小声抱怨道“你吓死我了。”

“抱歉。”颜子回也不想这样,只是他不方便露面。

“你的伤怎么样?”易欢问道。

颜子回不想她担心,“没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