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九十五章 法案

易欢怕有人路过里看到,拉着颜子回往里走了几步,“你怎么跑大街上来了?你知不知道花旗方的人在到处找你?”

“知道,不过他们找不到。随-梦-小说 WWW.. com”颜子回信心十足的道。

“战斗机的图纸盗出来了吗?”易欢问道。

颜子回一惊,“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我三姐夫的大哥是军方的人,我偷听到他和别人的对话。”易欢老实回答道。

“以后别这么冒险,让人发现了不好。”颜子回不愿易欢以身涉险。

“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是刚好经过。”易欢解释道。

“小骗子。”颜子回轻捏了下易欢的鼻子,若不是存着打听的心思,怎么会那么巧从人家身边路过?

易欢知道他看穿了,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道“颜子回,我可以帮你盗图纸。”

“欢儿,这事我会办好的,你不许去冒险。”颜子回沉声道。

“没有风险的,我认识一位老夫人,她的孙子是飞机设计师,我去她家转转,或许能找到草图,你拿着草图回国,找那些学机械的人看,要是有用,就能造出战斗机来,若是没用,你再发电报给我,我再想办法。”易欢赶忙道。

“听着欢儿,图纸的事,你不要管,我会想办法的。”颜子回双手按在易欢的肩膀上,“答应我,别让我担心。”

易欢抬头看着他,“可是……”

“没有可是,欢儿,其实即便有了图纸,要造出战斗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去设计室要盗取的并不是战斗机的图纸,而是别的东西,只是花旗方的人不方便说出来而已。”颜子回怕易欢不听劝,只得透露了一些事情给她听。

“真的?”易欢不是太相信。

颜子回笑,“真的,图纸和那东西我都已经拿到手了,正在和军方谈判,应该能买四架战斗机回去。”

“你这么做是饮鸩止渴,战斗机要是损坏了,没有零件更换,那就成了铁疙瘩,只能看不能用,还有机油,要是花旗国不卖给你,你上哪弄去?”易欢着急地道。

“这些我都考虑到了,我留着后手,不会让战斗机上不天的。”颜子回笑道。

易欢听这话,嘟着嘴道“那我这照相机和胶片全白买了。”

颜子回惊了一下,他一阵庆幸,还好今天来找她了,要不然这丫头还真的会去冒险,“不白买,等你回了蓟州,我带你到处去拍照。”

这时有外面的声音传了过来,易欢觉察到有人走过来了,担心那些人会看到颜子回的脸,情急之下,踮起脚,吻住了他的唇。颜子回先是一怔,然后立刻占据主动权,搂着她的腰,向后退,靠在墙上,加深这个吻。

敢在街上这么拥吻的,全是洋人,两人又站在阴暗处,那几个人也没细看,说笑着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一吻结束,易欢轻喘了几下,道“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太危险了,你赶紧走吧。”

“我先送你出去。”颜子回牵起她的手道。

“就几步路,不用你送。”易欢抽出手,小跑着往外去了,到了巷子口,朝里面做了一个赶人的手势。

颜子回知她担心什么,听话地没有跟着出去,看到她的手势,点了下头,朝另一边走了。

过了一天,到了莫妮卡结婚的日子,虽然是第三嫁,莫妮卡仍旧是一袭白色婚纱,进了教堂,萨拉先生第三次将女儿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上。让易欢惊讶的是,莫妮卡的两个前夫也来了,还带着各自现在的妻子和女朋友。艾玛也来了,她身边的男人就是那天在餐厅里搭讪的男了,名叫拉藤安东尼。

牧师站在前方对着两人领证婚词“各位亲戚朋友,兄弟姐妹,主内平安在上帝的安排和祝福之下,今天有一对新人要在这里举行婚礼……诚实回答,彼此应许。”

接着牧师问新郎,“你与莫妮卡萨拉结为夫妻,无论她疾病健康,贫穷富足……终身不离弃她吗?”

新郎回答,“我愿意。”

牧师用同样的话问莫妮卡,莫妮卡答道“我愿意。”

萨拉夫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希望这是她最后一次在教堂里说这三个字。”虽说洋人风气开放,但做母亲的心思还是差不多的,都想要儿女们家庭幸福。

易欢也对莫妮卡有着同样的祝福,希望她做迈克尔太太能做一辈子。

牧师为新郎新娘祷告,“感谢全能的父,今天在你面前亲自为他们建立婚约……阿门!”

两人交换了戒指,上前将手放在圣经上,牧师道“我奉圣父、圣子、圣灵之名,宣布你们二人结为夫妻,愿全能的神与你们同在,直到永远!阿门。”

婚礼仪式完成后,就是酒会,自助餐形式的,因为天气转暖,在室外举行,阳光暖暖地照射下来,冒着嫩芽的草坪一片绿茵茵的,春风徐徐,似情人温柔的手。大家端着酒杯四处走动,相互攀谈。易欢穿梭其中,无意间听到人聊起了禁酒令,因为许多人认为,酒是罪恶的产物。政府已经通过宪法第十八修正案,而这修正案和禁酒法案将一起使制造、销售和运输酒成为违法行为。

“这禁酒令也不知道禁多久?我是不是该买些酒藏在家里备用呢?”一个有着红鼻子,一看就是个酒鬼的中年胖男人道。

“鬼知道会禁多久,是该买在一些放在家里,这酒瘾上来了,不喝酒,我可受不了。”

“为什么会通过这样一条法案?”

“花旗国人的自由被这条法案给剥夺了。”

这群爱喝酒的人,对这条法案十分的不满,可又无力改变,只能抱怨几句。易欢不喝酒,禁酒令对她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而这条禁酒令,让易欢又捕捉到一条商机,那就生产含酒精的饮料;通过禁酒令这事,她记起了在另一个时空里,历史老师在说了这段历史时,曾说过,有人试图禁止学校的教授教导现代科学;许多思想传统,笃信宗教的人,觉得科学似乎在挑战圣经中的许多基本观点,科学是他们的敌人。

是否可以趁这个机会招揽一些受排斥的科学家、教育家去华夏呢?易欢寻了个角落坐下,想着要怎么说服那些人去落后又战乱纷飞的华夏?

一个侍应生走到她的面前,“小姐,可要喝一杯红酒?”

易欢惊愕地抬头,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平凡的脸,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刚才是她听错了吧?

“小姐,可要喝一杯红酒?”侍应生再次用华语问道。

“你是谁?”易欢看着面前这张与颜子回截然不同的脸,沉声问道。

“我姓颜。”侍应生眼中浮现淡淡的笑意。

易欢倒吸了口冷气,压低声音问道“你混进来有什么事?”

“还东西。”颜子回小声道。

“你太冒险了,趁没人发现,赶紧走。”易欢着急地道。

“你刚才在想什么?”颜子回问道。

易欢犹豫了一下,把刚才听到的事说了出来。颜子回眸色微亮,道“这事我会安排人去办。”

“好的。”易欢知道颜子回在花旗国肯定有人手,交给他,定能招揽更多的人材。

颜子回看了下左右,道“三天后,我就回国了,记得想我。”

易欢弯弯唇角,道“我明天就回不夜城了,你回国后,记得给我发平安电报。”

颜子回颔首,“我会的,我走了。”

一个侍应生跟一个小姐聊太久,会引人注意的,颜子回端着盘子走开了。

参加完婚礼了,司南和易歆要回不夜城了,昨儿才嫁出去,今天一早又跑回娘家的莫妮卡,抱了抱易欢,道“小可爱,要记得我哟,有空就过来玩。”

“我不会忘了你的。”易欢回抱了下莫妮卡。

莫妮卡还想抱抱易昊然和慕孝峰,两人都红着脸躲开了,莫妮卡促狭地笑道“两个害羞的小伙子。”

坐在火车上,易歆拉着易欢的手,自责地道“都怪三姐考虑的不周全,把小妹给累着了,这手都不细滑,粗糙了。”

“我不累,手也不是很粗糙吧。”易欢淡笑道。

“你自己摸自己的手,当然感觉不到啦,瞧瞧这拿刀的手都起薄茧了。”易歆心疼地道。

“三姐,你太夸张了,哪里就起薄茧了?”易欢笑道。

“你这手得好好养养。”易歆摸着易欢的手道。

“好,养养。”易欢顺着她道。

花了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一行人回到了不夜城的家中,易歆进门感叹地道“还是在自己家里舒服。”

简单地吃完晚饭,各自洗漱,上床睡觉,一夜好梦到天明。

学校还没开学,禁酒令到是颁布了,从一九二零年一月十七日凌晨零时起,禁酒法案正式生效。根据这项法律规定,凡是制造、售卖乃至于运输酒精含量超过0。5以上的饮料皆属违法。自己在家里喝酒不算犯法,但与朋友共饮或举行酒宴则属违法,最高可被罚款一千美元及监禁半年。21岁以上的人才能买到酒,并需要出示年龄证明,而且只能到限定的地方购买。

十六日的夜晚,运酒车络绎不绝,人们都赶着时间把酒运回家里收藏。到了晚上,街道上空无一人,大家都聚在家里或其他公众场合举行最后一次合法的的“借别酒会”。大批的酒馆关闭,舞厅的生意日渐萧条,也没人举办酒会和舞会了。

易欢要请威廉来家作客的事,也就此作罢。趁着没开学,易欢让大林开着车带她在不夜城里到处转。她看中了一家倒闭的小型酒厂,之所以会看中这家酒厂,是因为这酒厂的名字叫百威,这让易欢想起了另一个时空的百威啤酒。易欢花了不到五千花旗钞,就将酒厂给买下来了。

“小姐,现在已经不能卖酒了,卖酒的牌照也不好办。”大林提醒她道。

“不生产酒,生产饮料。”易欢笑道。

易欢还要读书,不可能亲自打理,在司南的帮助下,找了一个人来管理这个被易欢改名叫雪碧的饮料厂。是的,易欢准备抢可口可乐这款柠檬味汽水饮料。时空不同了,谁知道这个时空的可口可乐公司还会不会生产这款饮料,所以她抢起来一点负担都没有。

这家酒厂的老板见易欢在禁酒令颁布后还来买酒,以为她是个不了解情况就瞎投资的傻富商,再加上易欢出手大方,这位老板趁机想把他濒临倒闭的小酒馆也卖给易欢,“尊敬的小姐,我还有一家小酒馆也要出售,您有兴趣吗?”

易欢去那酒馆看过后,发现那个地方就是日后就是世界贸易的双子塔修建地;易欢不知道这个时空会不会建双子塔,但是买房产和地皮是永久性的,就算不建,日后发展起来,这地皮也能赚一笔。

“这个酒馆,您打算多少钱出售呢?”易欢问道。

见易欢有兴趣,老板越发觉得这就是一个盲目投资的傻瓜,笑道“小姐,五千元,您看如何?”

“你这酒馆过于陈旧,我还要翻新才能开张,五千元太贵了。”易欢讨价还价。

老板急于脱手,两人以四千三百六十元成交。易歆得知此事后,问易欢,“不能卖酒,你打算卖什么?”

“卖华夏美食。”易欢笑,另一个时空里,中华餐馆开遍全世界,在这个时空,她也能办到。

一月三十日,学校开学报道,少霞带着两个女佣去学院宿舍帮易欢打扫整理。易欢在宿舍里见到了林阮三人,汪嘉玉不知道是不是假期吃得太好,整个人看着丰腴了不少。易欢和她关系不好,扫了她一眼,也没多管,和林阮坐在沙发上闲聊。

二月二日,酒馆翻新好了,易欢给重新取名叫美食坊;易欢让暂时充当厨师的翠姐炖了一锅卤肉在门口摆着,那浓郁的香味离着两里地都能闻到,吸引了大批食客来尝鲜。一锅卤肉半天功夫就卖完了,翠姐一脸喜色,“小姐,小姐,生意很好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