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风月且随缘 第九十六章 闲事

易欢笑着打趣问道“那翠姐就留在店里打理生意可好?”

“那可不行,等小姐你找到人来接手,我就回去伺候小姐你。◢随◢梦◢小◢说.”翠姐是易家的家生子,虽跟着来了花旗国,可还是谨守本分的。

“行,等找到人了,你还是去学校煮东西给我吃,这里让广哥看着。”易欢笑道。广哥是翠姐的丈夫,也是易家的人,老实憨厚却又不失精明,留他守店是最合适不过的。

在店里做管事,强过在家里打杂,广哥十分感激易欢提拔,连声道谢,在易欢面前表示,一定尽心尽力地打理好店铺。

美食坊不仅卖卤肉,还卖生煎包、煎饼果子等其他华夏美食,易欢准备等雪碧上市后,也拿到这里来推销。

二月五日,易欢收到了盼望已久的,从蓟州发来的电报,颜子回已经安然无恙地回国了。易欢悬着的心落到了实处,回了封电报,又汇了笔款过去。

易欢是哼着小曲进寝室的,这几日,易欢虽然表现的轻松,但林阮仍然能看出眉宇间带着焦虑,今天见她这么开心,笑问道“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一个挂念的朋友发来了报平安的电报。”易欢简单地道。

林阮目光闪了闪,问道“这个朋友是男的吧?”

“为什么是男的?女的不可以吗?”易欢嘴硬地道。

“看你笑得那一脸的春心荡漾,就知道绝对是个男的。”林阮促狭地笑道。

“去你的,嘴里没好话的臭丫头。”易欢笑骂道。

林阮嘻嘻笑,过了会问道“对了,你店里的生意怎么样?”

“还行吧。”易欢也没指望这个店赚大钱,她指望的是日后。

两人闲话了几句,就进厨房去煮晚饭,翠姐如今在店里忙,易欢的午餐和晚餐只能自己做了,林阮虽不会做,但她不偷懒,帮着打下手,还帮着买菜。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下午没有课,易欢和林阮去了图书饭,苏雨婷和汪嘉玉去街上了。傍晚,易欢和林阮带着借来的书,回到了寝室,没过一会,苏雨婷就回来,她手里拿着一包吃食,“你们还没吃饭吧?”

听到苏雨婷问话,易欢差点去外面看看,太阳是不是从东边落下去的,今天苏雨婷怎么破天荒的理她了?林阮虽跟苏雨婷生分了,但毕竟有那么多的交情,答道“还没呢。”

“我刚在外面的店子吃了,还给你们带了点煎饼果子,那店子里的大厨是从华夏过来了,祖上是御厨。”苏雨婷得意地炫耀着。

林阮伸手去接,嘴上道“多谢。”

苏雨婷就势坐下,开始吹捧起那家店来了,还不屑地斜睨易欢道“吃点家常菜,就以为是山珍海味。那店里卖的才是美味佳肴,你们也去尝尝,别小气巴拉的,点几个菜也花不了几个钱。”

易欢和林阮面面相觑,林家的情况,苏雨婷是知晓的,易家的情况,苏雨婷虽不清楚,可看易欢的排场,也不象是穷人家出来的姑娘啊,苏雨婷这话是啥意思?还有那嫌弃的口气,到底是瞧不起谁呢?

“你说的店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呢?”林阮打断了苏雨婷啧啧不休的话。

“叫美食坊,就在一一六街上,很好找的,以前啊那里是个酒馆。”苏雨婷答道。

“这店名听着好熟悉。”林阮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转眸看着易欢,目带询问。

易欢颔首,没错这店就是她开的。林阮挑眉道“没看出来,翠姐祖上还是御厨。”

“我也是刚知道。”易欢憋笑道。苏雨婷一脸不解地看着两人。

“得,我来尝尝这御厨做的煎饼果子,是不是味道会更好些。”林阮解开油纸包,一股油香味就窜了出来。林阮咬了一口,“味道不错,不愧是御厨做的。”

这促狭的丫头,易欢轻捶了她一下,道“我去熬点大米粥,白粥配煎饼果子当晚餐,如何?”

“gd。”林阮拽了句洋文。

易欢刚进厨房,汪嘉玉回来了。苏雨婷问道“你吃过晚饭了吗?”

“我买了生煎包回来吃。”汪嘉玉扬扬手中的油纸袋道。

“你也去了美食坊啊,我去那儿吃了一餐,菜煮的不错,我买了些煎饼果子回来,一会你也尝尝。”苏雨婷笑道。

“好的。”汪嘉玉把油纸袋拿进厨房,见易欢在淘米,翻了个白眼,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弄得呯呯响。

易欢皱皱眉,将米倒进锅里,又放好了水,放在灶上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汪嘉玉也出来了,四人坐在客厅里,安静地各自看书。

等了十分钟左右,易欢想着她开的是大火,这下应该有点沸了,该用勺搅拌一下,如是就放下书进厨房,却发现熬粥的锅子被放在一边,还是冷冰冰的,而灶上却放着另外一个锅子,锅子里蒸着生煎包,腾腾地冒着热气。

易欢转身走出厨房,“汪嘉玉,你为什么要把我熬粥的锅子端下来?”

“我要蒸生煎包。”汪嘉玉理直气壮地道。

“有两个灶眼,你可以放在另一个灶眼上蒸。”易欢不悦地道。

“蒸生煎包又要不了几分钟,等我蒸好了,你再熬粥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晚了几分钟吃,你就会饿死吗?”汪嘉玉振振有词地道。

“你是属猪的吧。”易欢嘲讽地道。

言罢,易欢甩手走又进了厨房,打开另一个灶眼的火,将熬粥的锅端上去。

汪嘉玉窜进了厨房,冲易欢嚷道“这厨房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不就是用了一下灶眼,你凭什么骂人?你才是属猪的呢。”

“厨房的确不是我一个人的,可是这里的东西都是我置办的,你现在拿着蒸生煎包的锅子也是我买的。”易欢头也不回地道。

“我又没说锅子不是你的,我就借用一下,我又没要你的。”汪嘉玉梗着脖子道。

易欢转身看着她,“你要借用,有没有问过我?”汪嘉玉的确没有问过,无言以对。易欢不是小气的人,但被汪嘉玉给气着了,并不打算轻意放过她,又补了一句,“你读过书,应该知道不问自取是为贼也这句话吧。”

汪嘉玉脸色有些难看,“就借用了一下你的锅,你要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懒得跟你说,让开,我的生煎包已经蒸好了,我要拿下来了。”

“以后你再敢这么做,我会揍你。”易欢威胁了她一句,就退开了几步,看着汪嘉玉又不问自取的拿夹子和碗,将那几个生煎包从锅里夹到碗。生煎包以出锅热吃为佳,汪嘉玉拿来再次蒸热,面皮被水蒸气弄塌了,瞧着不太成形了。生煎包是用油煎出来的,沾上了水蒸气,显得更加的油腻腻的。

汪嘉玉又倒了杯开水,拿杯子端着碗就出去了。易欢看着蒸包子的锅子就丢在灶台上,里面的水也没倒,目光闪了闪,汪嘉玉这是指着她收拾呢。易欢可没打算这么惯着她,把火调好,正要出厨房叫她进来收拾,就听苏雨婷,“琳拉,你怎么吐了?”

易欢走出来一看,就见汪嘉玉站在垃圾桶边上干呕,眉尖微蹙,“艾丽,她怎么了?”

“她吃两口生煎包,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吐了。”林阮如实答道。

“这生煎包该不会是坏了吧?”苏雨婷揣测道。

易欢皱了下眉,转身回厨房拿了一双筷子出来,直接去夹汪嘉玉咬过两口的生煎包另一边,尝了尝味,“生煎包没有坏。”这生煎包是从美食坊买来的,她不能让汪嘉玉坏了美食坊的名声,才会去尝味。

“你胡说,那生煎包有股怪味。”汪嘉玉揉着胸口道。

易欢转身去厨房里,又拿了两双干净筷子出来,“艾丽,麦肯娜,你们俩尝尝,看有没有坏?”

苏雨婷还在犹豫,林阮却已经拿过筷子去夹生煎包,吃过后,“没有坏,虽然有点水水的,可这应该是重新回锅蒸的原因。”

苏雨婷听这话,才拿筷子去尝味,“是没坏,哪琳拉怎么会吐呢?”

这个问题易欢和林阮都没法回答她,沉默了一会,林阮猜测道“会不会是蒸过之后太油腻了?不和琳拉的胃口。”

汪嘉玉接过苏雨婷递来的杯子,喝水漱了漱口,道“我胃好难受。”

“你胃难受都难受几天了,你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苏雨婷建议道。

汪嘉玉坐在沙发上揉着胸口,“可是明天一天都有课啊。”

“请假好了,你又不是没请过假。”苏雨婷撇嘴道。

汪嘉玉请不请假,去不去看病,易欢管不着,她进厨房看她的白米粥去了。四十多分钟后,粥熬好了,易欢原本舀了两碗,想了想,又拿出一个碗来,用托盘将三碗粥和糖罐端了出去。

“晚上饿肚子不好受,喝点粥垫垫吧。”易欢淡淡地道。

汪嘉玉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小声道“谢谢。”

易欢垂睑不语,将煎饼果子弄了些放在粥里浸着,她更喜欢喝咸味粥,所以熬粥时,不放糖和盐,都是后加的。林阮喜欢喝甜粥,喝着甜粥,就着咸的煎饼果子,她也吃得津津有味。汪嘉玉就喝了加糖的甜粥,喝完后,觉得翻腾的胃舒服了许多。

次日,汪嘉玉就请假去医院,刘振兴正好没课,就陪她一起去。上了半天课,中午,易欢和林阮、苏雨婷去法学院吃的午餐,林阮已经学会骑脚踏车,她搭载苏雨婷回宿舍。

午后小憩起来,三人出门要去上课,汪嘉玉回来了,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应该哭过;易欢和林阮迟疑地对视,苏雨婷已经问道“你哭了?病情很严重吗?”

汪嘉玉低下头,躲避三人的目光,“就是一点肠胃炎,不是很严重。”

“哪你哭什么?”苏雨婷追问道,林阮扽了扽她的衣角,可她还是问出了口。

“我没哭,在路上,眼睛进了沙子。”汪嘉玉不承认自己哭了。

“走吧,该去上课了。”易欢率先走了出去。

“琳拉,你在房里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去上课了。”林阮强行将苏雨婷拉走了。

等傍晚时,三人再次回到宿舍,发现汪嘉玉并不在房间里,而这一夜,她也没回来,次日清晨,也没看到她人。林阮有些担忧地问易欢,“不会出什么事吧?”

易欢想了一下,道“中午去找刘振兴问问吧。”住在一起,纵然不和,却也有些香火情。

中午吃过午餐后,三人去找刘振兴;学校管理严格,男生进女生宿舍不容易,女生进男生宿舍同样要被盘问。半个小时后,三人才见到刘振兴;看到三人,刘振兴眉头皱了一下,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琳拉昨晚没有回寝室,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易欢问道。

“不知道。”刘振兴语气生硬地道。

“昨天你陪她去医院的,她到底是什么病?”林阮问道。

刘振兴脸色阴沉地道“不知道。”

易欢蹙眉问道“你们是吵架了吗?”

“汪嘉玉的事,以后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抱歉,我还在洗衣服,我先上楼了。”刘振兴转身就走。

三人一脸懵地离开了,到了晚上七点钟,上了一整天课的易欢三人,准备去活动室轻松轻松,汪嘉玉从外面回来了,还穿着昨天那身衣裳,脸色惨白,一进屋就回房间里躺下了。

“琳拉,你没事吧?”林阮小心地问道。

“我没事,我累了,想睡一觉,你们别吵我。”汪嘉玉翻了个身,用背对着她们。

见状,三人也不好多问就出门去活动室了,次日,易欢在卫生间看到了带血的草纸,嫌恶地皱眉,这个汪嘉玉最邋遢了,每次都是弄得脏兮兮的。

易欢并没多想,但林阮细心,四人住在一起因为起居类似,弄得经期也快同步了,前后相差只有一两天而已。四人的身体都不错,日子都很准,是二十五日前后,现在还不到二十号,汪嘉玉怎么就提前来了?

林阮虽然觉得奇怪,但没多想,也没有说出去,汪嘉玉在房间里躺了两天,就接着去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