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重生记 1:不去自首

当然要是从这地方摔下去,肯定也是会摔个稀巴烂,注定当场死亡,绝不会落个半身不遂,或者植物人的下场。

现在是秋天,金桂的香味笼住了整个S市,天空的星星也似乎是被这香味迷住了,一动不动的眨着眼睛。

站在楼顶上的美丽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了,晚风拂动她红色连衣裙的下摆,拂动她肩膀上柔顺的三千缕烦恼丝。

她看着腕表上的时间,嘴角划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这个地方真好,沈丽雅,从这里跳下去,是我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特意为你准备的,你会喜欢的吧。”

“甄盈盈,你没救了!”身后传来了一道冷冽的声音,宛若冬夜的寒雨,万仞的寒冰,语气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愤恨之意。

甄盈盈的身体微不可察的抖了起来,没办法,来人是检察官,而她是想要谋杀自己好闺蜜的贼,虽然,这个计划目前还没有实施,但她总是铁了心要弄死沈丽雅的。就算现在把她逮捕了,她也不觉得冤枉。

只是有点遗憾。她怎么可以在沈丽雅还没死之前就伏法了?

“我不懂何检察官是什么意思。”甄盈盈语调平静的转过身来,直视着来人怒火腾腾的眼睛,虽然心底害怕,但面子上她是一向不会认怂的。

何之轩看着距自己不到一米的女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曾几何时,骂也骂过了,教育也教育过了,但这个女人总是我行我素的死性不改,她心里眼里只有丽雅的老公李澈,其他人的死活哀怨她半点也不会放在心上,就算是至亲至友!

“你不懂我什么意思?”何之轩冷冷一笑,然后,视线停留在了甄盈盈天使般的面孔上,心底的嘲讽再也隐藏不住,说道:“多少人都被你这张皮给骗了?真是无法想象你的心肠到底是用什么做的,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装的这么无辜!”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语气里的悲愤也越来越浓。

甄盈盈心里一个咯噔,警觉的意识到了情况不妙,熟悉何之轩的人都知道,他一向老成持重,寡言少语,朋友都叫他“老干部”,要没发生什么大事,他一定不会这么激动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是你来?沈丽雅呢?她怎么没来?”甄盈盈一连抛出了四个问题,她的思绪有些乱了,因为事情好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何之轩默不作声的走近栏杆边,拨动打火机,顶楼风大,他背过身去,用手拢着试了五六次,才终于将烟点燃,“你也会有怕的时候?”

“我没有怕。”甄盈盈倔强的瞪了何之轩一眼,而后,似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语气里却满是讥讽:“原来S市最优秀的,最年轻的何检察官也会在公众场合抽烟。”

何之轩哧了一声,不屑道:“希望接下来,你还能维持住现在这份淡定。”

像聊家常一般,何之轩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的接着说:“丽雅被人蓄意谋杀,已经住进了ICu病房,而凶手也已经投案自首。”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好看的眸子注视着甄盈盈,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

阳台上没有开灯,甄盈盈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黑暗中,任由何之轩二手烟甘洌的气息润进了她的肺里,她不躲不闪,似是魔怔了,良久,才艰难的开口问:“凶手是谁?”

“是谁?你知道的,不是吗?”何之轩的声音很轻,仿佛夹着细细的叹息:“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萧陌哪一次让你失望了。”

“他是个傻瓜。”甄盈盈咬住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是,他是个傻瓜,爱你的人都是傻瓜!”何之轩猛吸了两口,憋了三四秒烟雾,然后这才不急不缓的吐出来。风吹过阳台,一下子就将烟圈吹散了。

风将两人的衣角吹的猎猎作响。漫天乌层的黑云正从上空缓缓滚过,似乎即将要带来一场巨大的狂风暴雨。

甄盈盈心里说:“我不哭,我不哭。”强忍着泪意,哽咽道:“会被判死刑吗?这件事我真的没有让他去做,他家里还有寡母幼弟,我……我就算再狠毒,也不会指示他去杀人的。”

何之轩手指微动了一下,目眺远方,悠悠的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在乎萧陌的死活?我给你一次机会如何?”

“你会给我机会?”甄盈盈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她的眼神怯怯的,眼珠子红红的,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就怕这个机会你不会珍惜。”何之轩的眼神又落在了甄盈盈的脸上,像在审视罪犯一般,说道:“用你的命换他的命。”他似乎对这个答案很在意,怕甄盈盈一时领回不过来,还特地好心的细细解释了起来:“就是你去自首,说人是你杀的,你不用担心其他问题,我会替你作证,凶手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