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重生记 2:钱买不来幸福

甄盈盈没有心情理会他古里古怪的嘲讽,她被“活不过三天”这句话吓到了,她除了萧陌已经一无所有了,她原还抱着侥幸,只要沈丽雅不死,萧陌一定会很快放出来的,就算沈丽雅死了,她也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从监狱里捞出来的,与人斗,她从来就没怕过,虽然,她一直都是失败者。

可是,如今,是得了绝症,这是天要亡她吗?

甄盈盈脸色苍白,颤声道:“我有时候真恨你,因为你说的话,总是真话,我恨你,你还我萧陌来!”说着,两行眼泪夺眶而出。

“别哭了!”何之轩有些头痛,他整个晚上都在抽烟,或许真的是抽的太猛了,所以他此刻太阳穴在隐隐做痛,但他没有停,他很快就又抽完了一只。

甄盈盈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眼泪,神色又是凄楚,又是残酷,说:“我不去见他,他说好了永远都会守护我的,既然他食言了,那就让他去死吧!”

何之轩没想到她会这么无情无义,忍不住笑了出来,苦涩无比的说道:“爱上你的男人,的确倒不如死了的好。”突然横眉冷对:“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心!”

甄盈盈直视着何之轩,冷冷的说:“是他说话不算话!谁让他自作聪明去杀沈丽雅?谁让他得了绝症?是我吗?是我吗?”说着,泪水又无声无息的从眼眶滚落了下来。

何之轩见她思维这么畸形,心酸过后,一股笑意竟从心底直透上来,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道:“我真庆幸我不是萧陌,你这样的女人哪里值得爱了?你就是魔鬼!”说完一支烟又抽完了,就在他准备再次摸出烟盒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开门声和脚步声。

何之轩没回头,他只是对来人做了一个稍后的手势。那人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站定,汇报道:“萧陌快不行了,医生说就今夜了。”何之轩听了不置可否,甚至都没有应一声,只是问道:“丽雅怎么样了?”

何之轩素来不近女色,这么些年了,也没见过他找女朋友,可是今夜,何之轩居然会和这女人在顶楼聊这么久,那男人不由得有些意外的看了甄盈盈一眼,才答:“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嗯。”何之轩淡淡的说:“你先在外面等我,我马上就来。”那男人应了一声:“是。”然后恭恭敬敬的转身离开了。

待那男人离开后,何之轩不说话,甄盈盈便也默不作声,两人站在昏暗的阳台上。风呼啸而过,卷动着残云,对面数栋大楼里却是灯火通明,宁静祥和。

何之轩看着那些星子般的灯光,眉目沉郁内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分钟后,他才开口:“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你骄傲的像只孔雀,丽雅介绍说,你应该叫我学长,你却鼻孔里出气,说我出了一身臭汗,让我滚远点。”

“现在也一样。”甄盈盈神色淡淡的说:“我还是不喜欢你。”

何之轩眼里划过了一丝不可捉摸的情绪,勾唇道:“现在想想,我应该感谢你的疏离。”甄盈盈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

“人民医院,B幢,204。消息我已经带到了,来不来随你。”何之轩转身下楼去了,走到外面后,他向那男人淡淡的交代:“我先走了,你留在这里看着她,如果有什么异动,记得跟我报告。”

“何Sir。”那男人在身后叫住他,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诚恳的建议道:“少抽点烟,我看你今晚脸色不大好看,你从来不抽烟的,你这样很反常。”

何之轩听了俊眉微扬,嗤笑一声,语气中带着玩笑似的讥嘲:“你今晚也挺反常的,像个娘们一样,话真多。”

那男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半真半假的抱怨道:“难得关心您一下,您好歹领点情啊。”

接下来两个脚步声响起,想必是那人送何之轩下楼去了。

甄盈盈趁着二人下楼的时间,快速步入了另一部直通地下车库的VIP电梯,她还记得何之轩最后的那句话,看来她是被监视了。

也许何之轩会说是保护吧!甄盈盈想想何之轩那一脸义正严辞的样子,就觉得倒胃口。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反感何之轩,其实,她和何之轩的交际并不多,他们虽然上的是同一所大学,但她大一的时候,他就大四了,在学校统共也就见过几回面、而且还是没什么交流那种。

毕业后,就更是各忙各的,偶尔会因为丽雅的关系见上一面,但也是点点头就过去了那种。

唯一多点接触的,就是后来她做了几件违法的事情,虽然最后都因证据不足,罪名没有成立,但何之轩那个家伙,偏每次都一副看穿了的样子,真是令人恨的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