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重生记 3:爱错才会犯错

萧母拧开门锁,见门外之人不是萧陌,面上闪过了一抹失望,但转瞬就欢喜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是大小姐啊,我常听阿陌提起你,他给我看过你照片,你真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我们阿陌真有福气,能认识您这样的大小姐。”一面把甄盈盈往屋内请。

甄盈盈没料到萧母会认识自己,还这么热情,一时有些局促,略有些紧张的说:“阿姨,我不进去了,我这趟来是受萧陌所托,他让我把这张银行卡给您,说是让您给小弟请个家教老师。”说着,把银行卡递到了萧母手里,垂眸告诉她说:“密码是萧陌的年月日。”

萧母拿起银行卡,在灯光下照了照,奇道:“怎么是黑色的。”

“什么是黑色的,给我看看。”正在做作业的萧弟弟走了出来,大概十四五岁上下,和萧陌有六七分相似,唇红齿白,剑眉星眼,比之萧陌多了些稚气和纯真。

萧母有些难为情,佯怒斥他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妈,我都快上高中了,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好!”萧弟弟走到萧母身旁,拿起银行卡看了起来,只觉得入手薄如蝉翼,几无重量,卡上金色的数字,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是牛逼人物专用,他看不出门道,又不愿在母亲面前丢脸,于是不懂装懂道:“这我知道,是新出的银行卡,妈,你怎么会有这新卡的?”

萧母正要说是谁给的,往门口一看,那里不知道何时,已经空无一人了,只好说:“是你哥给的……”

甄盈盈背身贴在墙壁上,听着他们母子对话,更是觉得心痛如绞,她从来不觉得亏欠任何人,但这时,她不得不承认,她对不起这对母子。

她心中的善恶现在出现了两极分化,愧疚越深,恨意也就越浓,她恨死李澈了,都是这个该死的男人害的她一身罪孽,一无所有。既然萧陌要死了,沈丽雅也活不长了,那就一起死吧。

从南区出来,甄盈盈一扫颓靡,直奔人民医院而去,这个时候,她不用动脑子也知道李澈会是在哪里。

病房过道静悄悄的,虽然灯火通明,却因为空旷,压抑,给人一种坟墓般阴森森的感觉。

甄盈盈暗暗给自己打气:“这个世界没有鬼,我不怕,不怕。”

“你还有脸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冲上来就扬起手朝着甄盈盈的脸上扇了过去。

甄盈盈认得她,她是李澈的妹妹,李荼。不是出国生孩子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望着她平平的肚子,一时竟忘记了躲闪。“啪”的一声,宛如爆竹,在寂静的走廊格外响亮,在外头等候的三四个病人家属,神情麻木的看了一眼,又垂下了头去,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虽然没有嘲笑和异样的眼光,但甄盈盈自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屈辱?条件反射般的就伸手还了过去。

毫无意外的手腕被人从身侧捏住了,甄盈盈偏头看去,不是李澈,失望的同时又有点庆幸,她不想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刚才那一巴掌,应该是留下五个手指印了吧。

“你捏痛我了,放手。”甄盈盈奋力的抽开了自己的手,怒视男子说:“你和我有仇吗!”

男子神色鄙夷,似乎不屑张嘴。

李荼不等男子说话,就上前一步紧紧抓住甄盈盈的肩膀,剧烈摇晃了起来,说道:“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甄盈盈茫然的被摇来摇去,“我和你没什么过节吧?”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的肩膀都快要被捏碎了,就没人出来阻止一下吗?

“李荼,放手。”

清淡的却十分有力的命令,癫狂状态的李荼一听这声音,居然奇迹般的立刻松开了手。

甄盈盈苦笑了一下,他果然在这里,心里恨透了他,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朝声音发源处看了过去,然后,还是被他深深吸引了,只是一个坐着的侧面而已,却好像会发光似的叫人移不开眼睛。

男人仿佛刚从宴会中出来,身着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装,脸上带着一丝疲倦和习惯性的高高在上的疏离。他弹着衣角站了起来,以一种极傲慢的步伐走近甄盈盈。

“你来干什么?”

甄盈盈近乎贪婪的看着男人,声线沙哑道:“我来看看她死了没有。”

男人毫不意外她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语,平静而冷漠的看着她说:“你最好祈祷她不要死,否则就算有萧陌替你背罪,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虽然脸上,手腕都是火辣辣的痛,但又哪里及得上心痛半分,甄盈盈冷冷一笑,说道:“那你最好赶快杀了我,否则,就算她这次不死,但只要我在,她就一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