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重生记 4:我们都错了

李澈见她目光之中露出一股哀愁凄婉,自怜自伤的神色,莫名的觉得烦躁,粗声粗气的说:“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不是萧陌,你就算惨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同情你的,因为,你该不得好死。”

甄盈盈心中空荡荡的,只觉得活着了无趣味,倒真不如死了干净,也懒得去理李澈,径直走安全通道的楼梯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看着前面的B幢病房,猛然响起何之轩的话来,她现在死意已决,勇气大增,也不再惧怕去见萧陌最后一面了。

从上大学开始,这个男人就一直陪着她,似友似兄,似倚靠又似仆人,对她纵容到令人发指,也谦卑到令人发指。

别说李澈不理解萧陌的爱情,就是甄盈盈自己也是不了解的,他的爱就像大海,好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不论她怎么无理取闹,她怎么颐指气使,他都甘之如饴的全部顺从。

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门口,他是父亲安排给她的保镖兼保姆,她理所当然的呵斥他,命令他,而他从没有表现出一丝毫的怨言,事事都办的滴水不漏,尽善尽美。

父亲很满意、陆续给他升职,给他加薪,给他委以重任,他的升迁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她听到公司里的人明目张胆的议论他是一条狗。议论他农村出声,议论他没有学历,没有尊严……

没有人看到他的努力,他为了学好英语三天不眠不休,他每天都要工作十六七个小时,他的工作手机24小时开机,全年无休。

脚步飘忽着七想八想间,甄盈盈来到了204门口,护士正从里面出来,见她站在门口徘徊,立马上前催促:“要进去快一点,病人支撑不了多久了。”

甄盈盈好久没有看见萧陌了,这半年来,他一直说忙,她本不在意他,对于他的忙碌,压根也就不曾放在心上,没曾想,他瞒了她这么一件大事。

“你怎么这么傻?”甄盈盈摩挲着他蜡黄干瘦的面庞,只觉胸口沉闷,难以呼吸,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萧陌费力睁开了眼睛,看到来人,眼里迸出了一丝亮光,咧嘴一笑,说:“大小姐,你来了。”

甄盈盈见他醒转,很是高兴,嘴里却说:“我本来没想来的。”

萧陌微微摇头,一脸宠溺的笑:“大小姐,你总喜欢口是心非。”说着,握住了甄盈盈的手掌,如待珍宝一般,细细抚摸着:“瘦了。”

“你还说我呢,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瘦成什么样子了。”甄盈盈看着他枯瘦的手指,鼻尖一酸,闷声道:“你为什么要去杀沈丽雅,不值得的。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